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明觉洞见】云何返本归源? 如何处理传统经典义理与现代诠释之衔接? 倡言从闻思到实修,从何着手? 一个佛教媒体之若干思考

文:明觉洞见| 2017-12-31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1938年,太虚大师在其着作 《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 中,有一四句偈:「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当中 「人成即佛成」 被奉为至理名言,至今传颂不已。翻开原文 (説明那里的原文),原颂应作「仰止唯佛陀,完就在人格。人圆佛即成,是名真现实。」 2014年为纪念太虚大师圆寂七十周年,有作者于网上撰文,指「人成即佛成」 一句强调成「人」 等同成「佛」,讹误半世纪,因为这样一来便等同将信仰核心定性在人类身上;后有读者撰文反驳,人「圆」跟人「成」,于语义并无二致。人格有碍,又如何成就佛道,故此不应望文生义云云。姑勿论谁是谁非,当今之世,部份人学佛,确有剑走偏锋、以人乘压倒佛乘之势。一些人甚至视学佛为时尚点缀,只偏重于调剂生活压力──随便加配一个 「禅」字,便视为灵丹妙药,不求法师指引,不办真、俗二谛,但取世间凡情,执实其中,不能自己。

《四十二章经》第十八章名为 〈念等本空〉。念头本来是空,若执虚妄为实,自然烦恼生起。故佛言:「吾法念无念念,行无行行,言无言言,修无修修。会者近尔,迷者远乎。言语道断,非物所拘。差之毫厘,失之须臾。」从念无念念一路说下去,提示非物所拘,莫説初机者,就是学佛多年,亦往往难以抉择。又因坊间资讯零星半爪、讹误甚多,确会如经之所言,导致迷者越远,失之须臾!为免陷于 「执理废事」、「执事废理」 等情况,而对佛教事相义理有能存正知、正见,我们相信致力返本归源,是为佛教媒体于新时代、新科技、新语境中不可或忘之立足㸃。稳固立足于基础上,便可多作尝试,以弘传佛法。诚如柏林禅寺住持明海法师开示,众生欲认识内在本具之佛性,须取返本归(还)源之道。「返本还源不是在外面去追求一种神秘的东西,而是在内心裏面去发现。我们越是向外寻求,离内心本具的品质距离就越远。⋯⋯要想把内心本具的佛性品质开发出来,必须把后天的分别心、妄念、情绪、观点全部放下,也就是说,要从那些先入为主的思想、观念、思维方式,以及贪嗔痴等种种束缚中跳出来。」[1]

思考传统经典义理与现代诠释之衔接

能稳立于本源,不论是 闻、思、修,便有保障,不易迷失。太虚大师倡导之人生佛教观,可作为今世佛教媒体传递正确价值观之标的。大师在 《我怎样判摄一切佛法》 中谈到末法时代之众生应 「依人乘果趣进修大乘行」:「现在正值佛灭后三千年的末法时期,如果依着声闻行果,是要被世人诟为消极逃世的,如果依着天乘行果是要被世人谤为迷信神权的。不惟不是方便反而成为障碍了⋯⋯实行人生佛教的原理,依着人乘的正法,先修成完善的人格,保持人乘的业果,方是时代之所需⋯⋯由此向上增进,乃可进趣大乘行──即菩萨行大弘佛教。」大师以人为本,最终依然强调趣向菩提道。其五乘佛法之思想脉络,建基于探求佛教如何与现代社会接轨,从而合符契机、契理之精神。 对于作为担荷弘法重任之媒体而言,则在于思考传统经典义理与现代诠释之衔接。现列举三例如下:《阿含经》、《维摩诘经》、忏法, 略作说明。围绕这三个范畴,佛门网今后仍会持致力组织文章,促进探讨。

