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上街

第252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6-29

打从零三年之后,我差不多每年「七一」,都会与友人结伴「上街」。至于上街的理由,零三年自不必说,就是零三年之后,也有各种理由把我推上街,一尽公民责任。然而,近年学佛,每逢七一,倒是多了一重思虑:作为佛教徒,七一应否上街?有人认为,冰涷三尺,非一日之寒,社会问题盘根错节,用佛教的用语,则眼前种种乃「共业」的结果,而外化为矛盾冲突之时,往往已是「果」的阶段,若不能在「因」上下功夫,上街亦无助解开问题症结。有人则认为,身在示威群众之中,少不免有口角、碰撞甚至冲突,若一个人的心不够坚定,情绪容易起伏,情感会盖过理智,则不宜贸然上街,免得误己误人。所以,有人认为应该先改变自己,才想如何改变他人,甚至整个社会。

愈是这样想,愈发觉多问题,当愈想愈困扰时,心里干脆跟自己说:上街这样麻烦,倒不如不上吧?!况且,佛教是内明之学,有时连自己的七情六欲也未必管得了,又何来力气改变这世界?还是先安内,然后才谈攘外吧?!

然而,佛教徒如我,也不过是世间的在家众的一份子,在现实中要「先安内,后攘外」,又谈何容易?就正如禅修学佛,若果你打算先花二、三十年时间,赚取足够的财富,然后待退休之后,在深山买一片地,建一所简单但安全的小屋,才开始踏上修持之大道,你的「大计」是注定无法开始的。况且「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作为人世间的一份子,我们总是离不开世间,何不把世间视为磨链心志的场所?

当然,佛教是宗教,是内明之学,非关政治。所以,我一开始问的问题,或许问错了。我不应该问:「作为佛教徒,七一应否上街?」而是应该问:「若果我(基于公民责任或其他原因)选择七一上街,作为佛教徒,我应该抱怎样的态度?」固然,通过上街向当权者施压,我们或许可以成功地促使对方改变政策,让「共业」得以改变。但世事难料,就是施压的行动失败,「共业」依旧,佛教徒起码仍然能够保住一颗不愠不怒的清净心,理智行事,如其所如。

合什。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