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一次病因缘

文:传灯法师 | 2019-02-12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2018年11月底,我接受了一个妇科手术,把整个子宫切除了。入院前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裏被人穷追,想要拿掉腹中的小孩,我一直逃一直躲一直避,整夜都没睡好。生平第一次住院,第一次接受大手术,下意识的紧张和焦虑不言而喻。

腹腔内原来长了一个大的和几个小的良性宫肌瘤,持续观察了两年多,我最终决定接受切除手术。医生说,宫肌瘤九成九是良性的,只要没有造成太大困扰可以不理它,到更年期时它自然会停止生长或者萎缩。

关键是,我才四十几,距离更年期还有好几年,加上在这个肌瘤形成到长大的过程中,有过大大小小不同的问题。有一段时期,我感觉腰干乏力,做不了粗重工作,拿沉一点的东西就觉得吃力,上楼梯差点绊倒,起床时使不上力等。一经检查才发现它。

随着它的成长,身体明显浮肿,双脚长期水肿。更糟的是,肾脏和膀胱出现不寻常状况──尿频,但量少,严重时会憋着,很急,但排得不顺;身体感觉疲惫,盘腿容易麻痹,坐久了行走,脚跟感觉麻麻的很不踏实。

我请问过医生手术的风险,以及后续的照顾。记得医生曾说过:「子宫主要用来生小孩。」我是个出家人,这码事与我无关。更重要的是,若肌瘤继续长大,很难想像日后会造成多少问题。思考过去所经历的,以及未来未知的情况,我果断签了字。

从入院到出院仅仅四天,内心最害怕的是扎针的痛。我在医院探望病人,有些深刻的经历难免萦绕心中。有位化疗中的病人说,每天一见到护士就打内心颤抖,由于长期输液导致血管收缩,护士往往要花很长时间找血管扎针,有时从一只手找到另一只手,或从手背找到手肘、大腿,那种身心的煎熬,并非人人能够感同身受。经历过了,就会特别感恩「手势好」的护士。

§

有一次我去探望一位六十来岁患肠癌的院友,她刚接受切除肿瘤手术,因忧心病情,愁眉不展,索性把自己埋在被单裏。

经历过手术,我更能体会她的感受。

「手术刚完,伤口还痛是吗?止痛药能帮到忙吗?」我轻声跟她说话。

她露出半张脸,微微点头。

「有胃口吗?」我继续问。

她摇摇头说:「吃不下。」

她丈夫每天到医院看她两回,她内心过意不去,加上刚刚确诊癌症,心情忐忑不安。

我说:「手术刚完,身体需时复原,稳定的情绪很重要,不如先调好身子,想睡就睡,能吃就吃,下一步再听医生的治疗方案。」

谈着谈着,她的心情平复许多。

§

手术完成六小时后我开始可以饮水,但因药物反应的原故,吞下去的水和药都全吐出来。肠子一日不蠕动,上下气不通,便是苦事。难怪医生、护士每天都问:「放屁了吗?」

一次病因缘,让我体悟一个人能够少病少脑、平安无事走到七老八十,就要谢天谢地了。感恩在手术前、后,身体没有太多不适,由衷感恩细心专业的医生和护士,以及嘘寒问暖的众师父和义工朋友,因为有你们,我身在国外的家人才能放心。

在新的一年,祝愿大家善用难得的人身,日行一善,利他为上。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