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以人为本,惟善为宝:专访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

文:罗佩明    图:罗佩明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9-05-12
位于港岛薄扶林的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成立至今已近三十年,现设有175个宿位,聘有九十多名员工,为长者提供24小时住院服务。位于港岛薄扶林的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成立至今已近三十年,现设有175个宿位,聘有九十多名员工,为长者提供24小时住院服务。

最近看了一部小本制作的香港电影,内容讲述一位半身瘫痪的伤残人士与照顾他的菲佣如何在逆境中寻回生趣,并建立起互相信任、无分彼此的真挚友谊。这部电影的英文片名叫作《Still Human》(中文片名为《沦落人》),虽是平平无奇的两个字,却引人深思。

诚然,现今社会瞬息万变,但无论时代如何转变,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我们始终是人。作为人,哪管男女老幼、肤色深浅、地位高低?都应享有做人的基本尊严,就像影片中的伤残人士与菲佣,尽管看似沦落,但仍是有一百个理由去追逐梦想,实践心愿。

同样地,生活在老人院的长者,即使体弱多病,行动不便,甚至丧失了认知能力,但终究也是一个人,必须活得有尊严、有价值。笔者早前探访了位于薄扶林的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并与年轻有为的院长做了一个详细访问,从而深深理解到,为老人家提供「以人为本」的安老服务是何等重要。

访问期间,梁院长一再强调,必须让长者活得有尊严。为提高同事们的同理心,他更打算在院内推行试用尿片计划,让全体员工亲身体验老人家的感受。访问期间,梁院长一再强调,必须让长者活得有尊严。为提高同事们的同理心,他更打算在院内推行试用尿片计划,让全体员工亲身体验老人家的感受。

服务以人为本   营造家的感觉

所谓「以人为本」,按照院长梁曙曦的说法,就是「不想让老人家觉得自己在老人院过活,要给予他们一种家的感觉。」正因如此,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特意为院友作出了许多贴心安排,包括提供适合老人家口味的餐膳以及各种有益身心的活动,让老友记积极投入生活。

首先,膳食方面,院舍在设计餐单时,除了会听取营养师的意见,更会顾及长者的口味,尽力提供一些家常小菜,希望院友吃得开心。梁院长直言,健康固然重要,所以厨房制作食物时,也会尽可能少糖少盐,但味道和款式,他们也不会忽视。「谁都知吃白烚菜、白烚肉最健康,但如果院友根本不愿进食,也是没意思的。」

笔者看过院舍的餐单,不但有荤菜与素菜可供选择,当中更不乏菠萝咕噜肉、三杯鸡及栗子炆豆卜等中式小菜。梁院长说:「我们安排咕噜肉与三杯鸡这些菜式,也是希望让老人家吃得开怀一点。当然,这裏的三杯鸡不会像酒楼那样重油和惹味,但至少也是三杯鸡啊!」他接着道:「我自己和许多同事也是在院内用膳,所以知道甚么叫『过得自己过得人』。提供这些菜式,至少老人家不会吃剩饭菜,体重也合乎标准。」

同时,院方也会因应院友的身体状况及医生指示,供应特制的餐膳,例如糖尿餐和痛风餐。至于一些吞咽有困难的老人家,则会获分派「碎餐」。

院舍每天都为老友记提供不同类型的活动,照顾他们的身心健康,像这项「棒打汽球」游戏,就有助提升长者的反应力。院舍每天都为老友记提供不同类型的活动,照顾他们的身心健康,像这项「棒打汽球」游戏,就有助提升长者的反应力。

安排各式活动   照顾身心健康

膳食以外,院舍还会为长者提供不同类型的活动,以照顾他们的身心健康。采访当天,院友在吃过下午茶点后,随即获安排参与「棒打汽球」游戏,借此训练他们的反应和活动能力。对于一些有认知障碍的老人家,院方更会让他们参加玩偶治疗班(俗称「凑啤啤」),通过照料洋娃娃刺激记忆。

梁院长解释道:「由于大部分老人家都有带孩子的经验,部分女院友当年甚至一个人带七、八个小孩,所以她们对照料婴孩有非常深刻的印象,而这也是我们决定开设玩偶治疗班的原因。」院长表示,不少患有脑退化症的老友记,思绪和说话都很混乱,但当她们照料洋娃娃时,却变得非常「有纹有路」,连家属看到也大吃一惊。

为提升院友的自信心,院舍又跟学校推行合作计划,安排老友记与小学生合力在院内栽种蔬果,让他们与小孩子分享种植心得,从中建立自我价值。梁院长坦言,他们采取的是一种比较开放的政策,准许老人家在花园内自由活动,不会诸多限制。「基本上我们都很有信心,无论院友怎样走,也走不出安老院的大闸。」他笑着说。

