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 作者
赵锦凤
赵锦凤
2014年修毕香港大学汉文佛典课程,现为志莲夜书院修读生。2014年起为佛学星期班导师,2015年第二届佛经选要讲座讲者,曾参加2016年第一届慈宗青年文化节慈宗经律论粤语讲解交流。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赵锦凤 文章

法相津涂
《金刚经》属《大般若经》第二处第九会,是大般若经的精华。经旨是说空义,阐释般若智慧。但《金刚经》全文虽阐述空,其中却并无「空」字。为何佛不直接用「空」字来表达空义?反而要费那么多文句篇幅,说空的理境?其中所涉及的,是语言上的问题。无可否认,众生是以概念思维方式来认识自身及世界,那么语言便成为众生的必然沟通工具,但因语言具有蒙骗性,众生很自然地堕入语言的相对范畴中,甚至认为它具实在性,这便无法体验证空的境界,故佛便在《金刚经》中逐一教导众生解除证空的障碍,众生才能以能断金刚的空性智慧证入究竟佛果。本文先点出《金刚经》的要旨,再探讨语言的独有性质,及分析经中空义的表达手法,最后尝试窥探当中所表达空的含义和深层思想,并借此进一步探讨佛在使用这种思辩方式的背后目的。
文:赵锦凤| 2020-06-05
佛学智慧
无可否认,因意见不合而反目的人的确比比皆是,因为意识形态不同所造成的紧张、分裂、暴力和冲突亦很普遍。这种情况也颇令人担忧,是大家都愤怒了吗?造成这种冲突情况,固然有很多不同原因,本文将探讨瞋恨心对社会的动荡扮演着甚么作用,究竟是社会乱,还是自心乱了?迷失中的我们还可以在这乱世中寻找到心灵的出路吗?
文:赵锦凤| 2019-12-06
法相津涂
一般人都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是独立不变的个体。但佛陀告诉我们,前一秒钟的自己,和现在这一瞬间的自己,其实已经不同。所以,由出生、成长至现在,每个人可说是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人了。
文:赵锦凤| 2019-06-07
法相津涂
朋友若然告诉笔者关于他的一个真实体验,从很小的时候,大约相隔数月,便会奇怪地发着同一个梦。梦中不期然地去到孩提时曾居住过的地方,每当他踏入这无人居住的地方时,心里都会害怕得发毛,总会发现附近有若隐若现的甚么黑黑小东西匿藏在街道的小角落、旧居、荒废的会舍、梯边、马路旁、小斜坡等等盘桓,恍如进入了日本电影「千与千寻」的剧场中。
文:赵锦凤| 2018-08-03
法相津涂
三十年前,妈妈才刚过五十,入了医院已有三个多月,年少的子虚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寄望妈妈早日出院,能再次和她一起过着那贫穷,但知足常乐的日子,可惜事与愿违,病房中的妈妈住了不足四个月便遽然离世。在悲痛不已的思念中,回想起妈妈生前的教导:「做人要善良,害人之心不可有。」
文:赵锦凤| 2018-01-05
法相津涂
无可否认,我们每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可是却又互相关联,影响着彼此。佛教认为我们的生命与世界是统一的、息息相关、彼此连系、且互相影响的,所以当分析整个世界,也就是分析每一个生命。那么,生命和世界有甚么关系?
文:赵锦凤| 2017-06-23
法相津涂
踏入秋凉,工作倦了,往天台逛逛,隔壁传来一首悠扬悦耳的老歌,「谁说时间片刻变陈旧,全为我分秒亦停留,因我身边有你紧握我的手。爱,谁说永不会长寿,陪着你一生到白头……」心里忽然生起莫名的念头,到底谁会那么长寿和坚持,可以陪着我走到一生的尽头?
文:赵锦凤| 2016-12-09
法相津涂
一点星星之火便可以把整个原野燃烧起来。这点星火,可以是由于不小心的意外事件,或刻意的纵火所引起的外在火种,会引起很大的伤亡和损失,正如香港刚刚发生的牛头角迷你仓四级大火,以及台湾旅游巴大火等灾难,也无不见其威力。
文:赵锦凤| 2016-09-0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