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仇恨承诺 宽恕承诺 (四) ──到达宽恕

第218期明觉   文:何念慈| 2010-11-03

 宽恕是一种美德:不少人认同美德,但无法实践,就把美德划成圣人行为,寻常百姓只可以观望、观看,并先在内心却步、拒绝、远离。

 宽恕是一种实践:非常踏实,一步步在生活做起,起步的位置,就是一种决心,内心先决定,不愿意沉溺仇恨,这是内在的个人承诺,与他人无关,属于内心过程。

一但有了决定,它也不像子弹火车,不会直线冲行,而是曲线行走,时强时弱、时快时慢,决心有起伏,宽恕之心也有起伏。

宽恕的决定包含知性成份 (Decisional Ecperience) 和感性成份 (Emotional Experience)。知性成份就是思想状态,仇恨的头脑重复强化愤怒思想,像「我一定不可以忘记这种伤害」、「我一定不可以示弱」、「我必须给那个人好看」、「我必须让所有人也知道种种不公平」等。感性成份就是情感上的愤怒,怒火中烧的人感觉全身灼热、膨胀,就好像一个踏上战场、手握刀剑的武者,他是来打架的,他是来寻仇的,眼光集中盯着仇人,头脑和身体同时澎湃诉说「必须讨回公道」,整顿衣装随时扑出,洒热血抛头髗,何妨!

仇恨是战意,宽恕是为了和平。

宽恕的头脑不喜欢怒意,总是说着另一些话,好像「仇恨太无谓」、「仇恨伤己伤人」、「何必执着呢」。至于感情上如何由愤怒走向宽恕,中和剂是同理心,受害人竟然可以踏进加害者的位置,穿上他的那双鞋 (put oneself in someone else's shoes),并且感受对方也一般痛苦受害,也是红尘中小脚色,意想不到的怜悯之心到临,便是淡化愤怒的起始。

着名心理学家Everett L. Worthington, Jr. 研究宽恕,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到达宽恕的过程为「REACH」,可以称为到达宽恕的五部曲:

一    唤起伤害 Recall the hurt

二    怜悯仇人 Empathize with the one who hurt you

三    送上无私的宽恕 (offer the) Altruistic gift of forgiveness

四    内心作出宽恕承诺 (make the) Commitment to forgive

五    抓紧承诺 Hold onto the forgiveness

以上那五部曲不一定顺序出现,一个人可以是同时经历各个不同步骤的组合。

先说唤起伤害,一个人被害自然感觉伤痛愤怒,这是动物性反应,甚至是一种制约作用(conditional response),看见仇人时百感交集,常常是惊恐和愤怒并行。反之,平静宽恕并不自然,它们不是被伤害后的生物反应,若当事人不刻意经营,可以永久停留在愤怒状态,离不开,抛不远,时间过去,不过是感觉稍淡,无法转换成其他状态。

 对加害者施予同情,这有点天方夜谭,但能够同情,人与人的位置拉近了,也把仇人可以扯动伤口的力量给否定,仇人看来不再强大,而是平常。这要求当事人可以形而上看到人与人之间的位置:你我苍生,同等无助,伤害的人残忍,可能他还不知道善良之好,他的目光如豆,他也无知可怜……。

 
         送赠宽恕的礼物,但必须强调,宽恕不一定等同和解,宽恕可以是内心没了执着愤怒的中性状态,看见了仇人不过把他看成一个人,不随意给触动痛处,这常常源起一种对伤痛愤怒的厌恶,当事人先想远离仇恨痛苦,宁愿往前走,前路也不一定是如糖如蜜的迪士尼宫殿,但厌恶苦状,立意逃离,便开启了希望的道路。

至于人与人能否和解,这在乎信任,有些人选择宽恕,但不选择和解,内心坦然,但仍然感受从前仇人并不善良,刻意保持距离,这是安全至上。宽恕是一个人的达成,和解却要两颗心同时柔软,过程都不急,可以慢行。

(四之四,完)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