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 作者
麦农
麦农

麦农 文章

十方人物
慧光法师目前正筹划购地,希望以佛学院的学习形式,作永久的发展及规划。为甚么慧光法师会去到一个跟我们的文化背景、语言不通的地方办僧伽教育呢?
文:麦农| 2017-04-25
全文 >
分享
佛学智慧
学者间虽然出现思想分歧,但就胜义谛中一切法空的思想却还是共许的,他们的诤论是在其他方面。本篇短文将简单介绍中观思想的学派。
文:麦农| 2017-04-11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慈山寺的现任住持洞鈜法师在访问时表示这研讨会是「切合现代人对身心健康的诉求」,而以禅研讨会的主题是因为「在生活中,我们需要佛法的引导。但当谈及佛法的时候,我们往往将它当作是一种纯粹的概念。」禅,可避免这种思想的盲点,因为「禅,是在生活里体验的,它不只是单纯文字或理论。禅虽有不同面貌,但它的最终目标是开启智慧,令我们在生活中能够不受情绪困扰,解脱烦恼。」
文:麦农| 2017-04-03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在访问中,刘宇光博士指出,五明处是大乘佛教的全体知识,亦是菩萨德性实践及摄化众生的方便。他更表示,五明处是大乘佛教之所以为大乘重要的元素。
文:麦农| 2017-03-24
全文 >
分享
佛学智慧
法师以「禅的生活」为题作出开示,指出如果将禅修从生活的整体中孤立,简化成一种应用技巧,这既无法显示禅的本质,发挥它的效用,甚至可能引发负面的效果。
文:麦农| 2017-03-20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有些人认为,懂佛法就好,何必那么辛苦学习藏文呢?即使是修习密教,我们还是可以透过翻译的经典来修学,未必需要学习藏文。那么,我们为甚么要学藏文呢?
文:麦农| 2017-03-08
全文 >
分享
佛学智慧
生活既然如此忙碌,能够专注禅修、持咒的时间并不多,那么如何将修行运用或者融合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就变成是一件重要的事了。
文:麦农| 2017-01-22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禅画作为一种艺术,它是藉纸、笔等「媒体」来呈现,然而它凭藉的又是甚么美感原则呢?综观继程法师的访问,我们得知禅画的艺术创作所依藉的美感原则便是「禅的体验」。
文:麦农| 2017-01-11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学术界的人士总以「学者」、「教授」等头衔尊称法光法师,不过这位在学术圈中徜徉多年的学者,却谦称自己只是个「平凡的比丘,简单的佛子」。退休,对法光法师而言是「开始生命的另一阶段」,他表示能够藉此机会大展身手,实践理念和使命……
文:麦农| 2016-12-16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近年不论西方或华人社会,都出现这样一个现象:任何一种活动,只要配上禅的元素便等同禅,于是这种对于「禅」的诠释法,令「禅风」迅速充斥于生活中的每个角落。然而,究竟甚么是「禅」?
文:麦农| 2016-12-08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从本质上来说,佛法就是佛法,并没有正邪之分。但为何明慧法师会有「破邪显正」的观念呢?
文:麦农| 2016-11-10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佛法的传播过程中,弘法者会因应地域、风俗或众生的根器,而施设「色声香味触」等方便,不过,所谓「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一切方便的施设,须扣紧成佛之道,才能不偏离佛法。   早前康卓婷蕾确顿(Khandro Thrinlay Chodon,以下简称「康卓仁波切」)举行几场别开生面的法会,其中包括鲜花坛城超度法会。鲜花坛城,顾名思义是以鲜花堆砌而成。据仁波切说,这是她自创的,用来表达鲜花美丽的一面。为何仁波切会有「以鲜花建构坛城」的想法呢?除了表达鲜花之美,她又如何能够透过鲜花弘扬佛法呢?
文:麦农| 2016-11-05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藏传佛教僧侣辩经时的拍掌手势,据闻是有寓意的——以清脆的击掌声敲醒人们心中的慈悲与智慧。格西多杰詹杜 (Geshe Dorji Damdul)接受我们访问时,表示辩经有助增长智慧;而人越有智慧,便会越快乐。追求快乐是人的天性,不过我们往往将快乐简化成欲望的满足。然而,格西指出快乐与欲望的满足是有差别的
文:麦农| 2016-10-11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中观学派的三位思想家:龙树、提婆、莲华戒都死于宗教暴力之下。中观学派认为,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空的。若以「空」的思想去看暴力事件,那么是否可以说:暴力事件是空的,事件中的凶手是空的,罹难者也是空的?
文:麦农| 2016-09-29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屹立在跑马地山光道的东莲觉苑,盛载着丰富的历史。苑内供奉的佛像,所藏的佛经均十分珍贵。对历史学家丁新豹教授来说,最令他感到特别的,是苑内所悬挂的牌匾对联。 丁教授专门探讨三十年代香港华人社会的形成及发展,他认为:‘这些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界别人士所赠送的牌匾,譬如康有为、张学良、黎元洪等民初政界名人,从中能反映的是何东爵士长袖善舞、广结善缘的性格。’
文:麦农| 2016-09-09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1991年,梦参老和尚打破自己出家六十年不收徒弟的惯例,为陈鹤山剃度,赐予法名昌一,号继梦。‘继梦’意指‘继’承梦参老和尚未完成的‘梦’,也就是法脉传承之意,从这点足以瞥见梦老对这位徒弟的寄望。 梦老与陈鹤山只见过两次面,便定下了情同父子的师徒之缘。在接受我们访问时,海云继梦和上透露他的出家因缘,‘是由于地藏菩萨托梦给梦老所促成的。’梦参老和尚的梦境与一般人不同,‘它就像连续剧一样,是有故事内容的,并且有连贯性的,有些梦甚至可连续做半年之久。’乍听之下,这有点不可思议,然而法界中我们莫能思议的因缘,又何止这些呢?
文:麦农| 2016-08-15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香港佛教界有四大王:茂峰老法师是慈悲王,筏可老法师是福报王,海仁老法师是楞严王,远参老法师是法华王。远参老法师因专弘《妙法莲华经》(以下简称《法华经》),并有独特的见解,故香港佛教界称他作法华王。
文:麦农| 2016-07-26
全文 >
分享
佛学智慧
无我,是佛教的重要概念之一。作者先阐述‘我’的定义,然后再论证‘我’为何不存在。
文:麦农| 2016-07-17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乌普居士(Upul Gamage),斯里兰卡人,十五岁开始修习禅修,于七十年代遇上葛荣(Godwin Samararatne),其后跟随他学习禅修,并协助葛荣管理尼蓝毗佛教禅修中心(Nilambe Buddhist Meditation Centre)。2000年葛荣居士离世,乌普便继任中心的禅修导师一职至今。乌普老师除应邀到医院、大学、寺院、监狱教导禅修之外,他的教法更远及欧洲。
文:麦农| 2016-06-25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佛法能够住世,除了仰赖弘法者的积极弘扬之外,还要依靠护法们的保护。
文:麦农| 2016-06-06
全文 >
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