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中东呼吸综合症 : 宗教的关怀与智能

文:马霜 | 2015-08-24
南韩民众为预防中东呼吸综合症而戴口罩上街(图:美国之音)南韩民众为预防中东呼吸综合症而戴口罩上街(图:美国之音)

2012年初,一位沙特阿拉伯人感染了一种未知病毒而不治。他的死亡让世界突然警觉起来--这是一种全新的病症。

此后,陆续有人发病。他们的呼吸道均受到感染,会发烧和咳嗽,有些人更会出现器官衰竭,继而身亡。医疗人员从感染者身上分离出一种类似沙士的新型冠状病毒,令人不禁联想到 2003 年的浩劫。

新病种被称为中东呼吸综合症。它在今年初到年中,有好几段时间特别活跃。其中一个备受挑战的国家是南韩,因此在亚洲地区,特别是港、台等地引起恐慌。


疾病的因果定律

5月初,中东媒体 Arab News刊出一篇评论文章。作者Harun Yahya以宗教角度审视,指出肉眼不能辨的微细病毒,能有力挑战二十一世纪的科技,无疑是神的意旨。作者认为真主创造出疾病以显示世界变动不居的特性,也显示人类的脆弱。「病毒在人体内可以十分活跃,也会攻击人类细胞。它们以细胞为载体,利用其运作和新陈代谢,使之成为复制病毒的工厂。要完成复制过程,病毒需要大量资讯力量。电子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病毒不会懂得这么精确的结构。」作者的结论是真主创造了病毒、人类细胞和它们的运作。

对于病毒与人的关系,佛教的看法固然有所不同,但从中也令我们有深刻体悟。上面提到,世事变动不居,佛法言此为无常。上面提到人类脆弱,佛法何尝视人身为坚固不坏!曾读过一篇文章(甄珂雪的「佛法与科学──病毒从哪来的?」),引述了寄生生物学家达萨克博士的观察。博士说:「几乎每一种新发现的病毒,都与人类改变生态环境的复杂过程有因果关系。」这裏提出的,是关于缘生缘灭的因果定律。

回顾南韩今年5月爆发中东呼吸综合症,在个多月间共出现186宗个案,当中三十六人逝世。由于自7月4日起已再没有发现新个案,南韩总理黄教安于7月28日宣布当地疫情已「基本结束」,民众可安心回复日常生活。虽然世界卫生组织仍未宣布疫情结束,但是香港和台湾也已经取消或降低对南韩发出的旅游警示级别,不少港人更立即趁着暑假尚未完结,赶紧到南韩旅游去了。

事实上,香港衞生署仍建议到中东的外游人士应避免到农场、农庄或有骆驼的市场等。只是传媒对公共卫生的关注点,短短数月间已换了好几个主题:登革热、退伍军人症,以及仍备受注目的食水含铅事件。这些变化,确是充份显示世事无常的真实。


传染病的启示

中东呼吸综合症在南韩来去匆匆(但愿真的自此结束),不免令人想起2003年在香港和华南地区肆虐的沙士。两次传染病的挑战,究竟让我们得到甚么智慧?

这不是一篇公共卫生专文,因此不会以医学角度论述。从历史看,中国过去也曾爆发过大型疫症。医圣张仲景和脾胃派宗师李杲,分别经历了东汉末数千万人死亡的大瘟疫,以及金末元初死亡人数逾百万的汴京鼠疫。对此,两位宗师也束手无策。一直到清末,祖籍广东台山、出生于英属马来西亚槟城的伍连德,在中国第一次引进了现代的公共卫生防疫体系,东北两次大鼠疫才得到控制。此后,随着防疫系统不断改善,中国传染病死亡人数逐步下降。因此,经历多番大型疫症后的启示就是,影响疫情结果的,不只是个别医生的医术,还须有完备的公共卫生防疫系统支撑,当然也少不了对疫症的各种医疗研究。

公共卫生防疫系统涉及一个很大的人际和社会网络。上面引述达萨克博士有关因果的观察,对于如何处理这个复杂的互动网络,以至改善整个系统,都十分重要。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