x

以平常心面對病苦與死亡:李燕芳細說十年抗癌經歷

雖說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但要做到不諱疾、不忌醫,甚至面對死亡仍能處之泰然,實在談何容易。信佛多年的李燕芳,可說是我至今見過最堅毅、最樂觀的癌症病人。在她身上,我不但看到抗癌鬥士的頑強和勇敢,更見證了佛法的無邊智慧與殊勝力量。

過去十年飽受病苦煎熬

李燕芳自2009年開始接觸佛法,初期只是跟朋友到道場聽法師講經,皈依後才陸續參加法會和禪修活動,同時又充當義工,經常探訪醫院及老人院,是一位熱心助人的佛弟子。然而,她的人生路並不平坦,過去十年更是受盡病苦,歷盡艱辛。

「2012年中,我父親離世,在他往生後數天,我就發現自己的乳房有硬塊,於是馬上去看醫生。當時醫生說很大機會是乳癌,建議我盡快做手術,結果我就取消了到首爾公幹的行程,入院接受手術。」李燕芳回憶道。

短短數天內,接連經歷喪父之痛與罹患癌症的打擊,看在別人眼裏,無疑是禍不單行,但樂觀的李燕芳仍能積極面對,沒有怨天尤人。「當時我的心情算是平靜,只覺患病就要醫治,甚至看醫生也無須別人陪伴。」李燕芳直言,能夠如此冷靜應對接踵而來的考驗,實有賴佛法的幫助。「由始至終,我都沒有半點擔心。還記得在手術室門外等候內進時,我不斷念誦『阿彌陀佛』,不知不覺就安然入睡,直至進入手術室時,醫護人員才把我叫醒。」

「畢竟接觸佛法已有一段時間,所以心態非常正面,沒有絲毫恐懼,更沒流過一滴眼淚。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最重要是解決問題,而不是擔心將來。如果哭是有作用的,那不妨哭一下﹔假如對整件事沒有幫助,那為何要哭呢?」她解釋說。

手術後,李燕芳得知自己患上二期乳癌,本來醫生建議她接受化療和電療,但基於種種考慮,李燕芳並沒有遵照醫生的指示去做。「那時常聽人說化療和電療很傷身,所以我決定不做,寧願吃中藥及採用自然療法醫治。其實醫生也曾告誡我,如不接受化療和電療,一旦癌病復發就性命難保,但我還是沒採納他的意見。」

過去十年,李燕芳雖經歷多次手術和各式各樣的治療,但仍能積極面對人生。

抗癌路上繼續學佛修行

不幸地,李燕芳的癌病其後真的復發,而且不只一次。「我的癌病先後復發了三次,期間再做過兩次手術,切除了二十多粒淋巴。2016年第二次復發時,我終於改變初衷,接受了化療和電療。」她續說﹕「接受治療期間,口腔曾嚴重潰爛,情況最差的時候,甚至覺得腦海空白一片,猶如廢人。不過,每天我仍如常做早課和打坐,下午更會念誦一遍《藥師經》。正因為持續修行,即使身體感到不舒服,但內心也是相當平靜的。」

經歷多次手術和治療,本以為惡疾可望痊癒,直至2020年,當李燕芳再次接受檢查時,才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肺部、肝臟和骨骼。「當我得知癌病已經擴散,也沒有接受不了。佛法教曉我,因果報應不爽,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必定有其原因。先別說前生種下的業,單是說今世,我也肯定做過很多不對的事,如過往說話囂張,已經種下不少口業。」

李燕芳強調,她一直堅信因果,更相信自己患上癌症,與她的性格以至工作壓力不無關係。「退休前,我在鐘錶公司任職管理層,由於工作繁重,加上性格急躁,待人處事只求效率,不夠圓融,所以很惹人討厭。即使在超市排隊等候付款,如果前面的顧客動作慢了一點,我也會大感不悅,心裏暗罵他為何不用八達通。」

回想當年,李燕芳承認自己工作太過拼搏,不懂愛惜身體,所以生病也是理所當然。「以前常要到外地公幹,有時更須帶同很多手錶出外見客,也許是經常負重,導致坐骨神經痛。直到現在,我每天仍是活在痛楚之中,但我慶幸自己仍能走動,出入也無須用拐杖。」

李燕芳自切除二十多粒淋巴後,右手持續出現淋巴水腫,需要長期戴上壓力手襪,情況嚴重時更要用繃帶包紥。

面對死亡仍存感恩之心

事實上,李燕芳雖患病多年,情況一直反覆,但對於種種人生歷練,仍存感恩之心。「患病讓我有時間靜下來思考很多問題,並得以好好休息。期間,我的家人、朋友和佛友都很照顧我,既陪我看醫生又給我慰問,令我覺得很暖心。即使我的老闆也給予我很大支持,不單在我臥病時如常發薪,更替我支付保險不足以賠償的醫療費差額。想到這些,我真的很感恩。」

因為堅信因果,懂得感恩,李燕芳自覺更要好好利用餘生,多做好事。「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大覺福行中心及法鼓山擔任義工,包括充當『心靈大使』,到醫院探望病人。儘管這兩年受疫情影響,不能再到醫院探訪,我也會參與網上關懷活動,透過Zoom聆聽病友的心聲。」她又補充說﹕「雖然我也患病,但感恩自己仍有能力去關心其他病人。我們未必能夠提供很多實質幫助,但至少可讓他們感受到那份關懷。」

由於癌細胞已經擴散,李燕芳對死亡早有心理準備,甚至為自己預先安排後事,完全沒半點忌諱。「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學佛多年,我們都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對生離死別,我也看得很開。其實早於患病初期,我已寫好平安紙,其後更簽署了『預設醫療指示』,訂明在情況危急時不會接受入侵性急救(如插喉)。對我而言,純粹延續生命是沒意義的,除非治療後仍能照顧自己及繼續做義工,否則我寧願不接受治療,安然往生。」

除訂立遺囑及「預設醫療指示」外,李燕芳還為自己預先安排喪禮儀式,病情較差時,還打算自行選購棺木。「我已告知家人,我會以法鼓山佛事形式辦喪禮。早前因為棺木供應比較緊張,我甚至想過預先為自己揀選棺木,但後來看見病情好轉,才沒有即時去做。」

李燕芳坦言,活了這麼多年,她自覺這幾年是人生最快樂的日子。「以前我雖身居要職,別人對我尊重有加,出外旅行喜歡買甚麼就買甚麼,但精神上未必滿足。現在,即使我在街上碰到一個小朋友,向他微笑一下,也會感到很開心。」

「走到今天,我依然吃得下、睡得著、熬得住,心態上和情緒上都能夠面對現實,已是重業輕報。開開心心接受一切,今後就不會再種下惡因,令來世再嘗惡果。」她笑著說,語氣異常輕鬆,完全看不出是一位生命正在倒數的癌症病人。

延伸閱讀

面對生死,如何告知末期病人他們的病情?家屬親人可以按佛教智慧「隨緣制宜」、「觀機逗教」⋯⋯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