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這是倓虛老法師一生的修持:「看破、放下、自在。弘法、建寺、安僧。」──弘法精舍歷史再考(五)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續上期)

華南學佛院暫停招生學僧後,倓虛老法師(下稱倓老)除了在弘法精舍外,還會到東蓮覺苑,及由他創辦的中華佛教圖書館講經,廣結善緣。對於弘揚正法,倓老從未沒有一刻放鬆懈。

1957年,倓老與弟子大光法師發起了「法華經念誦法會」,並交香港佛教聯合會舉辦。倓老此舉,為的是考慮到天災人禍頻繁, 希望透過念誦《妙法蓮華經》,祈求世界和平,萬民安樂,人心向善。方法很簡單,參加者可以個人方式,在家中念誦《法華經》,或誦一整部,或誦二十八品中的其中一品,或單誦「南無大乘妙法蓮華經」也可。經本由老法師免費贈送,經文誦一頁算一分。舉例整部經有二百頁,就算二百分。到了一年後,由會方派發表格予參加者,將念誦數目填好並寄回。之後主辦方會選定一處,作總迴向。

消息一出,各佛教團體紛紛嚮應,呼籲會員踴躍參加。1958年第一屆總迴向設在東蓮覺苑 ,而自1959年第二屆起,直到倓老往生那年為止,總迴向則設在弘法精舍舉行。一般來說,總迴向包括公佈是屆「成績」,然後頒獎儀式,再來是倓老開示,大眾之後在佛前上供迴向。以1962年第五屆為例,該年成績有240萬分,即代表參加者共誦了240萬頁《法華經》!頭十位成績最優者可獲老法師題字之額匾,而第一名除此之外還可得到佛像一尊。

原來早前六十多年前,老法師便已想到這種登記念誦總數的方法,鼓勵大眾共同祈求世界和平,亦可以算得上是走在時代最前。

倓老自從年過八十之後,仍然到處講經。舟車勞頓下,健康已大不如前,身體不免偶有違和;然而在一眾弟子侍疾及照顧下,還是很快回復狀態過來。

樂渡法師憶述,當年曾有一次對老法師說:

「您將來往生之際,應該也會臥著的吧。」

倓老反問:「你怎知道呢?」

樂渡法師解釋:「這是因為之前老法師幾次有病,都是臥床的,因此有這樣的猜想。」

倓老聽後,只輕輕道:「那可不一定呢。」

後來樂渡法師才知道,原來倓老對自己生死之事,已有把握,故此能自若面對。

大光法師撰寫了一冊《湛山倓虛大師示寂記》,記錄了1963年老法師往生前後的情況 。

那年春天,倓老應信眾弟子要求,在中華佛教圖書館講《金剛經》,每逢周日講一次。直至6月30日,他講完「究竟無我分第十七」,覺得身體疲倦,便停止沒再繼續下去了。

7月21日,即舊曆六月初一,大眾一如既往在精舍為倓老祝壽,並啟建藥師法會。這時,他的身體狀況又更差了一點,只能進食少許流質食物。醫生到來診治,也只能婉轉地說,倓老時候也差不多了。

眾弟子知道後,大家心裏都有了數。8月11日下午,倓老氣虛已極,在床上趟著,摸了摸自己的脈搏說:

「脈已亂了,請你們把我扶起,結跏趺坐,我要走了。」

香港各方四眾弟子聞訊,都立刻趕來給他助念,樓上樓下都擠滿了念佛的人。

由下午二時起,倓老氣息先由促而短;至傍晚六點十五分,他一生的弘法事業經已圓滿,在大眾的念佛聲中,安然端坐,告別這個娑婆世界,享年八十九歲。自那天起,中興天台宗及中國近代佛教的一代大德,與世長辭。海外佛教人士聞訊後,都深感哀悼。倓老興建叢林,培養僧才,佛教界從此痛失一名導師。

倓老的門下弟子,立即在弘法精舍成立「倓虛大師治喪委員會」,並準備第二天的封龕大典儀式。他們又決定,為倓老打四十九天的佛七。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香港的佛教團體先後在精舍舉行公祭,表達對他的懷念與崇敬。

1963年9月28日,自清晨開始,整個弘法精舍都已經擠得水洩不通。人數之多,前所未見。一眾法師及居士恭敬肅立,他們面上盡顯哀傷的神情。

這一天 ,是倓老示寂後,七七四十九天圓滿之期。大家來到精舍,參與他荼毘大典前最後一次公祭。

公祭由樂果老法師主持,在全體念佛聲之下,他念出主祭法語:

「佛日高懸,輝天鑑地。心光普照,耀古騰今。」

之後是發龕儀式,由明觀老和尚主持。老和尚繞壇灑淨,大眾全體念佛,虔誦經咒。

「一念無明墮沉淪,凡聖交參有疏親。照破五蘊諸法相,虛空粉碎大地平。」

明觀老和尚開示法語後,叫一聲「起!」。老法師的靈柩隨即移送到精舍外的化身亭,四眾弟子在亦陸續來到化身亭前次弟拈香,誦佛號,讚佛偈,祈願倓老往生西方。

1963年9月29日下午,荼毘大典正式開始,參與者儀式的總計共有三千人。當中又有華民政務司麥道軻送花圈致祭,這是港英政府首次追悼對佛教僧人表示追悼。

下午二時,時任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筏可大和尚,為倓老主持靈柩舉火說法:

「這裏個中離四句,法界藏身無障礙。仗此火光三昧力,一身化現遍河沙。」

筏可大和尚喊一聲「燒!」,舉起火把,點燃荼毘爐內的千餘斤香木。熊熊大火迅即燃起,白雲飄渺,香聞數里。隨著棺木燃燒,在場四眾繼續誦念佛號,不少人默默落淚,面容哀傷,流露出對倓老的不捨之情。

爐火熄滅之後,其弟子檢查靈骨,發現大大小小的舍利子共千餘粒。有的大如棗核,有的小如米粒,此外亦有無數舍利花,這些都證明足見倓老是真修行人,在戒、定、慧三學方面都用功甚深。

有兩句話可能夠總結倓老一生的修持,就是:「看破、放下、自在。弘法、建寺、安僧。」

弘法精舍見證倓老及他的弟子全力貫徹這十二個字,他們為近代漢傳佛教發展,寫下輝煌一頁,功績可昭日月。

寶靜法師、倓虛老法師、定西老法師、樂果老法師這幾位佛門龍象,不約而同選擇了弘法精舍作為培育僧才和向大眾弘揚正法的據點。我們不得不感恩及珍惜箇中因緣。隨著倓老往生,弘法精舍作為僧才搖籃的角色,暫時告一段落。

(待續)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