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不一样的太太

第247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1-05-25

病痛,就像暴风雨一样,来时毫无警讯,忽然雷电交加,让人措手不及。先是长子发高烧又咳嗽,身为医生的我,习以为常,不觉有异。从药箱拿了些药丸,下个吩咐就是了。他已经是中学生了,应该会懂得照顾自己。刚好那几天,又要出席医院晚间的会议,照料孩子生病的事,就名正言顺的托付于太太了。

看着太太从孩子的房间像蚂蚁般忙进忙出:测量体温,依时吩咐孩子吃药,多喝水盖被……我还心想:「哎呀!小病是福,难得休息几天,何必小题大作呢!」

太太还真用心良苦,为免幼儿受传染,把他调换到主人房和我们一起睡。但太迟了!当天晚上,兄弟俩开始呕吐了。偏偏他们都来不及冲进厕所,结果床单上,楼梯口和客厅都有他们效仿「毕加索」的杰作,青一堆,黄一片的,又脏又臭。几番清理洗刷,天都快亮了。

这时我才慎重其事,准备从医院多带回一些药物备用。可是时不与我,我也跟着「沦陷」了。发烧又晕陀陀的感觉真不好受,第二天硬撑着做了两宗小手术后,就回家休息了。

太太被迫请了假,以照顾三位病倒了的「大宝宝」。这一回,她可真是忙得喘不过气来,巴不得长有三头六臂呢!一天三餐都改为清粥小菜,配些中药,又是薏米加凉茶,说是降火调温,完全不把我这西医放在眼里。忽而高烧忽而发冷的我已手无缚鸡之力,只好任由她「摆布」了。

她在每个人的杯子都贴上各自的名字,以免互相感染。我揶揄地说:「亲爱的,我看只需要标明你一人的杯子就好,我们都中招了。」

爱,果真可以克服万难。两天后,烧退了,我们一个个站了起来,胃口也大开,太太拉得紧绷的心绪,此刻才放松了下来。夜晚,见她一脸倦容,我心疼地说:「亲爱的,蚂蚁也该睡觉了吧!」

这一次的「病灾」,幸亏有太太稳守岗位,像白衣天使般无微不至的照顾,嘘寒问暖,让我感动不已。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是我哪世修来的福啊!嘴硬的我却讽刺她太凶悍,连病毒都不敢接近她,真是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

在打理得井然不紊的家,习惯了几至「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宠溺,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直到病得连爬起床喝杯水都要他人搀扶时,才懂得身边有一位深爱着你的人,愿意为你付出一生,是一件幸福的事。

难得以「病人」的身份休息了几天,没有急诊室急迫的电话,我方能体会太太细心的关爱。小病,果然是福气。我满怀感恩地向太太说会终生相许,她白了我一眼:「哼!鬼才相信!」哗!医生说的话也不相信了吗?看来我在手术室挥刀舞剑之余,得加倍努力讨她欢心了。

亲爱的,我爱你,就以这一篇文章见证,做为山盟海誓吧!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