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以妄语为业

2009-11-13

文﹕小西

上次我在这里提到集体妄语的问题,而在现代社会中,有不少人甚至是以妄语为业的。我曾经引用台湾作家夏传位的着作《塑胶鸦片——双卡风暴刷出台湾负债危机》,指出信用卡公司或发卡银行如何把握人性弱点,通过巧妙的修辞与举措,使一般消费者略去信用卡契约,没有留意到在根本利息以外,还要支付预借现金手续费、循环利息等高昂的举债成本。然而,信用卡只是整个经济生产链的其中一个环节。夏传位反问,为什么信用卡公司能够提供那么多礼品、优惠,甚至免年费?这些赠品与优惠的成品,又将由谁来付账?答案很简单,负责买单自然是那些因为不同原因,没有每月全数缴付卡数的一般刷卡族。故此,信用卡首先便跟不少零售业与服务业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加上那标榜「易借易还」、提供「卡数一笔清」服务的财务公司,所谓「牵一发以动全身」,「以妄语为业」居然成为了现代经济体系不可或缺的部分,人们将如何自处?

或许,不少人会说﹕「都系搵食啫」,一切为势所逼,为了维生而在工作中妄语,大概算不了什么,且情有可原。不错,上述的困境大概也是现代人所难以避免的共业,但我们却不可轻视它对我们所可能产生的身心影响。记得几年前,了一法师曾经在岭南大学哲学系的一个讲座中(http://libmedia.ln.edu.hk/media2/www/lib/03-04-3/liujat040415.htm),提到过类似的「以妄语为业」的情况。话说了一法师出家前,曾经任职广告公司,负责大小商品服务的行销广告的创作。本来,以有效而洽当的方法,让消费者得到所需商品或服务的资讯,并不算是什么十恶不赦的行为。但正如了一法师自己所复述的,现代消费主义社会中的广告,却往往把一般的说成很好,把没有的说成有,为的只是让消费者自动把金钱送到商户的口袋,而商户为此支付不菲的广告费。久而久之,在家时的了一法师渐渐觉得自己老是在骗人,良心自责,结果自己精神上也出了岔子。

不过,有点悟性与反省心的人,情况大概还好,起码他还能够对自己的处境,有所把握,甚至有所了悟。但对于大多数终日为工作疲于奔命、对「以妄语为业」已习以为常的人呢?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