院舍更会定期举办外游活动,安排老人家参观不同景点,与外界保持接触。院舍更会定期举办外游活动,安排老人家参观不同景点,与外界保持接触。

为免老人家跟社会完全脱节,院舍每个月还会举办两次外游活动,每次最少带二十五位院友外出。梁院长说:「外游活动设有不同主题,像近期的主题是十八区,我们就会安排院友到香港不同的地区参观不同的景点,尝试不同的美食。别以为老人家只爱饮茶,其实他们很多东西都愿意尝试,所以我们会带他们去品尝印度菜、火锅和烧烤。」

目前,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共设有175个宿位,聘有九十多名员工,当中包括四名社工及十多名护士,人手较一般安老院充裕。院方聘请员工时,除了着眼于他们的资历和经验外,还会考虑其处事态度和工作热诚。「专业知识、技能和经验只是基本要求,我们最重视的反而是他们的心态。」梁院长重申,从事院舍服务工作,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视长者为一个「人」。

他补充说:「竹林明堂禀承『惟善为宝』,意思是善心善行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善的定义很广泛,怎样才算是善待他人呢?对我们来说,就是从长者的角度出发,用心对待他们,而这也是竹林明堂一直秉持的理念。」

去年,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的护理团队凭着优秀表现,在南华早报主办的「护理精神大奖」中,获颁「护士 / 护理员 (团队) 精神奖」的最高荣誉——卓越奖。去年,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的护理团队凭着优秀表现,在南华早报主办的「护理精神大奖」中,获颁「护士 / 护理员 (团队) 精神奖」的最高荣誉——卓越奖。

不应为求方便   罔顾长者感受

过往,我们不时都会听到一些关于老人院的负面新闻,例如指院舍动辄就把院友绑在床上,又或者迟迟不给老友记更换尿片等等。对于这类为求方便而罔顾长者感受的做法,梁院长表示不敢苟同。

「我们觉得应绑则绑,如没有需要就不应约束老人家。有很多个案其实是没必要的,只是为绑而绑,例如有些老人家晚上喜欢随处走动,而院舍碍于夜间人手不足,惟有把院友绑起,避免他们骚扰他人。然而,大家可有想过,老人家为何每到晚上就坐立不安呢?可会是院方太早让他们睡觉,老友记睡醒了无事可做,所以就到处走动?我们要先想想,这究竟是老友记的毛病,还是院舍安排失当。」

梁院长坦言,即使要采取约束措施,也要考虑哪种方法最为合适。举例说,很多时候,院舍都会为经常抓伤皮肤的老友记戴上俗称「波板」的厚重手套,以限制其手指活动。只是,戴「波板」是否唯一能够限制手指活动的方法?院舍可否以较薄较轻巧的「啤啤手套」取代「波板」,让院友舒服一点?这些都是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

事实上,营办安老院的目的,就是要让长者安享晚年,但安享晚年的定义,又该由谁去界定?梁院长强调,院舍必须尊重老人家的意愿,以及他们作为一个人的想法,而非强行将我们认为对的东西,加诸长者身上。他更不讳言:「你让老人家自由活动,就算有一天他不幸跌倒去世,可能他也是开心的离去。相反,你禁止他走动一个月,可能他会觉得生不如死。假如你让长者自己选择,也许他们宁愿跌死,也不愿过一些没有尊严的生活。」

院长梁曙曦深信,院舍服务必须以人为本,而他更会以身作则,经常主动关心院友的情况,了解他们的需要。院长梁曙曦深信,院舍服务必须以人为本,而他更会以身作则,经常主动关心院友的情况,了解他们的需要。

亲身试用尿片   体验箇中滋味

不久前,梁院长与十多名同事更专诚到访台湾云林县的同仁仁爱之家,参加由这家长者服务机构举办的体验课程,亲身感受夹尿片及束手就缚的滋味。梁院长忆述道:「当你亲身尝过夹尿片(尿片内还刻意添加了人造大便)和被人绑在床上几小时的感觉,就会知道那是甚么回事。」他续说:「那次体验真的很难受,除了感觉不舒服之外,你还会问:为何要这样对我?」

为进一步提高服务质素,梁院长还计划将这项体验活动搬到竹林明堂护理安老院,让全体同事一起试用尿片。「人对人,必须讲心。要先提高同事的同理心,才能提高院舍的服务水准,所以我们会要求同事去亲身体验一下老人家的感受。」梁院长明言,在可行的情况下,院舍都会让长者如厕,不想动不动就给老人家用尿片。即使要用,也希望让他们用得舒服一点。「以前同事们可能会说,反正待会都会换,不用着急,但当他们体验过那种感受,想法也许就会有所改变。」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经阶段。随着香港人口渐趋老化,安老服务亦变得愈来愈重要。以前,很多人都觉得长者被送进老人院,犹如等死。然而,作为一个有血有肉有呼吸的个体,等死又应否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经过这次采访,我还是宁愿相信,每一个人其实都可以有尊严地活好每一天。After all, we are still human.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