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以共愿转化共业

第319期明觉   文:小西| 2014-01-08

一连几期谈了许多有关嗔心的问题,我提到「愤怒也跟习气有关」,但也指出:「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值得我们愤怒的事情,惟罪在自己,而不在他人。」当然,当我们感到自己被无理冒犯或错误对待时,愤怒也很「自然」。但问题是﹕「愤怒」到底是什么?面对坏人坏事,除了愤怒,我们还可以怎样面对?


上次提到台湾昭慧法师在一次访问中谈到社运中愤怒的问题,她指出,在社会抗争中,我们是可以不愤怒的,「因为佛教中的因缘生法,只有一股因缘,抗争另外一股因缘。(只有抗争,没有抗争者)我们的力量就是,用共愿来转换共业,所以共愿的力量是要光明的,共愿的力量如果以嗔治嗔,就不能够达到目的。因为我们的嗔恼心,去激发别人的嗔恼心,令彼此之间在斗争。所以重点是在自我观照之中,发觉盲点,然后去调整。这样的话,社运才会做得长远,质地较纯。」(见〈无我的抗争:甘甘访昭慧法师〉)昭慧法师的意思是,人总是活在一个因缘网络中,但由于「无明」与「我执」,我们老是将自己看得太过重要,当社会上一股因缘跟另外一股因缘互相冲撞时,我们会觉得「自己」被针对,把一个他锁定为「冒犯者」,一个我为「被冒犯者」,看不清共业才是真正的战场。


回到最初的问题﹕那么,「愤怒」到底是什么?那是我们面对外在世界或他人挑战时,自我防卫的情感。但问题是,自我是我们生的基础,同时也是我们生的障碍。正如性广法师在同一个访问中指出的﹕「人最为困难,因为有我存在。有我的好处知道要活下去,饿了要吃,会保护自己。但有我的麻烦在,从此我们两个人就区分开来,你的疼痛跟我没关系,或当我认为你是导致我痛苦的原因、阻碍我成功,我就想要跟你对立,跟你对抗。」


其实,面对社会上的不义,我们可以不愤怒。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别过脸,回避问题的根本。反过来说,正正因为我们不愤怒,我们才有机会认清问题的根本,以慈悲心发愿,期望以共愿转化共业。在无我的世界,在慈悲心的观照下,你的痛苦是我的痛苦。又或者说,在一个因缘网络中,只有我们,没有截然的你我之别。能突破我他之别,才能够有足够的耐性、气力与明智对治共业。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