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追憶虛雲老和尚戒子、真如禪寺首座達定老和尚:他傳承虛公道風,分明因果剛正不阿⋯⋯

達定老和尚德相(圖:鳳凰網佛教)

宣宏妙合續心宗,成道利生法化隆。

達源識本常清淨,定慧圓明自性通。

2022年12月6日(農曆十一月十三),是雲居山真如禪寺老當家、首座達定老和尚圓寂二十四周年紀念日。

達定老和尚,虛雲老和尚戒子、法子。他傳承虛公道風,聖一長老讚他「分明因果剛正不阿」。

2020年至2022年,「尋訪老和尚活動小組」先後採集、記錄江西博山能仁禪寺退居方丈寂祥長老和首座繼紹長老的口述歷史。提及達定老和尚時,二位長老都讚嘆有加。達定老和尚圓寂紀念日(農曆十一月十三),尋訪小組整理二位長老口述內容,緬懷這位德高望重的大德。

出家受戒  嗣法溈仰

達定老和尚(1926~1998)俗名閻昌海。1953年,禮湖北沔陽永隆堂心圓法師剃度出家,法名達定,字速成。 1955年春,因仰慕虛雲老和尚,至雲居山依止。是年冬,在虛老座下受三壇大戒。

1957年農曆五月,虛公許為入室弟子,傳為溈仰宗第九世法子,法名宣成。

1957年雲居山真如禪寺全體僧眾合影,後第二排左起第三人為達定法師(圖:鳳凰網佛教)

堅守信仰 默默修行

1966年7月18日,雲居山真如禪寺受到運動衝擊,百餘名僧眾被迫分批離山,有的還俗,有的下放到農場勞動。寺院內僅留四名僧人:一誠法師維修,達定法師種菜,自性法師砍柴,慧通法師放牛。務農勞作十餘年,達定法師一直未脫僧裝,不廢功課。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達定法師看到宗教政策的曙光,決心找回當年被遣返或下放到外地的真如禪寺僧人,告訴他們可以回雲居山了。

滿覺法師是達定法師早期找到回山的僧人之一。那時真如禪寺還沒有恢復,師父們回來後,都先到瑤田寺落腳。當滿覺法師挑著衣單走到瑤田寺,法常尼師馬上出來迎請,頂禮尊證和尚。

繼紹法師回憶:「達定法師聽說有位僧人在安徽鄉下,就約我一起去找。從雲居山出發,先坐火車,再轉汽車、輪渡(渡船),下了船,又繼續步行三十公里,到了之後,才發現不好住。他讓我先回雲居山,自己再堅持兩天,繼續尋找。」

1979年,達定法師與自壽法師二人結伴,朝禮佛教四大名山,沿途尋找分散在各地的雲居山真如禪寺僧人。靈意法師等多位法師相繼返回雲居山。

積極奔走 重建真如

1980年9月25日,悟源法師、朗耀法師、達定法師、慧通法師、自壽法師、一誠法師等十人聯名向永修縣有關部門寫報告,請求保護文物古蹟、恢復寺院和修建虛雲墓塔。

1981年3月,中共江西省委統戰部下達文件,決定恢復雲居山真如禪寺為宗教活動場所。4月18日,悟源法師率數位僧人入住進真如禪寺,開始恢復如律如儀的宗教活動,並且在當月立即著手修葺藏經樓。

1981年5月2日,雲居山真如禪寺正式恢復傳統叢林規制。當天,以悟源法師為首的雲居山真如禪寺執事會議隆重舉行。寺僧推舉禮請悟源法師為住持,朗耀法師為首座、代都監。體光法師、達定法師為監院,一誠法師為知客。

1982年初,江西省人民政府確定雲居山真如禪寺為全國重點開放寺廟之一。消息傳出後,海內外四眾弟子,尤其是旅居東南亞的虛老弟子,紛紛捐資相助。香港聖一法師、意昭法師、衍濟法師、方麗娟居士,新加坡惟堅尼師以及廣州寬敬法師、果正法師等出力尤多。與聖一法師等大德對接善款的,就是達定法師。兩位法師此後共事多年,彼此心意相通,肝膽相照,法誼深厚。

