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五个小孩之后 吕校长的无我与初心

文:李玉樱    图:Tim Liu| 2015-06-17
电影《五个小孩的校长》改编故事的主人翁、有「四千五百元校长」之称的吕丽红,说到4,500元月薪提醒她背后的初心与坚持,一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电影《五个小孩的校长》改编故事的主人翁、有「四千五百元校长」之称的吕丽红,说到4,500元月薪提醒她背后的初心与坚持,一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孩子令我找回教育的本质,让我看到真善美,这些都是无价的。」

——「四千五百元校长」吕丽红

「在幼稚园上学简直是灾难!」难以想像,电影《五个小孩的校长》改编故事的真实主角、为很多学生带来快乐的幼稚园回忆的吕丽红校长,竟以「灾难」来形容自己上幼稚园的经历!

天清气朗,空气中渗着水气,我们来到位于锦上路元岗村的元岗幼稚园,访问吕丽红校长。在一片绿荫下,以手绘卡通动物作点缀的学校外墙、种有茄子和香草等一片生机勃勃的小田圃,配着五颜六色的滑梯和桌椅,怎样看都带着别树一格的清新气息。


校长的幼稚园生涯

为甚么会投身学前教育?吕校长从她个人的体验说起——当年的教育制度与现时不同,学童可直接入读小学,考不上的她却因此觉得,上幼稚园要让妈妈额外花钱,心怀愧疚,上课时一直哭。吕校长还记得,她上的是一所只有一个课室的私塾幼稚园,更是混龄教学,老师教高班时,其他小朋友便要伏在桌上休息,她笑言还记得那个女老师的话﹕「教着教着,老师一直念她家婆怎么还不洗米,不洗米怎有饭吃?」

后来她升上初中,下了课便会去接正在念幼稚园的姨甥女,对校长而言是「灾难」的课堂,小小的姨甥女却有完全不一样的体会﹕「我接她放学,她总是很开心,我问她﹕『上课开心吗?』她说很好玩,老师讲故事、唱歌,然后吃些茶点就下课了。」这让年纪轻轻的她开始反思﹕「教育是否有很多种?」

自言出身在基层家庭的她,一如当年很多孩子,小学就要工作赚取书簿费。念中四、五时,班主任常带她和同学到超巿或工厂做点兼职﹕「他也是训导主任,愿意花点额外工夫,让我们拿些工作经验;下班时更会来接我们放工,和我们谈谈工作的感受和困难,我觉得他是个好老师。」


找到我喜欢的东西了!

那时的她,不敢去梦想、只想求生活所需。刚毕业的第一份文职工作,总让她觉得时间很漫长。透过平日的观察,老师感觉她喜欢小朋友,便建议她去当幼稚园教师。她顺利获几所幼稚园取录,第一间教的是在大埔的屋村学校,她说的时候阳光满面﹕「原来返工可以咁开心!」一下子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带小朋友出外活动,感觉他们的笑声像银铃,当孩子抱她时,那感觉棒极了﹗偶尔见到新入职的同事会责骂学生,对比之下才发现自己很喜欢小孩子﹕「我找到我喜欢的东西了!」

「第一天上班就教高班的四十个学生,教具自己做,和他们写写字唱唱歌,慢慢摸索。」这让她明白教幼儿班原来很需要经验,小朋友表达能力不高,一个眼神或动作,老师要马上意会过来,「如小朋友『眼定定』望着你,就是想上洗手间,如果不立即处理,就会尿裤子了!」


从事学前教育超过三十载的她,觉得近十多年来,香港的教育倾向巿场化,吕校长指这让师生之间失去了信任,强调家校合作的重要。

直升机及怪兽家长与完全给予孩子自由的家长,其实各走极端﹕「很多家长对教育一知半解,认为要尊重小朋友是独立个体,让他们开放学习,但其实在某些地方还是要他们守规矩。小孩子太小,不应由他们自己主导。」开放学习的真正意义是,选定安全的范围让孩子学习。她举例,孩子进厨房,可能会被利器或滚烫的东西所伤,这时候就不应让孩子自由发挥了。

