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仇富也是妒忌吗?

第270期明觉   文:张倩仪| 2012-02-07

中国俗语说,不遭人妒是庸才,这句话确有几分真实。枪打出头鸟,于是中国的文化习惯,是不想惹人注目。满招损,谦受益,韬光养晦,这些现实的道理有点世俗,但是中国食指浩繁,容、忍、让变成日常生活的守则,无疑有助人际共处。

换个角度看“不遭人妒是庸才”这句话,从妒人者的角度出发,不庸的人又妒不妒呢?妒忌别人一定是因为自我形象低落吗?在一个资源分布不均的环境里,连人才也掌握不到资源,那时候,人才会不会妒呢?

这些年,有关社会贫富的问题,聚焦表现于买房租房,当政者发过好几次议论;不少“上了岸”的人也有许多讲法;报纸又说社会有仇富的情绪。

      贫富的交往是很考验人的。讲英文的心理学家说,贫富是妒忌(Envy)问题的典型例子。

“眼红”、“炫富”这些字眼经常出现在中文报刊上,大家虽然留意到这些不快情绪或者不良行为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但是在中文里,眼红别人或者夸耀财富,是个人修养有问题,于是很少将妒忌连系到社会去分析。

人在精神上要找到自我价值的定位,才能安身立命,不妒忌别人;人在物质上,也计较自己掌握多少外在资源,因为这不光是生存所需,也是我们判断自己的价值的一个指标。虽然这个指标在个人修养上不值得重视,却不能说我们能摆脱它,在衡量自我的时候,完全不受它干扰。

别人有的资源比我多,只要我还饿不死,我没有必要去妒忌人,更犯不着去做坏事。在个人的层面,对待这种不均状况,最简单的方法,不外是物以类聚,跟条件差不多的人来往就是了。有一个中下阶层的朋友,不肯跟家人移民去美加,直到他知道那儿也有茶餐厅,才作别论。因为茶餐厅于他,是同气相求的地方。

虽然,每个人交往的圈子里,总有不同生活条件的人,人没法永远只活在茶餐厅。这时候,抱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态,也是简单有效的中国式心理治疗法。问题是,人会享受比下有余的那种优越感,对不如自己的人去炫耀。

在个人的层面,遇上爱炫富的朋友,大可减少来往,反正朋友之义已失。在社会的层面,却不那么简单。

外国的心理学家、社会学家认为妒忌有社会上的道德意义,不把妒忌局限在个人情绪的层面去考虑解决方法。这社会层面上要考虑的道德问题,就是拥有优势的人是不是公平地得到那些优势。

香港讨论贫富悬殊、社会流动力减弱的时候,许多人拿个人修养的手段来回应社会道德意义上的仇富问题。

我们政府里的行政领袖、社会上的意见领袖,或者群众里的年资领袖,常常问年轻人为甚么不足三十岁就想买楼,说自己从前也是工作了多少年才有首期买楼等等。这些意见都有个人层面上的合理性,都是年轻人应该听的个人处世智慧。可是所有这些意见未处理另一面的不合理问题,即是到了三四十岁都买不到楼,租不起房子,那仍然是个人心智的问题吗? 抑还是社会有病了?

如果回应是,年轻人现在还未到三四十岁的那一天,不必早下定论。可是年轻人计算下来,到那一天仍是不能过好一点的生活,那他们的上进心又怎能不受挫折呢?他们享惯福、他们从小娇惯未吃过苦,这些判断那怕全部都对,不代表我们不须考虑社会是不是有病。

      贫富是比较的观念,一个人不必一穷二白,才会妒忌别人所有。人比人,比死人,比较之下不如人,就会贬低对本来拥有的东西的评价。妒忌除了自己不快乐,还会产生愤怒,由妒生恨,也是人之常情。“我们从前更穷”这句话可以对个人讲,但不是面对社会问题时的有用回应。

将自己的所有,视为理所当然,不去考虑别人怎么看,人才会炫富,而且不知道自己在炫富。既得利益者的蔽锢也一样。如果社会产生集体妒富、仇富的情绪,解脱之道就已经超出个人修养之外了。如果社会上普遍有仇富情绪,就不是斤斤计较妒人者是不是玉洁冰清的时候,不患寡而患不均,资源分布不均,人才也会妒。从社会入手,才是解决之路。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