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佛语不能臆测,但也不能依字直解(上)

文:侯松蔚 | 2014-05-28

笔者曾于本专栏提及佛法不能自行臆测、不应未有充足理据便随意发挥[1],但另一方面,并非每句佛经都能单靠字面直解,而须加以推理延伸。


佛陀的密意

无着菩萨《摄大乘论本》云:「复有四种意趣、四种秘密,一切佛言应随决了。」即有八种情况,要随着佛陀说法时的不同情况,相应地推敲出与表面意思不同的理解。其中,四种意趣包括:

一、平等意趣──两事物在某方面相同,词句上却说得像两者完全相同。例如为去除以为诸佛各有优劣的偏见,释迦佛遂对弟子说自己即是过去的胜观佛。现象界中释迦佛并不等同胜观佛,这是从二佛所证法身平等角度出发的。

二、别时意趣──因和果之间有一定的时间差距,或者需要配合其他因缘才能产生某一种果,但佛为加强弟子信心、策励弟子精进,不作详细说明,而说得好像造作某一个因,旋即产生某一个果。《摄大乘论本》举例:「若诵多宝如来名者,便于无上正等菩提已得决定;又如说言,由唯发愿,便得往生极乐世界。」

三、别义意趣──佛似乎在说某一个层次的事情,其实是另一个层次。世亲菩萨《摄大乘论释》举例:佛为去除弟子对佛法的轻慢,而说须于过往承事恒河沙数诸佛才能「理解」大乘法。实际上,光是「理解」并没有那么困难,这里指的是真实体证。

四、补特伽罗意乐意趣(众生乐欲意趣)──于弟子不同阶段时,前后宣说看似矛盾的教法。《摄大乘论释》举例:佛对贪执重者说布施乃最胜修持,待其布施圆满后,遂说布施非最胜,持戒更殊胜。其实没有一种法门是最殊胜的,不同根器、不同程度的行者各有最适合的法门。佛陀于许多经典都说某经最上、没有比某经更高的法门,怎么每个法门都是第一呢?正是因为佛陀是应机说法的,对某一次听法的弟子而言,此一法门最殊胜;对于另一批弟子,则另一法门最殊胜。

以上四种理解十分重要,明白佛语有不同层次,即不会以为随便念诵少许便能获得大成就,也不会偏执某一法最殊胜、毁谤其他法不殊胜。


别时意趣

无畏洲尊者(Jigme Lingpa)《功德藏》云:「别时意趣无劳成佛教。」意谓声称无须广作闻思修即能成佛的方便,都是别时意趣。这类教法在密宗很多,例如唐‧不空译《金刚顶超胜三界经说文殊五字真言胜相》载文殊菩萨真言arapacana「才诵一遍,即入如来一切法平等……若诵五遍,速成无上菩提。」

又如唐‧不空译《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此咒于藏文教传经典中名称相近,岩传经典则称「根除轮回」陀罗尼)谓「才闻此陀罗尼者,当于无上菩提得不退转,一切佛法当得现前,证得一切三摩地……」

显宗也有类似说法,如《妙法莲华经》:「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2]

当然,光是听到真言,不可能马上达至不退转位或证得禅定;只念几句咒语和佛号,也无法立即成道。经文指的是真言佛号有此潜力,现实中善根辗转增长成熟后,才有可能引生证悟。因和果之间有时间距离,需要配合其他因缘才能生果,佛陀为强调真言佛号的功德才作如是言。


即身成佛

不少汉人对密宗所谓的「即身成佛」(一生成佛)趋之若鶩,却误会单靠观想持咒即能轻易成佛,并因此轻蔑其他层次的佛法,也换来汉传、南传佛教对密宗、对「即身成佛」的诽谤。

事实上,藏传佛教对密法行者有严格要求,必须先圆满显宗的修学,具备出离心、菩提心、空性正见、止观等持后,才可发挥密法真正功效;密法方面也要学习密宗理论,依次修习五加行、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等数十万遍,障尽德圆、因缘具足,方有机会明心见性。这个修学过程在一生内未必能完成,但今生的闻思修习气能延续到未来生,形成未来生较高的根器,便可能在那一生中「即身成佛」[3]

那么,「即身成佛」是夸张失实的吗?非也,单靠持咒而成佛之说,是汉人自己的曲解,正统藏传佛教并无这样主张。君不见藏传上师、僧众均须进入佛学院苦读多年,再到密法学院长期修习。若念念咒就能成道,为何大德们要浪费时间呢?连大德也要实学实修,普通凡夫何以妄言不需经教、毋庸多修?

有人可能反驳: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1052─1135)没有学习经教,而且一生内成就,为何你否定「即身成佛」?

笔者并非否定「即身成佛」,只是正统藏传佛教所说的「即身成佛」,要在行者具足特定条件时才成立──根器高者(即过往生曾广作闻思修者),现生只修密法,甚至光念佛号或打坐、参话头,都有开悟的可能。密勒日巴尊者虽于现生中并未学习经教,但从其道歌可见,他已具足出离心、菩提心、空性正见,显然过往生已圆满闻思(闻思的数量没有标准,生起相关觉受即达标)。萨迦班智达(Sakya Pandita,1182─1251)也指出,尊者过去生是一位格西(Geshe,佛学博士)。

因此,持咒开悟并非不可能,但从现生看是单靠持咒,从三世看仍须具足闻、思、修。根器上乘者只是少数,大部份行者都是普通人,由基础开始、按照次第逐步上进,最为稳妥。正如莲花生大士所言:「见地应由高出发,实修却应从低开始。」密法的功德完全建立于显宗的基础之上,不先修习显宗,根本不可能成就密法,更可能有「走火入魔」之虞。例如古时印度某个修大威德金刚的瑜伽师,死后转生为魔鬼来到藏地,被阿底峡尊者(Atisha,982─1054)施食驱赶回去。

有人会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上根者,持咒即能一生成佛?历史上许多公认的大成就者都很精勤研习经论、修持各种加行数十万遍,从大师们的传记可见(例如宗喀巴大师曾献曼达一百万次,手肘也磨至破损)。难道我们自认比这些大师更上根?许多下根的人往往因为烦恼炽盛、我慢贡高而觉得自己是上根,但只要客观反思,即会发现自己贪求自利、缺乏慈悲、容易发怒、嫉妒他人、搬弄是非等诸多缺点,并非想像中那么高尚……

何况,真正上根的行者,即使修持基础的法门也能得大成就。无须担心自己是「上根」所以不能修持「下等」法门。


无修成佛

此外,密宗的「迁识法」(phowa,音译「颇瓦」,把心识迁移往净土的法门),号称「无修成佛」(莲师语),当属别义意趣。盖迁识法也需要修持娴熟才能成就,并非完全「无修」,只是所修的「量」较少;所得成就也不是「成佛」,而是往生净土,不过生于净土后更容易成佛。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修辞手法。

(待续)

※ 本文作者为香港能仁专上学院客座助理教授、香港教育学院客席讲师,本港多个藏传佛教道场之译者、干事、顾问等。




[2] 显宗、密宗是教法内容的差别,并不等同于汉传、藏传的地区分类。汉传、藏传佛教各自均有显宗、密宗教法。详见拙文〈藏传佛教不仅是密宗〉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