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仇恨承诺 宽恕承诺 (一)

第212期明觉   图、文:何念慈| 2010-09-22

答应了写这篇「原谅与宽恕的心理过程」的短文,答应时爽快,但结果还是被各种工作绊着,没有爽快交稿,死线临近,我必须下一点决心。把手电转到震动状态,关上房门,泡了茶,就坐下来写。

先打开电脑,打算开启「我的最爱」,翻看早前己经选定的参考资料。却突然心血来潮,又跑到书架前,没有特定要找甚么,就是去看看。一本鲜红色的书吸引了眼球,抽出来一看,书名是The Nature of Hate,去年从亚马逊订回来的书,作者是在心理学界德高望重的 Robert J. Sternberg,合着是Karin Sternberg。

对,要谈原谅与宽恕,该先谈谈仇恨为何物。

这几个星期,我居住的这个香港,仇恨情绪颇炽热。几星期前,先有一种集体仇恨菲律宾的倾向;这星期,就是仇恨日本。当然,所谓反菲律宾、反日,也不是全体港人一篮子地都沉醉于高度仇恨,七百万人各有各的情绪和反应,但当中有不少人确实有仇恨之心,而这仇恨之心有强有弱。

Robert J. Sternberg曾经提出「爱的三角」理论,这回他提出「仇恨的三角」理论:仇恨由三个元素组成,包括嫌恶、激情和承诺 (disgust, passion, commitment)。某些人的行为引起我们嫌恶,而这种嫌恶是激烈的,当中触发愤怒 (anger),又或是惊恐 (fear),于是个人在心理上或行动上决意声讨之、贬低之 (devaluation),有意地摆出一种与之为敌的分隔立场 (negation of intimacy)。

阅读有关仇恨的心理过程,我最注意「承诺」这两个字,仇恨是一种承诺吗?最初去想,格格不入。「承诺」,我最先想到婚姻与爱情,就是结婚礼上,一男一女在众人前作出爱的宣言。这爱的宣言,这爱的许诺,属于个人心理上的动作,也是人与人关系上的一个许诺,如此诺言一出,负责任的人该努力去维持这个许诺,让它巩固,让它生根,让它开花结果。

但仇恨,也是如此一件事吗?个人心理上会承诺仇恨,渐渐也滋养成社群的集体许诺吗?

(待续)

延伸阅读:

Robert J. Sternberg & Karen Sternberg, The Nature of Hate,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first published in 2008.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