佛法修行当以正见为先行,故 「邪见非法,正见是法,乃至邪定非法,正定是法。」 (《杂阿含经》七八二经)。又,「有二因二缘起于正见,云何为二?受法教化,内思止观。是谓,比丘!有此二因二缘起于正见。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增一阿含经》有无品第十五) 如学佛者急功近利,用功不精,所知便不整全,易陷于 「趋之若骛,风迷一时」 (文珠法师语)之风,更甚者是未明五戒十善,便妄谈禅定证果。不少智者大德,早已提示四部 《阿含》,实为学佛者之入门蹊径。汉译四部 《阿含经》,属于部派佛教体系,保留佛陀入灭后经律首次结集之原本风貌,最切近佛陀根本教义。日本学者増谷文雄点出,历来 《阿含经》 所受待遇并不合理,东亚佛教徒及学者长时期忽视阿含经集,其受持读诵者更是寥寥可数。究其原由,是《阿含经》早已被判为小乘经典之故,尤其受天台五时判教影响,鹿苑时(阿含时)所宣讲之阿含经典特为钝根众生施设[2]。幸而台湾自印顺导师起,对《阿含经》研习渐成风气,算是迈出重要一步。经中所含教理,于我们掌握四圣谛、八正道、三法印等基础有莫大助益,乃至关于缘起正见之闻、思、修、证,亦详实罗列,引导我们走向图满解脱。

《维摩诘经》 则重阐扬大乘菩萨道之实践,并透过 「不二法门」为中心,显了言语道断之真如法相。千年来妙手援引书画、诗作、戏剧,呈现其不思议处,广泛流布;维摩居士主张菩萨应随类教化、调伏众生。又云:「从痴有爱,则我病生。以一切众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众生得不病者,则我病灭。」(问疾品第二)居士悲愍心甚深甚广,视众生如己,为上求菩萨道者之楷模。面对世道尽是苦难与抗争、伤痕与无助,维摩居士揭示广行大乘菩萨道之要旨,自是我们在家众寻求以久之一服良药。

汉传佛教之忏法,最早可追溯至魏晋南北朝。修行者于佛前告白,坦然承认过失,披陈忏悔过去现在身、口、意业,誓愿不复再造,是为拜忏;其所依仪则,是为忏仪。近世通行者有《慈悲道场忏法》(梁皇宝忏)、《慈悲三昧水忏》、《千手千眼大悲心咒行法》(大悲忏法)等,性质内容不尽相同,各有无量功德。法性讲座住持法忍法师尝言,现今佛教徒多自中年始信佛,前半生所造恶业不少,遑论过去多生多世所造之业。 灭恶生善,乃离苦得乐之因,故有清理业障之必要[3]。穷究忏仪起源,实为古德深明经中文理多有艰涩之处,遂将其转为仪轨,便于唱诵,悉度羣迷。 可惜有初机者只取忏仪表相,亦有人把忏法标签为迷信、古旧,存有误解。 我们若能深入忏法精神,往往对生者、亡者两利,皆能消解宿业、累积功德,其殊胜处,不可不知!其义理处,不可不顾!

上述三项,虽未能遍及三藏十二部,然于欲发菩提心者、与佛有缘者而言,亦可作为入手之处。

拒绝接受以不求甚解取代严肃思考

丹麦哲学家齐克果(Kierkegaard)擅撰寓言,短短百字,机智灵妙。他曾言,即使头脑最细小者,每每灵光闪动,亦能下笔成文,自称作者,在报章上一抒己见。此君宛若火柴,头中混有黄磷物质,手持其身,于纸上划动,磷光闪闪下,亦能烧出三数专栏、洋洋万言。然火光纵耀,不过弹指刹那,噗一声后终归无以为继,更非真实光辉[4]。佛教处于世间,自不免涉及世间之事,并会引来诸般议论。论者若以学佛者身份,或援引佛教义理发言,应重视正法正道。不求甚解或意气之言,实不能接受。作为媒体,更要倍加关注。

进一步言,担负弘法的媒体,除了拒绝接受以不求甚解取代严肃思考、以标签口号替换复杂论述之外,更应主动通过传播正知、正见,鼓励读者培养辨别事理之能力,方符合佛教如实观之施设。

一年将尽,理当观往而知来。今借明觉洞见一栏,分享有关佛教媒体责任,及价值传递之若干思考,冀收抛砖引玉之效。祝愿诸君来年继续勇猛精进,志愿无倦!

 

[1]《禅心三无》(2017), 页270-271, 天地图书。

[2] 増谷文雄编訳,《阿含経典》卷一 (1987),筑摩书房。

[4] On Authority and Revelation , The Book on Adler, pp. 5-6. Translated by Walter Lowri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5.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