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不问功德的非一般教师──专访创古仁波切

文:梁冠丽    图:梁冠丽、香港创古密宗佛教中心| 2015-11-26
八十二岁的创古仁波切精神奕奕访港。八十二岁的创古仁波切精神奕奕访港。
仁波切与笔者仁波切与笔者
仁波切在印度智慧林为僧众加持 (图:香港创古密宗佛教中心)。仁波切在印度智慧林为僧众加持 (图:香港创古密宗佛教中心)。
仁波切接受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加持 (图:香港创古密宗佛教中心)。仁波切接受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加持 (图:香港创古密宗佛教中心)。
仁波切在青海 (图:香港创古密宗佛教中心)。仁波切在青海 (图:香港创古密宗佛教中心)。
仁波切教授第九世大宝法王着作的法本仁波切教授第九世大宝法王着作的法本

距离第一次遇见创古仁波切已是晃眼十三年,今次他留港数天,很感恩能获安排见面。1933年出生的仁波切,已经八十二岁。往年曾见他以轮椅代步,今次他动作较慢,但也算行动自如。然而,身体的衰老丝毫无损他的智慧与慈悲的感染力。


「年纪大了自然多毛病,今年我的健康较去年改善了很多。」他说暂时没有新的计画,但由于今年四月的尼泊尔大地震,严重破坏了他在加德满都的寺庙、尼院、僧伽学校、闭关中心等,他稍后会开始进行重建工作。



灾难是无常的教学


作为佛教徒,不少也诧异佛教圣地尼泊尔竟遭遇如此大灾难。仁波切说:「为了鼓励弟子修行,就会告诉他们这些寺庙、古迹是殊胜的,很有加持力,增强他们的信心,但这只是一个角度。


「从现实角度来说,其实还不是木头、石块、水泥搭建而成的一般建筑物吧,始终还是会损坏的。从自然科学角度说,虽说尼泊尔是圣地,但位处全球地震最频繁的喜玛拉雅山脉。大陆板块仍然在移动中,所以地震是不能避免的。」


仁波切更表示,尼泊尔会继续遭遇地震灾难,除了是因为地理原因,也关乎业力。


「共业是大家一起经历的事情,如大家的思想和行为都朝向负面、破坏方面,是会带来灾难的。尼泊尔的佛教徒比例很低,只有几个百分点,印度教徒仍保留杀生献供的祭祀。人类不断破坏自然环境,也导致地震、风灾、水灾……。此外就是别业,地震中,加德满都有八千人死亡,但创古寺院则无人伤亡。所以业力各有不同。」



随时准备面对死亡


灾难无日无之,我们应有怎样的心理准备?


「最好的准备方法是尽快修持佛法,因为无论是否遇上地震,人最终也会死亡。所以每个人都要准备好面对死亡,现在的生活很快乐也好,很舒适也好,很痛苦也好,也应做好准备,提醒自己死亡会随时来临。」


那么八十二岁的仁波切又怎样准备自己的死亡?他哈哈笑着说:「我不是很精进,但也经常提醒自己,准备死亡随时来临。我也尽力多做善行,多做禅修,多做功课。我到世界各地弘法时收到很多金钱供养,都用来照顾佛法的修行人、弘扬佛法的事情上。」


仁波切今生已经是第九次转世,每生专注弘扬佛法,死后也会再转世,所以死亡对他来说不算甚么吧?


仁波切笑得更开怀:「我不是一个很重要的转世祖古,哈哈!无论是否祖古,人人都要转世的,不是吗?从这点来看,信有转世,每个人都应该不用怕死亡啦?哈哈……」


现时,仁波切每年巡回世界各地弘法,弟子不计其数,欧美、东南亚、香港、台湾皆有道场设立。



广度众生全无功德


「回顾一生,我经历过很多苦难。当年离开西藏,像难民一样逃亡到印度,周围没有认识的人,唯一想的就是佛法,希望能建立寺院、收门生。宗喀巴大师说,最适合弘法的地方,就是没有佛法的地方,或者是佛法已经消亡的地方,所以我去到很偏远的地方成立了寺院,当初学生只有一、两位,多年来逐渐增多到现在,虽然不能利益到所有众生,但也利益到有缘人,后来也在世界各地成立中心,也利益到在家人,所以自觉一生还是过得不错。」


由达赖喇嘛授予格西学位、获大宝法王封为「三藏总持师」的创古仁波切,是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的总经教师,曾任噶玛噶举四大法子1 的导师,也是许多祖古与堪布的上师。然而,他从来不感到骄傲,甚或有任何功德。


