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一碗粥的道理

第297期明觉   图、文:云水| 2013-03-06

年初到金边游学,没想到柬甫寨这些年头变化那么大,皇宫和过去的殖民时代建筑都一一修复,市中心满街游人、背包客,热闹非常。刚巧遇上前国王西哈努克驾崩,举国奔丧。这个以赤柬暴政闻名的国度,没想到人民对旧社会还是那么眷恋,对贵族还是抱着一颗恭敬和仰慕之心。

旅居国外时,身边有几位从柬甫寨逃出来的朋友,他们的善良和经常带着微笑的面容,跟他们的故事成为强烈的对比。其实柬埔寨几百年来跟邻邦一样,都是南传佛教国家,而闻名于世的吴哥窟更见证着近千年前高棉国的多元宗教文化。大乘佛教、湿婆教和毗湿奴教在当地都留下不少痕迹。

早上不喝咖啡的我,想找点什么别的做早餐,突然想吃一碗清粥。偶尔在街头看见一个很不起眼的粥档。地有些脏,猫狗鸡鸟四处流连,母亲赶着学童进食,上班族轮着取外卖。不知为何感觉卖粥的老太太的眼神很熟悉,一直吸引着我,于是不知不觉就跟着大家坐下来了。

语言不通,但不要紧,反正粥档选择有限,清粥炒面油条而已。他们的粥喜欢放很多芽菜和香菜,还有青柠和辣酱,简单但味美。

身旁的食客都看着我微笑,大概我做了甚么失礼的事情?原来不是,我忘记拿油条。吃完走了,一个小男生叽哩咕噜的跟我说甚么。原来我没喝水,问我要不要。粥档的老太太一边在笑。

老太太的笑容,实在太熟悉了。

原来这是我小时候的回忆,就在香港筲箕湾亚公岩山边的小档。那时候靠着斜坡有卖粥面的,两位善良的婆婆,每天早上给街坊做早饭,上学前我们都会鱼贯入座。小凳小桌,有点像玩具。

没有更简单的事,就是一碗粥。

回到香港,发觉要吃一碗安心的粥是何等艰难的事。街边档被食环赶到室内去,后来店铺起租做不下去被集团取替;集团食肆又不断偷工减料,最后更可能因 “经济转型” ,商场赶着开金铺和药房,租金大升之下令集团食肆也打退堂鼓。

无常啊。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