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赛

二百六十个字的《心经》竟仅用三个字来概括?《般若心经对破读》简介

文:麦农    图:Pixabay| 2021-02-27

《般若心经》可算是一部雅俗共赏的佛教经典[1],不同宗派的佛教徒对它有着不同的阐释。学者以各种学术语言来探讨它的真伪,甚至将此经典与科学拉上关系;歌星将《心经》推上舞台,以缠绵的腔韵唱出「五蕴皆空」;商人将《心经》化成各类商品,放上网出售,如前两年问世的心经阔条面。由此可见,《心经》形象不但深入民心,而且还被赋予商业价值。

但是,纯粹从佛教的角度来说,《心经》是般若系经典,故应依般若经论来理解它。本文将以初期大乘佛教的思想来解读此经,内容则以依据明珠佛学社社长刘锦华老师的《般若心经对破读》为蓝本,简述他如何解读《心经》。

《心经》的旨意

《心经》的心要就是「不执着」,而不执着便能解脱。甚么是执着呢?一般人将它理解为个人性格上的固执、不接纳别人的意见。对于这些人来说,「不执着」便是随随便便、没有所谓、不用坚持原则、没有个人观点。然而从佛教的角度来说,这种不敢有我、不愿有我的性格并非是佛教中的「不执着」。这种理解与佛家的「不执着」没一丁点关系。

佛教所说的「执着」,是指错误地认知事物,然后执持着这些错误认知,继而生起种种计着。譬如说有人相信爱情是一种天长地久的关系,可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却就像林夕所说的是「一场转移」——爱上一个人,乐过痛过,恨过之后,又爱上另一个。当现实与自己执持的认知相左,各种因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之类的痛苦,便随即产生。然而在种种的执着之中,佛教认为最根本的执着,就是「我执」和「法执」,前者意指执持我们这个身心,后者则是指对事物概念的执取。这种执着根植于我们的深层意识中,于是我们会透过任何形式,做出各种行为来满足这个「自我」。

如何破执?

那么要如何破除我、法二执,以悟入解脱呢?般若经所使用的方法就是「对破」,「『对』,就是相对概念的意思;『破』,就是消除、抵消、否定的意思。」这种方法,就像是以两极相碰,乃针对众生的执着,「以相对的概念来破其执」,使其当下能得解脱。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习惯使用相对概念来认识事物,譬如有无、大小、正邪、黑白等。但由于众生颠倒妄想,故在认识事物的过程,每每陷入「有」与「无」的二边——不是执持「有」,便是执取「无」。佛菩萨为救度众生,于是便举出我们所执取的另一端,来破除我们的执着,譬如以「无常」破「常」、用「无我」破「我」。这种教法称为「对破」。

《般若心经对破读》 刘锦华着 2020修订本《般若心经对破读》 刘锦华着 2020修订本

这种「对破」的方法[2],于般若系经典中随处可见。譬如说早期般若经常以「非」、「无」、「不」等否定的字眼,来破除佛弟子的执着,如《金刚经》的「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又如《心经》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佛陀使用这些否定的字眼时,并不表示佛陀在主张某个与我们相反的主张,而是说佛陀指出我们所主张的那些概念是错的,譬如说佛陀说世界「非」一合相,佛陀并不是主有个「非一合相」的世界,而是在指出我们那种「一合相的世界」的观念是错的。同样的,佛陀说「无我」、「无常」,只是为了破「我」、「常」的执着,并非主张有「无我」、「无常」的法存在。总之,佛陀使用这些字眼,只是作为破除执着的方便。

另一种破执手段

破执的方便演变到另一阶段时,便是转用了「空」这一概念。「空」亦仅是一种破执的工具,用以消解我们的所有概念。所以佛教「说一切法皆空,并不是指一切法都没有,而是要破除我们对一切法的执着。」同时,佛教以空来破执,并不代表佛教主张有一个名为「空」的东西存在。

直至龙树菩萨,他更将此「空」理进一步发挥,形成了中观思想的论辩特色。龙树菩萨的《中论》,从三层意义去谈「空」理:一、空相(性);二、空用;三、空义。空相是指究竟无所有的寂灭相;空用乃指空的用意、目的;空义,便是指空缘起法。龙树菩萨再说:「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这偈颂的大意是:「缘起法即空性的定义」,而此「空」即是假名,即是中道。「空」本身只是个假名,假名没有自性,故本身亦是空。

由此可见,我们若要理解「空」理,可从以上的五种意思切入——空相、空用、空义、假名、中道。《般若心经对破读》一书则是从「空用」的角度,来呈现这种破执的精神。

《心经》对破解读

修订本的《般若心经对破读》将《心经》分成五段(不同于旧版分为三段):第一段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指出整篇经文大纲。第二段由「舍利子!色不异空」至「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讲述如何观空。第三段由「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段经文乃指出所修证的道果。第四段由「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至「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为赞叹般若功德。最后一段则是咒语的部分。以下将简单介绍第一、二段的内容:

第一段鸟瞰整篇全经的旨意,讲述观自在菩萨运用般若波罗蜜多时,能够彻底度脱一切因执着而起的苦厄。经文言简意赅,短短几句便透露了观自在菩萨的修行方法(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修行的内容(照见五蕴皆空),修行的结果(度一切苦厄),当中亦蕴含着佛教的因果观念。

第二段讲述如何观空。「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经文以「色」为代表,讲述色受想行识这五蕴与空的关系,「色与空并非两样,其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指寂灭相,从来没有色,从来没有空。」受想行识与空的关系也是如此。

般若心经对破读》一书,是依「空用」的角度来阐释这种关系——「以色破空,以空破色」。「『色即是空』是以空破色,『空即是色』是以色来破空,互相对破,针对人所执着的对象来破执,若以为有色,便对说是空,若以为有空,便对说空即是色,以消解其执见。」修行便是不断破除执着,「执着破除,一切皆空,空亦复空,无色可得,亦无空可得。」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部分学者将此经句解释为「诸法以空为相」,不过依般若经的精神来解释,「诸法空相并非指以空为相,而是指诸法根本没有任何相,根本从来都无有相。」既然没有任何相,那么哪裏有生?哪裏还有灭?所以经文接着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经文再破五蕴、破十二处、破十八界、破十二因缘、四谛、破有智破有得,「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经文一破到底,最后用「以无所得故」,来凸显一切毕竟空。

以上只简单介绍《般若心经对破读》解读《心经》的方法,读者如想了解详细的论证过程,请于「明珠佛学社」的网页免费下载此书,网址是:

http://www.brightpearlhk.org/file/20210227211200.pdf

 

延伸阅读

如果一切法皆空,那么佛说的「四圣谛法」是否亦空呢?

中观学的重要名词解说

一部《心经》蕴藏四种度化众生的方法:记继程法师谈怎样如理思惟这大乘经典

 

参考资料

刘锦华(2020):《般若心经对破读》,明珠佛学社佛学丛书四。明珠佛学社出版。

 


[1] 在本文中,「般若心经」、「心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等同的。

[2] 篇幅所限,故本文仅介绍两种,读者若有兴趣知道其他阶段的对破方法,请参考《般若心经对破读》一书,刘锦华老师于此书中详细解析,并指出此种「对破」手段的代表经典。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