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以共融的角度来重建佛教--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会长Montse Castellà Olivé 专访

文:Daniel Millet Gil | 2020-03-23
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会长Montse Castellà Olivé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会长Montse Castellà Olivé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起,Montse Castellà Olivé已修习藏传佛教。在获得上师图敦耶喜喇嘛批准后,她便带领禅修闭关和工作坊,并且将气功糅合其中。此外,她也出任佛教书籍的编辑和翻译,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有促琴.爱力宛(Tsultrim Allione)的《智慧的女性》(Women of Wisdom)由由雪狮出版社(Snow Lion)于2000年出版和茱蒂斯.席其布朗(Judith Simmer-Brown)的《空行母的温暖气息:藏传佛教中的女性原则》(Dakini’s Warm Breath)由香把拉芔版社(Shambhala)于2002年出版。Olivé也撰写了大量以妇女与佛教为题材的文章,并且参与跨宗教的对话。另一方面,她是加泰罗尼亚佛教团体协调会的创办者之一兼现任副会长、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创会会长,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跨宗教对话协会(加泰罗尼亚)主席。

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是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的支部。该协会采用平等开放的架构,包含所有不同的佛教敎派,为全球的佛教妇女提供作沟通的参与式平台,旨在将妇女的视野和经验纳入于佛教的核心,并且为社会转变作出贡献。

问:佛门网

答:Montse Castellà Olivé

问:你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起已是虔诚的佛教修行者,因此必定见证了过去数十年间「妇女与佛教」处境的演变。你见到了甚么演变?到今天还有甚么障碍?

答:自八十年代起,我们见到重大的转变,例如有较多女性获得认可。另一项重大的进步,是在藏传佛教的历史中,2016年首次将格西学位(Geshema degree,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宗教学位)颁赠予女众,这崇高荣誉过去只有男众才可以取得。说到禅宗,就出现了另一令人惊叹的现象,在多家禅宗佛寺中,例如在三藩市的和巴塞罗那的,僧侣会诵念五十四位禅宗女性大师的名字,这在佛教历史中是闻所未闻的。

在整个过程中,值得强调的是善女人协会担当的重要角色。对于给予女众机会表达自己的声音、推动性别平等,以及为女性创造更多佛学的学习和培训机会,这组织的贡献都是不可或缺的。不过,我们也要感谢很多男众佛教领袖的帮助,否则这些进步不可能实现。

我们可以说,在整个过程中,只有一个真正的障碍──但这障碍令一切都着色了。一如大部分宗教,佛教中的这个基本障碍源于始创时代的典型父权社会文化定型影响。要消除这障碍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这牵涉一次激烈的转型,在过程中我们要区分哪些是文化元素,哪些是基础元素。同样道理,我们需要决定有哪些必须改变,有哪些必须保留。佛教之中任何对女性的歧视都是文化问题,因此必须改变,正如达赖嘛所说:「一定要由你们──女性,来推动变革。」

就这方面来说,善女人协会在1987年成立时已尝试肩负这项任务。该会是唯一跨越宗派的佛教组织,旨在让各派的女佛教徒能聚首。协会的架构并非分等级和金字塔式的,而是开放而灵活的,既推动平等,也鼓励合作和共同创作。其使命在于消除深植于佛教之中的男性主导观点。不过,我们必须谨记,即使是女性主动推行改革,也要让男性感觉参与其中,并且作出行动协助。

问:虽然情况在近数十年间有进展,但是父权和不平等现象仍然根深柢固。有很多出色的女性正致力为妇女权益做工作,每一天都有更多女性的佛法大师、领袖和发言人在改变权力架构,为未来世代革新佛教的格局。我们可以做甚么,让更多女佛教徒得以成长?女性面对的主要心理障碍是甚么?

