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法不离世间:读《太虚》传

2012-08-08

若问印顺法师、星云法师、圣严法师与证严法师四位大德有何相通之处,除了他/她们都是近当代「人间佛教」的代表人物之外,便是他/她们在师承上都直接或间接源出近代佛教改革者太虚大师。美国学者白德满(Don A. Pittman)所着的《太虚:人生佛教的追寻与实现》,便为我们娓娓道来了太虚大师这位着名「政治和尚」壮阔波澜的一生。该书英文原题Toward a Modern Chinese Buddhism-Taixu’s Reforms,可见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改革,正是对于近百年冲着近代中国而来的「现代化」的宗教回应。现代化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巨变」,影响无远弗届,而作为对于现代性的回应, 人间佛教在当代社会(尤其是台湾)就更是遍地开花。故此,我们实在值得花点时间,重温当年太虚大师思考过的时代困局、走过的改革步伐,鉴古知今,为佛教与当代社会的未来探路。

另外,虽然白德满是着名的佛教研究学者,但《太虚 》一书写来却深入浅出,或许是因为太虚大师本身的生平已够传奇,加上生逢乱世,所以传记读来也不枯燥,甚至趣味盎然。

乱世归皈佛教

太虚(学名吕沛林)在1890年出生于浙江省北部海宁县长安镇。他的父亲是一位水泥工,太虚一岁时,父亲就过世了。两年后,母亲改嫁,于是太虚就改由外祖母抚养。外祖母擅长诗文,也多次带着太虚到附近的寺庙参访,认识佛法。

太虚八岁那年,随外祖母前往中国东部与中部山中较着名的佛寺朝山进香,因此让太虚对安徽小九华山寺,以及江苏省镇江附近的金山寺寺僧的礼佛仪式,迷恋不已。从此,他不单对佛教感兴趣,也对寺僧生活和日课唱诵深感兴趣。

1901年,太虚(实龄十二岁)进入长安镇的一家百货店里当学徒,但由于母亲突然过世,加上身体状况变差 (疟疾),学徒生涯一度中断。之后,太虚的身体时好时坏,因此,在求学与学习从商两方面,他都面临重大的困难。根据印顺法师之说,1903年,太虚第一次表现出「憧憬于佛门之自在」。

一年之后(即1904年春),清政府财窘,再度实施没收庙产以兴学的行动,而太虚此时正积极考虑出家。十四岁那年,由于受外祖母虔诚信佛的影响,加上痛失双亲与身体健康状况变坏,太虚决定落发,弃俗出家。根据原本的计划,太虚打算搭船到上海,然后再转往普陀山出家。但忙中有错,太虚上错了往苏州的轮船,发现后便在途中的平望下船。当他步行至附近的小九华山寺时,忽然忆起八岁时曾短暂参访过这间寺庙。小九华山寺监院士达法师同意太虚出家,但由于小九华山寺是一间十方丛林,不能为人剃度与训练新进僧人,士达法师便安排了太虚在苏州的一间小祖孙庙剃度,并得法号「唯心」。

数月之后,士达法师带着太虚会见师祖奘年老和尚。老和尚为他立表字为「太虚」,提醒他要「处于无上的空境之中」,这也是「太虚大师」一名之由来。到了1904年,奘年老和尚陪同太虚到宁波天童寺正式受戒。当时的戒师是寄禅法师,人称「八指头陀」。随后,寄禅法师推荐太虚去跟永丰寺住持歧昌和尚学佛,研读佛教史与佛经,并修习禅宗的「参话头」,略有小成。

1907年秋,受八指头陀弟子道阶法师讲经的启发,以及好友圆瑛法师的建议,太虚前往汶溪西方寺阅大藏经,并于翌年碰上革新派僧人华山法师。华山法师告诉太虚,中国的政治社会局势正面临空前变化,并主张中国僧团必须现代化、振兴僧伽教育。为此,华山法师介绍了太虚阅读一些颇具争议的书刊,例如康有为的《大同书》、梁启超的《新民说》、严复的《天演论》等。读过这些书后,太虚深受影响,并认同华山法师的现代化立场,主张配合新国家的诞生,必须改革佛教。之后,太虚更认识了同是八指头陀弟子,也是「同盟会」早期会员的栖云法师。受栖云法师影响,太虚开始阅读梁启超的《新民丛报》、章太炎的《民报》等所刊登的政治性文章,并深受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所影响。 此后,太虚除了一直关心社会及政治,一生致力于佛教改革与振兴僧伽教育。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然而,太虚大师为什么会在晚清提出佛教改革?其具体内容为何?要知道,晚清乱世,面对佛教衰落、国家内忧外患,西方帝国的炮口逼在眉睫,跟传统的「山林佛教」不同,太虚指出佛教并非一味的「只谈现世生活以外的事,不谈现世生活」。他指出,不少人(例如本为佛教居士的近代新儒学大师梁漱溟)误以为佛教乃出世的逃避主义以及只顾自利, 殊不知释迦牟尼佛的出生、成道、说法、入灭(涅槃),皆在人间。所以,佛教注重入世而非出世;重视利他而非自利;更注重度生而非度亡。

太虚在阐明「人生佛教」一语的意义时,曾经指出人们必须认识佛学的两大基本原则:一是「契真理」,一是「协时机」,因为「非契真理则失佛学之体,非协时机则失佛学之用」。事实上,太虚一直希望他的追随者(包括僧侣与居士)多了解时事与政治问题,并积极投入社会服务,以利他的菩萨乘精神介入社会。虽然1920年代中期以后,太虚选择了中间偏右的政治立场,但他在自传中承认,自己在年轻时基本上赞同无政府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主张,认为社会主义与佛教同样主张人类平等与社会福利。

《六祖坛经》曾谓:「佛法在世间, 不离世间觉」,而对于太虚大师以及他「人间佛教」一脉的继承者来说,这个「世间」却并非抽象的、远离当代社会政治经济情景的「世间」。当代佛教因「人间佛教」而兴旺,所以别忘了太虚大师的本怀,也就是佛陀的本怀。

推荐阅读:

白德满着(Don A. Pittman)、郑清荣译:《太虚:人生佛教的追寻与实现》,台北:法鼓文化,2008 年。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