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不再遥远的国度

第323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4-03-05

马来西亚东海岸的水灾又“重演”,灾难一次比一次严重,从媒体图文并茂的报导中跟进,只见水位越来越高,殃及的城市和村庄也就越来越多,被迫疏散的居民有增无减,形势吃紧的灾情紧揪我心。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刻,多么希望自己也能为水深火热中的灾民付出一丝绵力。我深信唯有保持身体健康,水灾后灾民才有力气收拾家园,重新再来呀!


上天仿佛听到了我的祈祷,在手术室出来后,手机就响了起来:“何医生要去赈灾吗?大后天出发。”在手术室的这20年,大部分工作时间都是处于紧急状态中。没料到,就连为社群付出丁点儿的时候,也必须在仓促的状况下启程。而且赈灾地点更不是我所预料中的关丹,也不是吉兰丹。


菲律宾塔克洛班(Tacloban)这个陌生的名字如今在我耳际嗡嗡作响。从位于三楼的诊所窗口望出去,正是日出的东方。我的视线如果能穿越中央山脉,那就会看见遭受淹没的东海岸了。顾及眼前的水患,我已经忘了遥远的国度,有更多灾民在惨絶人寰的灾难中抱头痛哭。事不关己的灾难,总是那么容易被遗忘。有多少人还会在意海燕台风的摧残,以及灾民的悲恸?


一个月了,灾民回家了吗?


还没,因为已经无家可归了。


一个月了,眼泪干了吗?


干了,因为已经没有眼泪了。


温驯的海燕在蔚蓝天空中轻盈自在地飞翔,是多么飘逸的画面;然而,以它为名的台风卷起的海浪有三层楼那么高,再以奔腾澎拜的冲击力,狠狠地将这个以板屋为主的沿海地区夷为平地,还夺走了超过6千条人命,摧毁了逾30万间房屋,导致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这都是叫人感到沉重,但我未曾细心留意的数字。


2013 年11月8日凌晨时分的这一冲击,也把原本就穷困的居民推向另一个更为酸楚的层次──灾民。面对大自然的反扑,人类抵御的力量显得如此的渺小和无助。除了虔诚的祈祷,我们还能再做什么呢?


把臂同游,把酒共饮,把歌对唱,也许是我们生活中美好的一部分;然而一方有难,十方援助,这才是人与人之间,最珍贵的互动。就让我洗净手上的血腥和铜臭,去拥抱灾民的创伤,去抚慰大地的裂缝吧!


纵有满怀热诚,但这匆匆一去就是八天,我先得开个家庭会议。赈灾出发日正是我答应陪同孩子一起出席教育展,为升学做辅导的那一天。后续的几天,他又刚好要到槟城考英文为入大专铺路。如今都要一一托付于太太,让她独自去处理了。


浏览了网络上海燕过后灾区残垣断壁、满目疮痍的画面,太太转过头对我说:“去吧!那会是更好的决定。”她坚定的语气,加强了我的士气。


有太太愿意承担家里的一切,我就拎着大家的祝福和关怀,随着慈济团体走入了灾区。塔克洛班这个在地图上陌生的地理位置,从那一天起,不再是个遥远的国度了。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