答:首先,我们不要忘记,释迦牟尼佛教导的佛法也是口传的,直至他涅槃后五百年,大家才以文字归纳他的教法。负责作这些笔录的是男众,他们认为这些佛法是以僧人为对象的。因此,为了让佛教继续在现代作为有效的解放途径,妇女──不论是比丘尼还是在家女性都有责任,以性别观点去重读那些佛教经典;另一方面,也要推动女性弘扬佛法。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明白已取得重大进展,不过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工作要做──明白要这个情况是重要的。以我的情况来说,是1990年透过翻译《智慧的女性》,认识到:佛教并没有包含女性的视野和经验;传承的脉络主要是男性的;当佛教文字提及女性时,总是将她们视作客体,而不是主体。父权系统的文化定型一直深植于我们心中,甚至我们往往并不自觉。举例来说,在藏文中,「女人」一词意指较低下的重生。因此,女性面对的最大心理障碍是:认识自己的文化定型。要消除这个障碍,我们必须创造空间,供大家提出这些问题、与其他女性分享经验,以及或许可以勇于创造崭新和不同的自处和做事方式。

2017年,她邀请了Ven. Damcho前来巴塞罗那与拉丁美洲女佛教徒出席研讨会。2017年,她邀请了Ven. Damcho前来巴塞罗那与拉丁美洲女佛教徒出席研讨会。

问:要以共融的角度来重建佛教,我们会面对的主要挑战是甚么?

答:我们谈及性别平等,指的当然是女性必须拥有跟男性一样的权益和机会。工作定要按照这条路线进行,其中要做的很多。不过,挑战在于不要局限于这一点,我们必须将眼光放远。要做的不单是确保女性能跟男性做同样的事情,还要让女性有可能以不同的方式来做事。在这方面,我们说的不单是男与女的问题,更是跟女性化和男性化连系起来的价值观。而我指的不是从文化上学习得来的属性,而是作为人类,塑造我们是甚么人的女性化和男性化特征。

这牵涉我们要明白,多个世纪以来主导和得到过分重视的价值观,总是跟男性化相关的特征:竞争力、理性解释能力、对真实的片面观点和个人主义。于是,所有跟女性化相关的:合作、直觉、融合或整全的观点和社群意识,就受到轻视。在社会层面,这明显反映于父权社会的等级和金字塔式的架构,男性(白种人)占据最高的位置,而女性则担当最低下的岗位。我们目前正处身改变的年代,急需的是我们在女性化一方的每个人都觉醒。就这方面来说,于全球都主要是女性在倡议、推广新的观察和行动方式,并且付诸实行──不论是在个人或社会层面。我们即将看到这个过程对佛教起到的影响。

问:一般来说,女佛教徒在跨宗教范畴活跃吗?

答:在大多数宗教中,女性都由于其性别受到歧视。因此,我刚才所说的情况也适用于其他宗教。不过,我们可以视之为障碍,但同时也可当作重要的机遇:让女性可以作出超越自己宗教的连系。于是,包容式的跨宗教妇女运动就出现了。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积极发起这个运动,并且投入参与集会和会议,让大家分享经验、互相学习,以及开发有用的资源。

问: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其中一个开宗明义的目标为:「与西班牙语系国家建立联系,以宣传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推动各个工作委员会,以及在西班牙语系国家的各个善女人协会支部之间建立起交流和支援。」那么,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在这方面有甚么进展?你又有甚么未来的计划?

答:我们与拉丁美洲女佛教徒的首次联系有赖西班牙佛教善女人协会创办人之一的Guelongma Lama Tsondru。她经常在多个西班牙语系国家弘扬佛法,透过她,我们接触到达摩达塔社群。2017年,我们邀请了Ven. Damcho前来巴塞罗那出席研讨会。自此以后,双方透过各自的YouTube频道探讨女性大师教导的佛法,互相支援。此外,协会的另一位创办人兼禅宗大师Berta Meneses也经常在多个拉丁美洲国家带领闭关静修,我们经她联络到多位在萨尔瓦多、波多黎各和巴西的女性。

我们必须懂得善用这些国家使用同一语言这项重大的优势。我们在本会的网站上刊登各种资料,包括有西班牙文字幕的录像、文章、新闻、佛教女作家的个人履历、我们组织的活动……并且与跟我们联络、操西班牙语的女性分享这一切。若有需要,我们也会支援其他西班牙语系的国家成立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支部。

2018年,我们组织了首次西班牙语系国家的善女人协会研讨会,多位拉丁美洲女性透过视录参加。我们的目标是每两年举行一次这研讨会,并且继续在操西班牙语的女佛教徒之间建立网络。

延伸阅读

女人与慈悲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