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教建构伦理学的步骤 (二)

文:赵敬邦    图:Pixabay| 2018-08-31

上文,若我们对「空」义的理解仅是停留在一切事物的存在均为外缘影响,故一切事物并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这一层次,则「空」最多只是建构伦理学的必要条件。换言之,没有「空」,则伦理学难以建立;但只有这一意义的「空」,则亦难有一固定价值取向的佛教伦理学。是以,我们若要建构一套属于佛教的伦理学,吾人对「空」乃有更作了解的必要。

循《杂阿含经》,事物之所以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是因为所有事物均依缘而有,其即「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的确,一切事物的出现有赖各种条件,故没有任何事物的存在是独立的。因此,佛教认为我们不应对任何事物有所执取,这也许是何以佛教容易予人一消极印象的原因。惟上述引文除了说明一切事物的存在均有赖各种条件外,亦有着另一重意思:一事物之所以出现,必有其因。此所以印顺法师在《佛法概论》一书中认为,缘起法「主要在发见因果间的必然性」也。譬如一房间内放有椅子必有其原因,不会纯是偶然的结果。我们若把这一原理应用在伦理的思考上,则知一好事或坏事之出现,亦必有其原由。「空」的这一必然义,乃衍生佛教中极为重要的理论——业论。

所谓「业」(karma),是指有伦理价值的行为,好的行为会产生善业,坏的行为则产生恶业。但为何我们会做坏事?佛教「十二因缘」的理论有以下解释。《长阿含经》有言:「生是老死缘;生从有起,有是生缘;有从取起,取是有缘;取从爱起,爱是取缘;爱从受起,受是爱缘;受从触起,触是受缘;触从六入起,六入是触缘;六入从名色起,名色是六入缘;名色从识起,识是名色缘;识从行起,行是识缘;行从痴起,痴是行缘。」引文中的「行」,即是「业」;「痴」则为「无明」。盖吾人所以会死,因为有生;而我们今期生命是何形态,取决于前生所作的业;业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我们不明缘起法,亦即无明。无明不除,则吾人今期的生命对于各种事物还是有所执取,从而继作种种恶业。所作的业,又决定来生的形态,如是者流转不息。故《三世因果经》(编按:此「经」一般被视为世间善书)有言:「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世果今生作者是。」不少文章或书籍均已对佛教的业论有详尽说明,本文乃不拟重复,而是把讨论焦点放在业论的历史意义和潜在的理论困难两点上。

事实上,「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当是不少人基本的道德诉求,惟要保证这一诉求得以落实,在经验和理论上均是困难重重。在经验而言,法律是保证这一诉求得以落实的一个方法,但环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有冤狱的情况出现;对人作言语或行动上的褒贬是法律以外的另一方法,可是一人是否得到别人的称赞或惩罚,往往有道德以外的考虑。简言之,在经验世界中,一个人非必然会有与其道德水平相应的果报。为了深入探讨「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 德福一致」的问题,不少哲学家遂提出自己的论述。如儒家的孟子提出「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孟子.尽心上》)的观点,认为一个人只要能尽一己的责任,则已是完成上天赋予我们的最大使命。在这一意义下,世间的福报仅属次要;西哲康德(Immanuel Kant)则提出「上帝」这一设准,好使在理论上能有一神灵以作赏善罚恶的工作。惟孟子的想法于一般人而言难免陈义过高,康德的建议则未必经得起现今科学理性的考验。换言之,不少讨论「 德福一致」的哲学理论均要面对不同程度的困难。佛教的业论,在理论上保证「 德福一致」这一道德原则,亦透过一切果得待缘而有的观点,说明何以在经验上「 德福一致」未必能够即时实现。正是佛教的业论有着如此重要的特色,近人谢无量在其《佛学大纲》中论及佛教的伦理观时,即围绕因果和报应两点以立说,并以之为佛教最重要的伦理判断。至此,佛教的「空」义能引申一固定取向的价值判断,可谓明矣。

但是,以上的一套因果论,是否即能反映佛教伦理学的全部性格?事实上,我们若以批判的眼光看之,上述的因果论实有其潜在问题。首先,在效果上,吾人言今世所作的业会影响下期生命的形态,因此我们要谨言慎行。这一观点无疑有助警惕我们的言行,对于吾人修身养性具有积极意义;但我们今世所遭逢的不幸,又是否由于上一世所作的业所造成?循理而言,我们或可这样说;惟循情而言,这一说法却容易使我们对身逢不幸的人缺乏基本的同情。诚如唐君毅先生于《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所言:「吾人对善人之受苦、无罪者之受苦,将无同情共感之心;对不善人之得乐、享福将视为当然。此皆见此善恶因果之说,兼可摧毁道德者也。」因此,早前《佛门网》即有文章(按:有关残疾,因果与业的一些思辨 )论及佛教的因果论在表达上当格外小心,以免使一本来甚具道德意义的理论沦为冷酷无情的说法也。其次,在动机上,因果论主张吾人得作好事才有好报。这一观点虽然真切,但其本质却实为一种效果论(consequentialism)。换言之,我们做好事的理由可以仅是由于其会为我们带来好的结果。吾人要问,假设做好事不会带来好的结果,我们是否还愿意做好事?此所以佛教在因果论以外,还得发展有德性伦理学色彩的理论,而此则为来文要讨论者。(待续)

作者 - 赵敬邦
志莲夜书院及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兼任讲师。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