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一瓶水──你也做得到!

文:梁锦萍 | 2014-05-14

日常生活中,一般人认为,协助情绪困扰的人,一定要是「专业人员」,比如警察、社工、医护人员等等。这些担任帮助者的人,又应该是「强人」。事实上,助人者跟普罗大众一样,是血肉之躯,也有感情脆弱的时候。

把专业人员看作「强人」,反映了我们的分别心。分别心的内里,是对眼前需要援助的人,怀着一份「关心他却不懂得怎样做才对」的矛盾感受,甚至害怕不小心说错了话或做错了事,会令事情趋于恶化。于是,在出现状况的时刻,围观者往往比伸手协助的人为多。

我不禁思索:「是否我们把助人看得太复杂、太专业,久而久之,失却一份回应内心慈悲的能力?」只要我们能听取内心泛起的善意,在安全的环境下,任何人都能向处于困境中的人们释出善意。

某农历年,报章报导,一位阿叔,拿着一封利是,告诉站在天台企图跳下的女孩说:「接了利是,就有好运。妳妈妈不会责打妳了!」孩子见阿叔既关心自己,又有具体的象征物(利是)作保证。于是把内心怕妈妈惩罚的恐惧放下,乖乖地从台阶走下来。

我也曾遇过类似的事件。细心想想,你有否曾经遇上过相近的情况呢?

某年的春天,在旺角地铁站门前,一名身高约五呎十吋,操英语和普通话的女士,赤了脚在马路追赶的士。跟平常人不同的,是她从的士的正面拦截它。待的士无路可逃时,这女士矫健地坐上车头。但她并非如一般人般,打开车门,扣上安全带,而是直接一屁股坐在车头玻璃的外面。

女士怪异的言行,清楚呈现行人眼前,霎时间惹来他们围观。有人拿出手提电话报案,而他们全都是平凡不过的人。

我,也是当时其中的一个路人。

身为「路人甲」的我,心中出现了两个问题──「警察怎么还不来?」、「这女人是否精神错乱?」还来不及回答自己,眼见她当着近五十人,光了双脚,穿着裙子坐在车外的窘态,我的心不禁为她难过起来。内心泛起的同情顷刻盖过了眼前一切,我趋前操着生硬的普通话,问女人:「你从哪儿来香港?你在这么闷热的地方,口渴么?我给你买一瓶水吧!」

活像他乡遇故知般,女人显得非常高兴,回应我:「很好!」正在这刻,警察和救护车陆续到场,开始工作。我一边买水一边想:「还是买小瓶装的水吧,她快要跟警察离去……。」男人和女人的对骂声,在买水的时候却不断传来。

当我回到女人身边向她递水时,出乎意料之外,警察轻声问我:「妳认识她吗?无论如何,可以请她把手上的刀放下吗?她要胁用刀刺自己!」听了警察的话,还不及想他应不应该对我这个「路人甲」提出这个要求,我只随着刚才女人良善无敌意的微笑的观感,小心翼翼走到她面前对她说以下的话。

「小姐,你为什么把刀放在手中?你难道要自杀么?」女士笑笑回应:「是啊!我很混乱,几天睡不了。香港的银行不给我钱,今晚又没钱交酒店。」我见她轻松了,禁不住开她玩笑:「你这样自杀吗?」再望着那把只有两吋长、小得可怜的刀。她听得明白,忍不住哈哈大笑,然后把刀放回手袋去。

「小姐,银行欠你钱是件不公允的事,这位制服人员是警察,他可以领你到警署报案。我们都很希望帮你!」

女人听了,若有所悟地回答:「是的,我要控诉银行。」于是,从的士跳下来。她准备动身离去时,我也要乘地铁去。突然,女人闪到我的跟前,友善地伸出手,很有礼貌地问:「请问妳贵姓名?谢谢你的水和帮忙!」

我曾经想过,是不是自己多年辅导别人的经验令这件事发生?每次回想起她说「请问贵姓名?」时,都不禁要面对一个事实,就是当时那一刻我是「路人甲」的身份。奇怪的是,没有身份的身份,竟然替这位为混乱惊恐所困的女士,和不知所措的警察,筑了一道信任的桥梁,想到这里,内心涌出喜悦。可不是吗?全香港有很多路人甲、乙、丙、丁……只要跟循善良的心声,所有人都可以为陷于困境的朋友们,递上一瓶水、一封利是、一个关心、一个微笑……。

我相信,你也做得到!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