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才女管道昇與大畫家夫君趙孟頫共淡泊,髮絲繡觀音垂範後世

管道昇的〈刺繡觀音大士圖〉(圖:網上圖片)

臉書有所提示,去年今天,筆者參加了佳士得香港拍賣會。拍賣會中展出許多珍貴藝術作品,其中一幅是元代趙孟頫的《浴馬圖》。此圖本為三卷,曾為乾隆皇帝所珍藏,皇帝還特意為畫題詩。公開拍賣的這一卷不知何時落入日本人手中,叫價二千六百萬;另有一卷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是中國收藏家無償捐贈給國家的;還有一卷,現在身處美國。畫中可見,趙孟頫在刻意效仿唐人,他筆下的人物都穿唐裝。相比於徐悲鴻,子昂的馬豐肥圓厚,設色也是仿效唐代的青綠和重彩,畫中內容卻真真切切地反映元代的風俗習慣與生活氣息。徐悲鴻的畫風則糅合了西洋技法。無論如何,兩人畫馬,都是登峰造極。

說趙孟頫的故事,不得不提他的夫人管道昇,她是元代著名的書法家、畫家和詩詞創作家,所寫行書與趙孟頫頗為相似,成就卓越,有元代第一才女之美譽,還得到當時皇帝的讚賞與敬重。管道昇天資聰穎,博學多才,與趙孟頫十分匹配,才女與才子,佳偶天成,兩人互相傾慕,一生中互相學習,互相促進,同心同德。因為管道昇篤信佛法,對趙孟頫亦有所影響。

1317年,元仁宗冊封趙孟頫為魏國公,冊封管道昇為魏國夫人。儘管兩人享受著榮華富貴,但管道昇淡泊凡俗塵世的功名利祿,一直嚮往的是閒逸、自由的清淡生活。其後趙孟頫仕途高升,官至一品,聲名顯赫,名滿四海,但因為他是以宋室後裔而入元為官,依然受到許多掣肘而不得施展抱負,心情自然鬱悶難抒。管道昇曾作《漁父詞四首》,勸夫棄官歸隱,歸去來兮,其中一句為:

「人生貴極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爭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風歸去休。」

這句話是甚麼意思呢?簡單點說,就是人在一生之中,至富至貴也就是封王稱侯了,與其在無法施展才華的官場上爭名逐利,不如退出做自己喜歡的事,發揮自己的才華吧!管道昇在此表達了自己對那些虛名的摒棄,表達出人生的自由自在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東西。就算是成為王公貴族,對她來說也絲毫沒有可羡慕之處。

管道昇向來很崇敬三寶,常持八關齋戒,對於佛法心要頗有醒悟,據記載她曾親手書寫《金剛經》數十卷,送給名山大寺的高僧大德,許多僧人都希冀能得到她的真跡。今天,管道昇流傳下來的書法作品大多是佛教經文。

管道昇特別信奉觀音,十分虔誠,終身執持觀音菩薩聖號,她的〈刺繡觀音大士圖〉,利用髮繡與絲繡的結合,在綾地上繡出手持佛珠、赤足而立的觀音像(見圖)。在這作品中,觀音大士披肩飄散的黑髮,乃是管道昇用自己的髮絲繡成。

中國早期的觀音造像,很多都是以男子漢形象出現,後來,特別是唐宋以後,觀音才變為女菩薩。元代以後,所有觀音像都變成女性形象了,這與管道昇有很大的關係,她編寫的《觀世音菩薩傳略》,把民間流傳的觀音的身世進行了重新整理,肯定觀音為女性,此書在當時成為了觀音的完整傳記,流傳甚廣,深入人心。其後許多有關觀音的故事,都是以此作為藍本。

<a href="https://www.buddhistdoor.org/author/%e6%bc%94%e7%84%b6/" title="Posts by 演然" class="author url fn" rel="author">演然</a>

佛門弟子。以寫作為生,著作超過兩百種。港大榮譽文學士、理學碩士、佛學研究碩士(優異)學位,並以第一名成績取得浸大語言研究碩士(優異)學位。先後獲得皇仁書院胡禧堂獎學金、浸會大學學術獎、香港編劇同學會故事寫作比賽優異獎、中大青年文學獎季軍、第二屆(2019)香港出版雙年獎、第十五屆(2019)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第四屆(2023)香港出版雙年獎等。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