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住好房子

第241期明觉   图、文:神野猫| 2011-04-13
母亲越是走得轻松,我的心便越是过意不去;另一方面却了解她那「助人为快乐之本」的精神,而开不了口婉拒她的好意,只好让她快乐地为我操劳吧!母亲越是走得轻松,我的心便越是过意不去;另一方面却了解她那「助人为快乐之本」的精神,而开不了口婉拒她的好意,只好让她快乐地为我操劳吧!

附图这照片是母亲(参本专栏前言  及另文《母亲与猫》)上次(2008年6月)送我到东宫原站乘车到大宫站的路上时,我随她身后用手机拍的,按下快门时,我禁不住有一点鼻酸。那年她已经六十六岁了,即使行李不太重,但对比起她年轻一大半的我轻松地拖着的行李箱,搁在她肩上的背包未免显得有点过重吧!见她越是走得轻松,我的心便越是过意不去;另一方面却了解她那「助人为快乐之本」的精神,而开不了口婉拒她的好意,只好让她快乐地为我操劳吧!

说起东宫原站,我想到每当我迟了出门,母亲都会叮嘱我说:「从家步行到东宫原站比到JR宫原路程短十分钟,省点脚力之余,又可赶得上时间啊!」我很爱走在从家中前往JR宫原的樱花树夹道上,因为可一面喝着暖暖的罐装咖啡,一面观赏沿路的野花,这样开始新的一天确实不错。若适逢花季,春天会看到樱花,夏天会看到紫阳花;但另一方面,我也很喜欢走在通往东宫原站的民居小径,因为这些地方都印下了每次母亲接送我时留下的足迹,每一次路过都有一股亲切感。事实上,我对东宫原站还带着某种情意结,因为那儿发生过一些为我带来启发的小故事。

在此先说说东宫原站的背景:它是一个小小的架空铁路车站,那儿只有一名职员站岗至晚上十时,之后便不会再有人接更。直到深夜十二时十五分尾班车到站前,只有自动售票机在运作。可是机器没有手脚,也不会验票,若有人一心要坐「霸王车」,谁来抓他呢?记得第一次跟母亲到东宫原站,那时当值的职员刚巧走开了。我拿着刚买的票站在闸口前,带点困惑的眼神望着母亲,问道:「怎么办呢?职员不在,没有人验票啊!」母亲一脸从容的说:「直接入闸便行了,一向都是这样的。」我听她的入了闸,却又带点质疑,往闸口外望去,看到大家都很自律地买票入闸,而刚下车的乘客也合作地把票投进临时回收箱中,好让职员回来后查收。这情景令我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也突然联想到《三国演义》里,刘备临终前告诫其子刘禅的一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说的只不过是二百至四百多円的车资,但若以车资来作衡量善恶的单位,会引伸到另一个问题:「是否要有相当数目才值得贪」,我先不在此谈论「贪」的问题,毕竟大家早已明白「贪」本就是不该的。

我想说的是,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我们能否面对诱惑而不为所动。这不是单单指行为上,而是涉及到身、语、意各层面。须知一切恶行都源于妄念。在人前克制自己的行为比起自我克制内心的妄念容易得多,皆因我们习惯地认为只有自己才看得到自己的心,那即使存在一点阴暗面也没甚么大碍,但容我大胆说:「这只是短视的想法。」

试想想,我们的心若是一所房子,在周遭环境影响下,难免会有损毁及老化,若我们能及早维修,再在未来好好保养它,不单自己住得舒服,走出房子时也能带着精神爽利的气息。但若我们只顾躱懒,房子除了有可能变成日久失修的发霉危楼,我们也会因终日与颓垣为伴,久而习惯成自然,即使走出房子,却撇不开早已同化的满身霉气。然而,无论房子变得多烂,只要住在里面的人有缘地在外面接触到住在好房子的人,因在他们身上感受到那种从内而外散发出的良好的气息而感动,有了相信自己也能变成这样的愿望,回家后从新修葺房子,终有一天也能拥有从内而外散发出的良好气息。

我本身也是住在破房子的人,幸而生命中能遇上不少住在好房子的人,如我的母亲、佛学老师及东宫原站的所有乘客便是例子。是他们的善意启发我生了要住好房子的愿望,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愿意警醒自己别忘把心中的小恶除去,并培养小小的善良种子。

最后再说一遍:「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别看轻小善与小恶的力量,一同来除恶扬善吧!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