吕校长觉得教育没起跑线,很多受填鸭式教育的孩子,去到高中,脑筋便不会转。她续指,学习需要好奇心引发,若一开始便用引导式教育,会抹杀很多可能性﹕「小朋友的思维方式是很精彩的。」她举例,有次学生要搞派对,想吃砵仔糕,于是大家便去找做砵仔糕的方法;取得食谱,把所有材料混在一起后,却发现「为甚么是白色?」,与他们见过的砵仔糕颜色不同,于是便发现要改用片糖。「如果不给他们机会,会错过很多东西。」校长认为,从探索中,便能得知孩子思考的轨迹、生活的连结﹕「当他们发现材料都是水汪汪的,便会想要怎样做甚才能让它变成糕状。」这时候,若孩子吃砵仔糕时是冰的,便会想到用电冰箱;如果孩子吃过热的砵仔糕,就会猜想是用微波炉做的,这就反映生活的连结。也有学生说太阳也有热能,要把糕放到太阳底下晒呢!


现在很多孩子都不知道农作物原本的样子,元岗幼稚园有一片小小的田圃,正在种植当季的茄子和香草,其实很幸福。

有些家长以孩子能数到五位数为学习的标准,吕校长则指﹕「为甚么要数到一万?我们又不是在韩国。」她直言,对小朋友来说,十粒糖比一粒糖多,可以吃十次,这样才是具体的;我们却用了大人的思维,要孩子达标。她认为逻辑比死记硬背要好﹕「我教学生逗号、句号、感叹号就够了,但我要他们用得有意义,而不是罚抄。」


有教无类的精神

除了教育方针不同,收生的标准也不同,吕校长坦言会优先取录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如有学生是自闭症患者﹕「因为外面(幼稚园)多半不肯收。」那位学生念到K2(幼稚园二年级)时,被特殊学校取录,她劝家长马上转校﹕「那裏的设施和环境都是针对特殊需要的学童而设的,虽然我们修读过相关课程,但始终不是专业。」儿童为本是她的宗旨﹕「在五个小孩的年代,有一位小孩要毕业了,我心裏盘算最坏的情况可能会剩下两、三个学生时,我就会劝家长让学生转校,因为人太少,学生在社交方面会吃亏,怎样也要为他们的福祉着想。」

虽然校长一直谦称元岗是基层学校,但亦有不少有识之士欣赏学校的理念,让自己的孩子到来就读﹕「有位在大学任教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小朋友不要在那么物质主义的学校就读,认为学习应兼顾内化的修为、学习的兴趣,觉得品德为先的教育,对他们的成长会好些。」另也有家长反映因孩子在那些学校就读而饱受同侪压力,宁愿孩子在有人情味的学校毕业﹕「至少老师不单记得他的名字,还有他的性情、兴趣等等。」吕校长曾在讲座分享时,遇到教她学校毕业生的小学老师,称赞学校培养出来的孩子,学习态度很好,让她甚为欣喜。


四千五百元的初心

现时元岗幼稚园有64位学生,早已脱离戏中面临倒闭的危机。吕校长却表明曾答应过善长,要让善款用得其所,所以不会加薪。这4,500元对她而言,一直在提醒着她的初衷——「我在这裏是希望做一个老师该做的,让小朋友读书是很简单的事,不是奢侈品,而且那班孩子都很生性。」说到心坎处,校长禁不住哽咽,艰难地表述﹕「这薪金让我记得自己遭遇困难时,还有那份坚持。」她亦指不加薪其实也是兼顾学校的实际需要,以便聘请更多注册老师﹕「现在每16个学生就有两个老师。」


