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一日禅(二)

第262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9-07

上期提到我近日参加「一日禅」的见闻,只说了「过堂饭」以前的上午活动,今回再续。

话说用过「过堂饭」之后,开始进入「工作禅」环节,也就是法师将清理禅堂的工作,即席分配给当日参加「一日禅」的会众。于是,有同修负责洗碗、扫地、清洁地板、刷洗蒲团,也有同修负责准备饭后生果。不知道是因为禁语,还是因为「工作禅」这个名字本身的魔力,大家都仔细而专心地把手头的工作做得很好。其实,用膳后要清理食具、扫地、清洁地板,本来是自然不过的事;但跟平日忙碌的生活状态不同,这些「膳后」工作不再像「百上加斤」的额外负担,倒像一种透过纯粹体力劳动让心灵得以暂时歇息的修持练习。而且,「工作禅」强调的,更多是个体间的集体协作,个体劳动朝向的是一个集体目标,而非个人权利或欲望之伸张,也是很好的「无我」练习呢!!!

「工作禅」过后,法师着各位同修重新安排蒲团与铺垫,好来个集体午睡!经验证明,(尤其在东南亚等炎热地区)无论是对于身体健康,还是工作效益,午睡均有助益。曾几何时,幼稚园小朋友固然有午睡时间,就算是成人,午市后生意较淡,也会索性拉上舖闸,小睡片刻。吾生有涯,小睡解困。然而,时移世易,我们有多久没有这样闲情,偷懒午睡?于是一连串禅修、工作禅过后的午睡,便显得份外甜美和人道。虽说禅修是一种「用功」,但终极目标却是解脱与自在,为解脱用功,还有午睡作奖赏,也实在太划算了!

小睡片刻之后,我们大概于下午二时进入「念诵」的环节。我们今次念的是韩文版的《大悲咒》。虽然大部份同修都不懂韩文,但带领念诵的法师却叫我们不用介意,着我们只专注于大众的节奏,随顺而诵。不错,重复的语句的确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而当大家能够调顺出一种共同的节奏,个体间的能量互相交换与增强,也确实令人有片刻的净心,暂时忘我。也不知道是否《大悲咒》在起作用,下午的几炷香禅坐时间,自己都坐得非常安定沉稳。真的好。

(待续)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