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何修女讲话集(一):聆听

第325期明觉   何桂萍修女讲话 心田笔录| 2014-04-02

英文谚语有云:「学生预备好了,老师就会出现。」大概我预备好了,上天就让我遇到这位非常特别的老师──何桂萍修女。


我非常感激何修女,在这过去两年跟她学习沙维雅家庭治疗(Satir’s Family Therapy)、海灵格的家庭系统排列(Hellinger’s Family Constellation),又接受了她六次辅导,转化了很多不再需要的观点,使我放下了自我,变得更轻松更自在,站立得更稳。


更妙的是,何修女略带轻蔑的眼神、嘟起嘴唇做鬼脸,谈笑嘲讽间,便已经辅导了人。我问她这等急才、智慧是怎样修来的呢?她说:「是二十多年经验的累积。」我又问怎么不出书留下智慧给后人?她说:「我没有执笔的恩赐,写不来。」哎唷!老师,那就由你说,我来笔录吧!


就这样,我们开展这个写作计划。能听到老师的心得,又可以好好整理出来跟大家分享,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我真是有福气!


为求文气连贯,下文的「我」是指何桂萍修女。



(一)聆听


我最想讲的是聆听。聆听最重要的是,放下自己固有的想法,用心感受眼前正在说话的人。


「我想死呀!我觉得这个世界认真混乱。」


「别要求那么高啦!世界是这么的了。」


像这样,本身有「要求不要高,世界就是这样的」的观点,会错过很多。太在自己的想法之中,就难以用心感受对方的弦外之音,听不到他真正想表达的,也挖掘不到对方值得欣赏的地方。


有些资深辅导员,其实是不听别人讲的。


学习聆听,首先得碰不少钉子。例如我发永愿时,想要某样礼物。我一向不喜红色,有修女却认为这是大喜庆事,决意送我红色睡衣。因为神贫的缘故,我不能丢弃,只好对着它干瞪眼。


自己怎样想跟别人怎样想,往往大有不同。


当护士时,老师教我要细心顾念别人的需要。那年代医院没有暖气,床上用尿盘又是用钢做的,一触及皮肤,冰冷刺痛。老师就教我先用热水冲一遍,才让病人使用;待对方小便完、整理好了,再就着尿盘为他倒水好洗洗手,这样他就会很舒服,会非常感激你。这是聆听到对方真正的需要。


当时的护士皆不喜有病人在自己病房中过身。「某某某,死咗未?千祈唔好死喺我房呀!」如果病人听到,如果家属在场,会这样说话吗?总该说:「某某情况怎样?」


如何在别人的角度感受,然后从他的角度做些事?


要先在别人的角度聆听。


假设你去医院探望一位朋友,他说:「怎么医生还没来呢?」你怎么解读他这句话?


一位妇产科护士,因为「作小产」入院了。早上才刚抽血化验,下午一见医生,立即追问:「医生,我的情况怎么了?」医生笑道:「你自己都是做这行的,一定知道早上才抽的血,没那么快有报告。你自己干着急。」这护士自己也掌不住,笑了。平时自己常说那些病人太心急了,常常追问。这回轮到自己做病人了,才体会到原来是这么心焦的,尤其担心胎儿是否保得住。


对了,追问「医生怎么还没来?」的这句话背后,是焦急的心情,很想及早掌握自己的病情。透过观察病人说话时的神态、肢体语言、语气,可以获得更多资讯,较易理解说话背后的心情甚至顾累。说话只占表达内容的10%,对方真正想表达的,90%在身体语言上。


很多子女不喜与妈妈交谈,因为妈妈总在忙碌,眼睛都不看子女,忙不迭做家务,「嗯、嗯」的回应了就算。子女觉得很「无瘾」,无奈妈妈的敷衍。


年轻人被问及一些情况时,往往说「OK」。究竟这个「OK」背后是甚么意思?「OK」,有时是精神奕奕的语气,拖得长长的一声:「咦!这个OK喎!」这是赞好的意思。但更多时候,是搪塞一个交待给你,怕你追问、纠缠。这时要仔细阅读对方的表情了。


如果他已厌烦,你还追问下去的话,那便要触礁了。


希望大家越来越能放下自己,用心聆听。因为用心聆听,便即是爱了。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