孩子身上的真善美

「在孩子身上我看到人性的美善,我常要他们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能力永远超乎想像。」她慨叹,教育对人的影响很大,曾经有位学生,带她的阿姨是很好的,那个学生很有礼貌。她在教五个小孩时,其中一人擦伤了,她自己分身不暇,只好让受伤的孩子坐在铁门外休息,自己则和其他四个小孩继续上课游玩。当时那个只有三岁的孩子对她说﹕「老师,我不想玩了。」还自己提了椅子坐到伤者旁边,慰问她﹕「是不是很痛啊?」校长觉得她这么小就为他人着想,太有爱心了,懂得推己及人。可惜的是,这孩子念到K2时,阿姨被辞退,改由父母亲自带,「这个孩子念到K3就开始推人,看到书包裏有很多快餐店纸巾和蕃茄酱等等。原来妈妈对孩子说这些都不用钱,所以要多取一些。在这样的教育下,孩子就变了。」校长认为,身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面试见到孩子说话很大声,见到家长时也想必如此,家长对小朋友的影响一定是大的。」她以一位爸爸夹杂脏话的责骂儿子﹕「你为甚么讲粗口?」为例,指出家长的身教很重要。

学生毕业后,情谊并没有中断,《五个小孩的校长》电影中小雪的爸爸,以卖铁维生,电影中拍的是实景。有天晚上十一点,小雪爸爸致电给她,她第一时间就担心他家因打风而倒塌,「幸好原来是因为小雪得了『蒙养之星』。」那是代表她留心听课,带领同学认真学习的奬项,听罢她才放下心头大石。

吕校长有六兄弟姐妹,妈妈和其中几位一直都支持她,唯独二哥却觉得学校不好,遭巿场淘汰很正常,这样才能让小朋友去更好的学校。后来多看关于她的报道,知道她在做甚么,「三年前他给我一袋东西,着我拿回去给孩子吃。」妈妈则支持她,唯独听她不会加薪之后就很担心她的身体。吕校长的丈夫Alvin更指,自从她到这学校后,「开心了很多。」


丈夫Alvin一直支持吕校长的工作,学校外墙的卡通,就是他找来的范图。他也帮忙搭建学校的一些设施,凡事亲力亲为。

除了亲人,吕校长的努力和用心,让很多人由最初冷眼旁观的态度转为支持,她笑言﹕「电影中『今日唔执听日执』的对白是真的,很多街坊见到我在扫地,便垂下头走过。」她坦言,遭到冷言冷语最初都不好受,但后来想想又觉得只是村民太坦率,刚好见到附近一家小学成功申请办学并进行了大维修后倒闭,才这样断言,并不是心地不好。吕校长更感动于其他村民的默默支持,有老村民亲手送来现摘的木瓜到学校,也有人蹓狗走过,见到校长会轻声的说﹕「加油啊!」


校长谈无我与初心

吕校长办公桌的案头上,放着证严法师所着的《孝的真谛》。她虽不是教徒,但喜欢佛家哲理﹕「最初看一本叫《悟》的书,讲无我、无常和一些佛教思想,觉得无我的精神就是我一直努力希望做到的。」她觉得无我也需要很大的智慧,在这些日子中,她偶尔也在一片赞赏声中感到迷失﹕「觉得自己只是在做很基本的事,但人们却觉得很好。」无我的思想帮助到她﹕「我做事的时候多不会想自己,为他人着想,若把自己看得太大,便会受苦。」

最初来幼稚园时,坦言每天都遇到挫折,不开心时,想到因果就会比较释然了﹕「很多问题以佛教的哲理寻求解答,就会纾缓了些不好的感受。」当她了解到世事无常,不停改变后,面对改变时,这些概念就帮助到她了。

过去几年,元岗幼稚园的融合教育大获好评,因为评审发现尽管只有南亚裔的小孩在一块,他们也会用广东话交谈。过去几年,元岗幼稚园的融合教育大获好评,因为评审发现尽管只有南亚裔的小孩在一块,他们也会用广东话交谈。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