「完全是因为十六世大宝法王的悲心、愿力,我才有机会教学。十六世大宝法王当年离开西藏后,生活也很艰苦,可以用的就是从西藏带来的有限钱财,既要建寺庙,又要照顾四大法子。佛学院开始时规模很细,法王要我教导四大法子和其他祖古,让他们长大了能弘法利生,所以我是完全没有功劳的。」


这让我想起一个禅宗公案:梁武帝广建佛寺、抄写经书、供养僧侣,自己也咏经斋戒,做了很多善行布施,他问达摩祖师他有多少功德?祖师却直斥道:「毫无功德!」仁波切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问这种问题。



非一般的老师和学生


仁波切教导的都是非一般的学生,他的教学经验也是非一般的。


「转世祖古其实有不同层次的分别。有一类如法王噶玛巴级别的,是真正的转世活佛,有留下转世信函等,外表和上一世有很高像真度,他们无需太多学习,因为已本具丰富学问、很多功德。


「另一类,如法王噶玛巴等长老,认定这个小孩子未来对众生有帮助,就认证了他,给予一个名号。这类转世活佛就需要学习了,因为他们过去生没有怎样学习和修行,只是今世被认定。


「再有一类,就是妈妈口才了得,把儿子说成转世活佛,『看我孩子如何如何的特别!』就被认证了。」说到这裏就大笑起来。


创古仁波切的睿智、幽默、谦逊和慈悲,从我最初接触他,已是深印脑海中。第一次遇见仁波切的情况是非常难忘的。



十三年前的因缘际遇


2002年夏天一个风雨交加的黄昏,接近下班时间,接到朋友一通电话。她说姊姊家中闹鬼,有人指点她皈依三宝,等如得到「大佬」照顾保护,并建议她皈依一位刚好访港的创古仁波切,说他是非常厉害的高人。朋友未接触过佛教,根本不知道甚么是皈依、甚么是仁波切,她知我平时也有听佛经,所以希望我可陪伴她们两姊妹去见仁波切,给她们「壮胆」。那时我虽然已听佛经一段时间,但仍未皈依,因为好奇,就答应一起去探个究竟。


到达时,天已全黑,下车时雷电交加,走了几步已变了落汤鸡。喇嘛引领我们进一个房间,大椅子坐了一位样貌十分慈祥的老人,就是创古仁波切。仁波切用一个装有佛像的小匣子在我们头顶逐一轻碰,并念念有词,喇嘛给我们红绳药丸之类。几分钟后,静了下来,仪式似乎完成了。我们三个女子坐在地上傻瓜似的,和仁波切大眼瞪小眼。总要找个话题。我问仁波切:「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了佛教徒吗?」仁波切即时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脸孔散发着像月亮的光辉。他说:「啊,原来你们想成为佛教徒!」于是立即给我们进行皈依仪式。三个傻瓜就这样糊里糊涂皈依了。朋友姊姊家中闹鬼情况后来是否摆平,没有弄清楚。我自己倒是出现了重大的转变。


皈依后,我才弄清楚创古仁波切是噶举传承当代一大禅师暨学者,也是许多祖古与堪布的上师;同时也是藏传佛教四大传承:噶举、宁玛、萨迦、格鲁的完全合格导师,拥有「堪千」即大堪布的荣衔2


自此,我经常参加创古中心的法会及活动,2002年底随他们到印度瓦拉纳西鹿野苑创古智慧金刚大学参加仁波切的法会和教学。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到印度,想不到开启了往后经常到喜玛拉雅山国家的朝圣之旅。



鹿野苑奇迹之旅


鹿野苑是佛教四大圣地之一,释迦牟尼成佛后第一次讲经的地方。鹿野苑也曾经是印度最富庶的地方之一,现在却是全国最贫穷。每天经过市集,看见周围都是泥泞,最豪华的档口是座破旧的木头车,一般货品如蔬果鱼肉都是放在地上贩卖,小孩子光着身子在泥泞玩耍。最令我难忘的,是市集有很多补鞋匠,而且生意很好,细看他们修补的是甚么鞋,不禁吃了一惊,竟然是「人字拖」,还是香港最便宜那种,十元八块一双。那时香港虽未流行意大利名牌人字拖,但也不会想到要把破损的人字拖送去修补,就算是一千几百块的鞋子没穿几次就会掉弃,鞋子穿至破烂实在罕见。在鹿野苑市集鞋匠修补人字拖更是经过多次修补、极度破损的。


