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 作者
陈伟贤
陈伟贤
香港大学哲学博士,电子工程荣誉学士。曾任高频通讯工程师,后从事教学及研究,教学与教禅已有20多年;研究属跨学科领域:教育学与正念禅修。现任硕士课程导师,教授正念禅修、思考方法。

陈伟贤 文章

佛学智慧
谁人任教佛经更有说服力? 爱恩斯坦? 孔子? 僧人?
文:陈伟贤| 2021-04-20
佛学智慧
未来佛经的命途,若然保持现况,以信仰为导、坚守古语表达也不是不可以,我也没有资格说是错,但就得接受影响的范围已再难突破;假若要走入人群,全面更新用语是必然的第一步,这是笔者所深信的。
文:陈伟贤| 2020-12-15
佛学智慧
受访者也分享了许多饼干模型如何改善他们个别的大脑区,由于内容实在太多,以下只列出一少部份,每区至少有一个例子,让读者感受其中。
文:陈伟贤| 2020-11-17
佛学智慧
这次讲述实验的数据是如何收集,所考虑的因素有哪些。数据来源分成三部份:第一、是组群的「分享和聆听」,即实验的最后环节。现场录音由研究助理细心处理,分门别类,再进行统计分析;第二、是参加者填写的「饼干自我量表」,该内容将成为个别访谈内容之参考;第三、依据社科的分析理论,挑选访谈者的主要准则是:预计可以提供最丰富的数据之参加者...
文:陈伟贤| 2020-10-20
佛学智慧
正念在西方的兴起,其一重要原因是发现练习正念可有助治疗负面情绪,而情绪的结构与运作,就大多引用心理学或医学去诠释,极少在正念经典中寻找。不少经记载与情绪相关的内容,其中一部便是《慈经》。以下先讲解传统禅修中如何运用此经,之后便依干饼模型,以科学分析来重新解读和运用《慈经》。
文:陈伟贤| 2020-09-22
佛学智慧
打坐,当然要引导坐姿。这一方面,传统禅修和西方正念对此做法颇有不同,至少在现时所呈现的现象。
文:陈伟贤| 2020-08-25
佛学智慧
一天的生活中,每个人都花上不少时间在走路,而总有些路径是每天都重复,有些甚至一天来回几趟,走在这些路上,大脑不太需要思考、分析,也是安全的。于是乎,第二阶段的行禅,就是在生活中选择一段「合埋眼都识行」的路段,或是从家居到街市、从家居到快餐店、从家居到巴士站或地铁站、又或是从地鐡站往公司的路上。选好以后,方法一样,「愿我幸福快乐微笑」。
文:陈伟贤| 2020-07-28
佛学智慧
在佛教禅修的传统教学上,旨在令参加者彻底解脱所有烦恼,故禅堂布局多数倾向严肃;而西方正念的进行之地多是机构中的一小房间。然而,基于饼干的互联效应,得知环境对大脑各区的先决影响,而资讯繁多、空间狭窄的城市人一般是「身疲乏、心恼乱、规范多」,因此笔者设计的实验室,格局、选材、色调等等,均取向简约及自然。务求令参与者减少被环境的干扰。
文:陈伟贤| 2020-07-01
佛学智慧
模拟科学家及哲学家,观察生活的种种情境,提出大脑的效应和功能,归纳为主意识的调控,相信已令各位读者苦煞思量。我们的大脑还是比较容易消化和记忆有血有肉的故事,以下就借用一则在我硕士课堂中非常受欢迎的教材,把效应和功能作一次综合说明。
文:陈伟贤| 2020-06-02
佛学智慧
父母试图以金钱物质,换取子女与自己的恒久亲情,怎么可能呢?物质所产生的感官反应只属短期快乐,特别是当儿女有谋生能力之时,问题便显而易见。相反,知道情感是从聆听、理解及欣赏等等直接而来,亲子关系便有所改善。
文:陈伟贤| 2020-04-07
佛学智慧
按西洋正念/《念处经》,「觉知」置于饼干的中心位置;按五种聚合,「主意识」是精神世界的中枢,对象正是身体、情感、认知和意志 ,故也可置于中央。到底饼干的中央,是否使用「觉知」或「主意识」比较更有助理解和操作
文:陈伟贤| 2020-03-10
佛学智慧
「心」的内容颇复杂,但若能掌握佛经的根本要领,它所描述的,不外乎三类。第一类是贪、瞋、妒等等负面情绪;第二类是理性的毛病,如:痴等等;第三类是除了以上的其他心理作用。请读者注意,第一第二类都是描述负面的心理因素。此时正好接着刚才那观察「佛经中的概念⋯⋯偏偏被视为负面」,解释一番背后之原因。
文:陈伟贤| 2020-02-11
佛学智慧
虽然佛经部类庞大,思想亦千差万别,除了哲学、史学等解读方式,近代更流行的文献学,强调梵文、巴利文、藏文等等,说到这里,岂不是要花上大量篇幅陈述字源、各种版本的诠释、各部典籍的不同意义,乃至所属的思想体系? 答案是不需要!要重新为「正念」找出现代人可理解又可使用的框架,并不需要大量佛经,只需找出关键的记载,并使用现代语解读佛经中的古语,便可进行分析。重点在于持开放的心态,既尊重经典的古义,同时确定解读必须符合现代人的语言、观念及思维方法,否则永远也只是原地踏步,与现实生活脱节。
文:陈伟贤| 2020-01-14
佛学智慧
在不同佛经传承中,确有对于「当下」的不同记载,这些都是过去二千多年来东方学人的努力成果,成为一套又一套的禅修理论与体系;而近代西方的专家们也意到这问题点,并也经历着东方人的类同过程,不断使用她们所熟悉的学理去进一步解读、补充,意图找到更具体,重点是仪器可量度的内容,综合起来便可建立西方正念的理论框架。
文:陈伟贤| 2019-12-25
佛学智慧
2018秋天,我发表了正念禅修的新理论「饼干模型」。那原定只是一场小型的学术发表,后来将之办成大型的公开发表。发表后各个界别的反应也着实不少,然而当时由于时间所限,许多课题均只能点题式论述,许多听众会后表示,希望获得更全面的资讯,不管是理论框架、教学设计及操作方法。思前想后,我决定整理手头上的草稿,将当日未曾论述的内容,一一讲解。 学术上,虽有相当程度的精确性;但每一部分仍然粗糙。正好,作为抛砖引玉,引起更多人注意,参与讨论,甚至共同研究,令这块「饼干」可早日投入生产,利益世界的不同国度。
文:陈伟贤| 2019-11-1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