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不要让禅修沦为止痛药

文:郑紫薇 | 2017-03-31
佛陀从来都不鼓励弟子以改善健康为禅修的目的,否则就好像服食止痛药一样,只不过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并没有彻底对治「病」的根源──众生的「无明」与「贪、瞋、痴」。(图:Pixabay)佛陀从来都不鼓励弟子以改善健康为禅修的目的,否则就好像服食止痛药一样,只不过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并没有彻底对治「病」的根源──众生的「无明」与「贪、瞋、痴」。(图:Pixabay)

最近于电视上看到有艺人提到虽然自己并不是佛教徒,但却成功地以静坐及禅修帮助治疗精神上的疾病,因此认为禅修大有好处,并且说要开班授徒云云。他能够康复当然是一件好事,但作为一个佛教徒,对这件事背后所隐含的现象却不得不生起警觉与忧虑。回看过去三、四十年来,由于西方世界积极地将「正念禅修」(Mindfulness Meditation)运用于心理治疗的层面,静坐及禅修俨然成为中草药及针灸以外,另一项辅助及另类疗法的主要潮流。其中最为人所熟识的有Jon Kabat-zinn 博士于1979年创立的「正念减压療程」(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1]及由之而衍生的「正念认知疗法」(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2]。自此以后,世界各地禅修中心林立,禅观治疗不但成为西方医疗系统的处方之一;更被广泛地应用于校园教堂、大型企业、疗养院甚至监狱,亦被加入于许多着名大学医学院的学习课程之中[3]。这类禅修训练大都以培育「正念」之内观修行作为疗程的主要内容,而Jon Kabat-zinn 博士之「正念减压療程」就更明显地是植根于佛教的「四念住」;但却完全不触及佛教的经典与义理,仍旧以西方医学的模式,依据医学原理、成功个案、臨床研究成果等数据来說明「正念修行」的科学理論。从正面来看,这种剔除了宗教及文化色彩的进路,再辅以西方医学的臨床研究,从科学的角度来验证「正念修行」所具备的療愈力量,确实能让具有不同宗教及文化背景的病患者更容易接受其理念与修行方法;亦有助于「正念修行」在非佛教国家中的推广。然而,这种单纯以恢复健康为目标的所谓「正念禅修」,强调的就只在于其对治疗疾病的效果上,完全忽略了禅观的本源与修行的真正意义。于这种蓬勃发展的背后,佛教徒们是否应该思考其中潜伏着的危机呢?

所谓的「正念禅修」,其实基本上都是源自于佛陀教导的「八正道」中的「正念」(Right Mindfulness)。「正念」是一种心智的锻链, 就是对于(一)身体的活动、(二)情绪的感受、(三)心智的活动、(四)观念、思想、见解等法,能够精勤注意观照,忆念不懈[4]。就如《中阿含经》卷二十四〈念住经〉说:

 

「比丘们呀!这是直接之道──为了众生的清净;为了忧伤和悲叹的超越;为了苦和不满的灭除;为了正理的成就;为了涅槃的证悟──就是,四念住。」[5]

 

重点是在于能够对这四方面之生起、消失、以及它们的性质,无论是愉快的、厌恶的、中性的、 散乱的、还是系着一处的,无不了了分明。直接来说,「正念」的修习是就是「身、口、意」的自律、自我的开展及自我的净化,亦即是以「持戒」为基础,以「戒」来约束不良的行为而触发「正定」(Right Concentration)。有了「定」的基础之后,便可在安稳的心境中观察诸法的事理,继而生起「智慧」。如此看来,这些医疗系统所应用的「正念禅修」,极其量只是佛陀所教导「通往证悟之道」中达致「止」(奢摩他)的部分而已。「止」的修习目的既然在于触发「正定」,如果单纯以修习「止」来改善我们的身心状况,这都只是一种调身的技巧罢了,而身体上得到的好处可以说只不过是一样副产品而已。这也许亦解释了于佛经中为何佛陀从来都不鼓励弟子以改善健康为禅修的目的,否则就好像服食止痛药一样,只不过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并没有彻底对治「病」的根源──众生的「无明」与「贪、瞋、痴」。南传禅修大德阿姜查曾说:

 

「心借由专注于一个禅修主题上而达到平静,这就是奢摩他(止)。 你必须建立许多的平静和心一境性,然后用这个来审视你自己。这个奢摩他(止)的基础,便是促使智或毗鉢舍那生起的原因。你需要具备足够的定力和专注力,方能知道当下的情况,足够使清明和理解生起。」[6]

 

这就清楚说明「正念」和「正定」修习的真正目的在于让我们能生起「正见」与「正思惟」——也就是智慧,借此让生命得以提升,于最后能转凡成圣。当然我们不能否定此等形式的「正念禅修」有其一定的价值,但这应该只是一个起步㸃,前面仍然有一条很漫长的路要走。作为佛教徒,切记不能本末倒置,错误地以禅修为「止痛药」,沉迷于追求身心上暂时的舒适畅愉。我们必须紧记这五蕴之体终究要面对生老病死之苦,唯有遵照佛陀「八正道」的教诲,才能彻底了生脱死,不再受轮回之苦。

后记

笔者于完成本文之际,刚好读到一篇节录自法光法师于一讲座中所作开示之文章,内容正正就是说「禅修并非只是一种减压的技巧[7] 。法师指出:「如果将禅修从生活的整体中孤立,简化成一种应用技巧,这既无法显示禅的本质,发挥它的效用,甚至可能引发负面的效果。」法师认为:「想要彻底地解决心灵问题的人,想要提倡佛法的禅修,要以佛法的教义利益于世的话,就应该要对修持者强调引发人内在的宗教感。……如果不强调宗教感,便无法意识到人的困境,而做出积极的反应,追求人生的意义与目标。如果没有发挥人的内在宗教感,强调禅修的技巧,虽然也有它的好,但同时也会产生一些负面效果。」由此足见法师亦确认「禅定必须是以戒为基础,以慧为目标,禅定才有它的真正意义。」这实在是法师怜悯众生而作出语重心长的嘱咐,愿与大家共勉之!

 

[1] MBSR疗程目的在于辅助一般的医疗行为,教导患者运用自己内在的身心力量来对治疾病。

[2] 由三位心理学家(John D. Teasdale, J. Mark O. Williams, Zindal V. Segal)于1995年结合「正念减压療程」(MBSR)及「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而展出「正念认知疗法」(MBCT),主要用于预防抑郁症的复发。

[3] 截至2004年,美国、加拿大、英国等西方国家境内已有超过二百四十家的医学中 心、医院或诊所开设正念减压療程,教导病人正念修行(見 CFM 的相关网页,www.umassmed.edu/cfm)。

[4] 《佛陀的启示 》电子版,页42。

[5] 《念住 - 通往证悟的直接之道》,无着比丘(Bhikkhu Anālyo)着,香光书乡编译组译,嘉义香光书乡,2013),页3 (  http://www.gaya.org.tw/publisher/faya/Sati_index.htm)。

[6] 《静止的流水》阿姜查,新北市:大千出版社,页168-186。

[7] 佛门网文章:慈山寺及香港中文大学禅武医心智健康研究中心合办的「禅.生活应用研讨会」 ── 法光法师讲座节录。


 

作者 - 郑紫薇
年过半百才与佛结缘,但既然找到了,就只须朝着这方向一直往前走。现正修读香港大学佛学硕士课程,虽然奔波于生活与学习之间,但以佛法为皈依,得乐、自在。专栏【法相津涂】、【天台词组】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