某天清晨,我们在黑暗中出发到恒河放生。清晨五时,恒河沿岸已是非常繁忙,小贩叫卖,一队队人抬着尸体往河边火化,河裏浅水处已有不少人诵经沐浴。我们登上可载十多人的木舟,在雾气弥漫中向河中心驶去。太阳仍未升起,黑暗的迷雾中隐见有火光、烛光,并有梵唱远处传来。突然雾气分开,另一艘木舟驶近,原来是送来一瓶瓶放生的鱼儿,瓶口很窄,看不清内裏,只觉几个瓶子十分沉重,我们的木舟顿时往下沉了不少。仁波切率喇嘛诵经后,把瓶子逐个往河裏倾倒,只见河水灰黑混浊,鱼儿肥大但也是灰黑色,一时互相挤拥,那时我想,地狱除了有用火的,可能也有令人窒息的黑水,眼前可不是娑婆世界的缩影?


虽然只是十天旅程,世界对我来说不再一样。回到香港,眼见甚么都清洁得闪闪发亮。在港铁扶手电梯上,我出了神地盯着前面一个小学生的装扮。那背囊手工精美,裁剪复杂,用料更是高科技产物。运动鞋当然也运用了航天科技、纳米技术之类。脑海浮现鹿野苑没衣服穿的孩子、不断修补的人字拖,眼前一切只能以「超现实」形容,心裏涌现了很多无法回答的问题,因而激起追求佛法的热情。



转心四思维直指法身


其后,我也参加过好几次仁波切带领的闭关活动和朝圣团。我最感恩能参与「直指法身」大手印禅修闭关教学。大手印是直接指引心性的禅修法门,容易修持,利益广大。因此,历史上有无数证得殊胜成就的弟子。修持大手印法门,只需利用生活上的零碎时间,就可以获得,甚至得到解脱,所以特别适合现代社会。


今次重逢仁波切,我请求仁波切把这套禅修方法介绍给读者。由于香港人特别忙,当然最好有更容易入手的修持方法。仁波切慈悲地建议读者可先修持「转心四思维」,作为修持「直指法身」大手印禅修的入门。就是单纯修持「转心四思维」,也有无限利益。


仁波切解释何谓「转心四思维」:


「首先,思维人身难得。人类可持戒、修行,但动物却不能;地球何其大,但无佛法之处多得很。即使是有佛法的国家,身边也有很多人不认识佛法,因此应该把握机会好好修持。


「第二,思维死亡无常:不要用『未来再修』的想法欺骗自己,因为生命不长久,唯一只有当下,未来是说不准的。造成死亡的原因何其多,因此要把握当下修持,若能如此,将来回顾自己的一生时,你会深感欣慰:我真的尽力了,我没有浪费此生!


「第三,思维因果业力:大家都想离苦得乐,然而我们要真的深入了解产生快乐的因,也就是一念善心、善语及善行,当自己有自主能力时,要把握行善的任何机会。痛苦的因就是恶念、恶语、恶行,有自主能力时,就要消除苦因,未来就不会痛苦。


「第四,思维轮回过患:遭遇逆缘、障碍、疾病等等时,要思维:轮回本来就是如此!因此就应该要修持佛法,脱离轮回。」


已经是藏传佛弟子的,同时修持「四不共加行」,即:皈依大礼拜、净罪金刚萨埵百字明咒、献曼达、上师相应法。


「转心四思维」呼应了仁波切面对死亡、准备死亡的忠告。今天没有地震,我们面对的是恐怖袭击的威胁。恐怖袭击崩溃了所有繁华的假象,还未脱离轮回的快乐是短暂无常的。正如仁波切所说,人是必然要死的,只是心态上一直逃避,到头来怎样死是没有分别的,重要是准备好自己。仁波切时刻警惕自己死亡随时来临,珍惜、善用生命,一生活得丰盛无憾,早已准备好了。我们又准备得怎样了?




1 噶玛噶举四大法子为:泰锡杜仁波切、蒋贡康楚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夏玛仁波切。

2 在西藏传统佛教中,证得无上成就的人被称为「喇嘛」。但是在今天,「喇嘛」一般被用来称呼那些受戒的出家众。「堪布」指那些受过高等佛教学院教育的喇嘛,与现代教育制度裏的哲学博士相等。「祖古」是转世喇嘛的意思。「仁波切」是珍贵的「人中之宝」的意思,比转世的喇嘛更为珍贵或更高阶。现在「仁波切」此一称呼已普遍用于所有「祖古」;除了「祖古」,非转世者如果修学有成,一样会被册封为「仁波切」,惟「仁波切」并不一定是「祖古」。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