聖一法師(左)與達定法師(右)(圖:鳳凰網佛教)

鐵路線上,經常可以看到達定和尚的身影。一襲破舊僧袍,一個破舊大挎包,一把雨傘一套鞋,往返於永修廣州兩地。香港信眾匯集到聖一長老處的善款,大都經由達定長老親自背上雲居山。

1982年秋,肅穆端莊的「虛雲和尚舍利塔」建成。1984年,天王殿、大雄寶殿、虛懷樓、雲海樓、報恩堂、鐘鼓樓、藏經樓、齋堂等建築修葺一新。重建的禪堂、山門、趙州關、羅漢牆、羅漢橋、伽藍殿、雲水堂等建築也陸續竣工,新塑佛像220餘尊,配製了萬年寶鼎、火典等大型法器。寺院建設規模和建築工藝都已恢復和超過了1957年的水平。

嘔心瀝血 建寺安僧

1986年,中共南昌市委和市人民政府作出修復佑民寺的決定,撥出專款將寺內佔用單位與住戶遷出。達定法師應請為南昌佑民寺監院,落實祖庭的恢復重建。歷經五年艱辛,佑民寺重建完成。

1991年農曆四月初八,達定長老辭去南昌市佑民寺監院和市佛教協會名譽會長職務,謝絕廣大信眾的挽留,返回雲居山真如寺。

1991年春,達定長老協助香港聖一長老,恢復江西廣豐博山能仁禪寺、玉山普寧寺。廣豐博山能仁禪寺方丈寂祥老和尚回憶:「我在房裏拜經,達定法師到我房裏,說這個你不要拜了,你老家廣豐博山寺建大殿,你趕緊去,幫忙管小工。」

恢復普寧寺時,有村幹部看好寺院所在地的風水,想把祖墳安在寺院地界內。抬了棺材過來就要下葬,眾人無措時,達定長老跳進挖好的墓穴內,說:「來來來,埋我吧!」凜然無畏,安墳風波就此止息。

承襲虛老道風,達定長老一生重視恢復祖庭,建寺安僧。自1981年起,上述寺院之外,長老還參與或幫助修建塔寺多處,如甘肅張掖大佛寺、江西吉安淨居寺暨七祖寶塔、南豐南台寺、南陽寺、上方庵、圓通寺、瑤田寺等等,建塔修寺,刻塑佛像,配置法器,無不悉心躬辦。

多年來,達定長老經手善款無數,恢復塔寺多所,本人未曾住持一處。重建完成後隱身而退,兩袖清風,了無牽掛。

回歸雲居 禪堂用功

完成普寧寺重建之後,長老回到雲居山,不再經手錢財,安住禪堂用功。作為首座和尚,達老經常為大眾開示「三心未了水難消」的道理,警誡信眾,明信因果是參禪悟道的基礎。

自1982年起,達定長老作為尊證阿闍黎,參與歷次雲居山真如禪寺傳授三壇大戒。

1998年農曆十一月十三,於江西省雲居山真如禪寺禪堂安詳自在示寂。

《廣東佛教》詩偈記述:

遺體荼毘吐異香,藍天玉練現禎祥。

百千弟子洪名誦,師志圓成極樂鄉。

聖一長老挽曰:

情同手足義若江山無言心照共興道場

分明因果剛正不阿圓成師志達斯蘭若

雲居山南陽寺聖一長老(左)、達定長老舍利塔(右)(圖:鳳凰網佛教)


口述:寂祥長老、繼紹長老

記錄整理:尋訪老和尚項目小組

參考文獻:《雲居山新志》等


轉載自鳳凰網佛教:
https://fo.ifeng.com/c/8LWUYCfHHQY

延伸閱讀:
紀念本煥長老口述史:長老每天念五萬次「阿彌陀佛」聖號,一生秉持「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精神⋯⋯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