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人走到最后,医甚么才是最重要?记阿姜布拉姆与医疗界人士的交流

文:愿良    图:佛门网| 2016-03-25
阿姜布拉姆阿姜布拉姆

当眼前的病者走到人生的最后阶段,作为医疗界从业员,原来有很多方法可以保持干劲。3月9日,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在沙田威尔斯亲王医院,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成员,作了个多小时深刻的交流。

「Care(关怀)比起cure(治愈),重要得多。」阿姜(泰语「老师」的意思)说。医者尽量保持正念(mindfulness),这个当然不在话下,「还要慈爱(kindness),换言之即是kindfulness!」这样工作起来,便充满力量。

阿补‧阿当斯医生阿补‧阿当斯医生

活着,是因为快乐

阿姜强调临终护理毋须倚赖镇痛剂,病人活着,往往是因为快乐。就如阿姜遇过的一个例子:一名垂死的病人,没有接受任何治疗,医生只不过让他吃最喜爱的食物,结果他多活了半年。阿姜又给医护人员介绍了一位仿效对象:在医院裏经常装扮成小丑的Dr. Hunter Doherty Patch Adams(阿补‧阿当斯医生),他以欢笑取代镇痛剂,透过有趣的方法尝试导引病人主动投入生活当中,而不是消极的躺在床上等死,那是因为病人无论情况如何,始终还是活着的,所以应该活好每一刻。

和解与宽恕,是善终关怀的重要理念,由医护人员劝说病人放下对其他人的仇恨,与人和解,作为告别礼。本着阿补医生的精神,「阿补‧布拉姆」曾帮助一位患癌濒死的澳洲女士修补心灵:「妳一生中做过最糟的坏事是甚么?」阿姜问。已婚的女士回答说:「我曾经吻过别人的丈夫。」她没有告诉过丈夫,这件事多年来成为了她的心头大石;与阿姜分享过后,大石一点都不再重了,像蒸发了似的。就这样,这位女士离世之前宽恕了自己,放下罪疚。

不少医护人员问阿姜:「病人临终前,我们可以跟他们说些甚么?」阿姜说若能与病人建立互信关系,展开以上这样的对话,便很有意思了。又或者,在死前握握对方的手,轻轻送上一个吻,总之是道德上容许的事情便可以了,以表达对死者的关爱。


笑着谈死

死,一向是中国人的忌讳。关于死亡,阿姜引述了英超联利物浦足球队队长Bill Shankly的说话:「有些人把足球视为生死大事,这种态度让我太失望了!我可以告诉你:足球比生死重要得多!」(Some people believe football is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I am very disappointed with that attitude. I can assure you it is much,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that.) 这就是阿姜,总是举重若轻,能够站稳阵脚,即使是至亲死去,也能看到事情美丽的一面。

回答提问时,阿姜忆述了父亲离世的往事:那年阿姜才十六岁,他与父亲感情要好,对于至亲的死却没有伤痛,也没有哭,坦言当时不理解自己的情感世界。后来出了家接受多年的禅修训练,学懂了观察和理解自己的情绪,方才明白当年父亲死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他年少时看演唱会,其中一场妙绝的演出,是到酒吧听现在当红的Rod Stewart唱歌,当年观众只得六个人!他忆起父亲时,只觉欣慰和幸运,因为给自己遇上了全世界最好的音乐。「心爱的人走了,心爱的回忆却不会被夺走。」


生者死者永远在一起

阿姜以幽默着称,但他的魅力显然不囿于此。讲座当日出现了以下一幕:一位男士被阿姜与父亲的关系深深触动,回忆自己一百岁的父亲去年逝世,不禁悲从中来,哽咽说着阿姜的kindfulness很有意思。

阿姜以这样一番说话回应:就好像爸爸送儿子出洋留学,在码头送别,船慢慢的开走了,岸上的人与船上的人不停挥手;船慢慢的远去,渐渐看不清谁是谁,最后船渡过水平线,再也看不见了。虽然父亲再也见不到儿子,但他只是去了彼岸,不是永远的离开,在对方的心裏,永远存在着……

阿姜以这样的方法解释了佛教往生的概念:死亡并不代表一切的终结,只是另一期生命的开始。笔者又曾经听过同样生鬼诙谐的了一法师说过:当我们想念已离世的父母,看看自己的手掌便是了,因为我们与父母是血肉相连的,这种亲密的联系,永远不会断掉。

善解人意,正是阿姜的魅力所在。他最后不忘提醒大家,对自己也要有kindfulness,医护人员尤其需要这样做,否则会疲惫枯竭。「要懂得爱自己,不用太多,也不用太少,刚刚好就是了。」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