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教徒对梵呗的几点概念--访问法鼓山香港道场谈佛教音乐教授有感

文:陈耀红    图:法鼓山| 2018-07-24

说起音乐,一般都会想起旋律、节奏、曲式结构,或是腔调、板眼、曲牌,以至风格等;又或者,会想到它好不好听、爽不爽、过不过瘾,或者刺不刺激,以及它的功能:娱乐、怡情养性、文化的显现等。

那么,佛教音乐对佛教徒而言,究竟应该是甚么?

简单而笼统地回答:佛教音乐对佛教徒而言,并不是一般的音乐。我试从法鼓山香港道场如何教授梵呗来探索这个问题。

在谈到佛教音乐时,一般都会想到梵呗。其实,有人视梵呗为佛教音乐的其中一种,亦有人认为梵呗与音乐是两种不同的活动,含有不同的意义。

好,我们就集中来讨论梵呗。至于广义的佛教音乐,将来有机会时才说。

法鼓山香港道场的演戒法师说,「呗」是梵语音译,指歌咏赞偈;「梵」在此是清净、 离欲之意;「梵呗」可解释为「清净的讽诵」。

他说,梵呗的教授分为三部分:唱诵、法器的运用,和行仪的动作应如何;然而,这当中不可或缺的,是对梵呗的正确观念和唱诵时应有的威仪。

这就跟一般音乐很不同。一般的音乐教学,老师不会教行仪,不会要求学生演奏或演唱时要有威仪(《中庸》说:「礼仪三百,威仪三千」,执行礼仪的对像是别人,显现出的威仪是自律的结果。)

你会反驳:音乐家的姿势也很重要呀!

其他的音乐家注意姿势,目的通常有两个:一是有助发音,二是吸引观众。但佛教教育中,行仪及梵呗都是为了修心,又或是对三宝及他人的礼敬。佛教讲求身口意三门清净,行仪是身,是行动;梵呗则主要是口,是声与语(若连同法器,则耳根耳识也参与进去了,而敲打时还有时间的准绳与力的轻重等)。行仪时讲求身心合一,唱诵梵呗时讲求心口合一,又或心口耳手合一。 行仪既是身仪,也是心仪,唱诵梵呗与使用法器的同时,要求注重行仪,可以提升人的品质。所以,佛教音乐讲行仪,与一般世俗音乐对演唱演奏时姿势的要求,是大不相同的。

于是,你会再反驳:音乐家的品格也是重要的呀!中国文化讲乐教,礼与乐并举。

对。 在这点上,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是相应的。但音乐家的品格是否应与其音乐成就挂钩,这在世俗观念上是有分歧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音乐好不好,与创作它的作曲家或表演者的品格无关。而且,在现代的音乐教育裏,老师通常会注重学生的乐感、技巧、音乐知识和音乐分析能力般,但很少会同样地重视学生的品格,甚至根本就不注意学生的品格。因此,我们今天对音乐的要求,与佛教法义对梵呗的要求,实在是大不同。

佛教徒在唱诵梵呗及使用法器时,重点不在好不好听,重点也不在音乐。演戒法师在访问中,说到梵呗形成的原因时指出,其主要是为了方便经文的背诵,于是渐渐形成具有特定旋律节奏的音声组织。

因此,梵呗的出现跟我们今天的音乐创作是两回事。而且,唱诵梵呗(包括敲打法器和行仪)方面,我们注重的是原则。演戒法师指出有,这原则有三点:(一)要摄心;(二)要跟别人和合(即和谐和配合);(三)要按内容,拜佛时生起对佛跟法的恭敬心、拜忏时要生起惭愧心,以及在诵戒时,提醒自己在言行举止上甚么是应该做,甚么不应该做。

访问中,法师送了一本书给我。 那是赖信川写的《一路念佛到中土--梵呗史谈》,裏面有提到佛教戒律中有「不往观歌舞倡伎」;并在〈世俗音乐于道有碍〉一节中,引用了《五分律》裏的一个故事:有僧人往观歌舞伎乐,竟萌生还俗念头;此外,在《五分律》亦有记载在家居士反对比丘想用歌舞供塔的事:「白衣歌舞,沙门释子亦复如是,与我何异?」

那为何佛教还会利用音乐供佛、弘法、修行?

赖信川认为,佛教并不一味地非乐,佛教同时也顺应众生而容许用音乐来歌咏法言。佛教非乐,是因为凡夫贪欲太重而智慧不足,以致会被自己所喜欢的音乐缠缚,且会令他人亦生贪着心,对修行产生不良影响(邱燮友的《唐代民间歌谣》加上:因声色场所是非多,易坏威仪,佛徒应避讥谤);但佛教同时亦允许音乐在合乎佛法的情况下被佛教徒所应用,这种音乐应用,在佛道上,可统摄为方便法门。书中引《大树紧那罗王请问经》和《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等来说明方便法这点。

演戒法师亦说,虽然比丘不应歌舞伎乐,也不应往观歌舞伎乐;然而,佛陀数说「以音声作佛事」,还劝人「以欢喜心歌呗佛法」,并宣扬「呗」有五种利益,可见「梵呗」与「音乐」是两种不同的活动,含藏不同的意义。

呗的五种利益,见于《十诵律》的记述:佛陀在听呗唱第一的跋提比丘作声呗后,赞许 「听汝作声呗。 呗有五利益:身体不疲,不忘所忆,心不疲劳,声音不坏,语言易解。 复有五利:身不疲极,不忘所忆,心不懈惓,声音不坏,诸天闻呗声心则欢喜。」

演戒法师又引唐朝义净法师所着《南海寄归内法传》,指出梵呗有六种功德益处:(一)能知佛德深远,(二)能令舌根清净,(三)能得胸藏开通,(四)能处众没有惶惑,(五)能长命少病,及(六)能得龙天护法护持。

他又引圣严法师的开示,指出梵呗的功用:「透过梵呗可安心、静心、净心⋯⋯」

他继续引用圣严法师开示,指出梵呗同时也是修定及安心的方法;特别是年轻人,有用不完的气力体力,又或积了闷气,借梵呗便一方面有助调和身心,另一方面也可赞叹三宝功德。

但不是所有带有佛教内容的音乐都能称为梵呗。正如演戒法师前面所说,梵呗是「清净的讽诵」。梵是清净之意。要是以清净的梵声呗唱的,才是梵呗。那么,怎样才是梵声?法师引《长阿含经.闍尼沙经》说:五种清净乃名梵声;一者、其音正直;二者、其音和雅;三者、其音清彻;四者、其音深满;五者、周遍远闻。

由此可见,在佛教徒而言,梵呗有助修行,是修行的一种法门。我在学习「音乐学」(musicology)时,就有些人主张称梵呗为佛教音声,而不称之音乐,因为这样比较不易与世俗音乐混为一谈。

「音乐学」是一种学术研究,参与佛教音乐研究的人不一定是佛教徒。因此,不少有关佛教音乐的音乐学论述,都是从音乐的角度进行。这无疑令佛教音声走出了寺庙,从而令更多人注意和认识到佛教音声,以及不同地域的佛教音声与当地整体文化的关系及相互间的影响。我作为一个佛教徒,同时又稍稍涉猎过音乐学研究,因此,就让我来作为其中一座小桥,稍微沟通一下这两个界别吧。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