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陀教导我们离苦,可是有些人却偏偏「享受痛苦」?正念如何帮助他们了解到自己的错误?

文:听步 | 2019-12-03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佛陀教导我们离苦,可是有些却偏偏「享受痛苦」;我们以为人人也讨厌痛苦,恨不得让所有痛苦马上散退,这些人却喜爱痛苦,你身边会有这样的朋友吗?当然,他们不会说在口裏很享受,绝对不会,甚至可能转过头来跟你说:「我很想远离痛苦,请你帮帮我!」但结果会如何呢?每当你伸出援手,或者当出离的条件到了,她却摇摇头,千万个理由说:「我还是没准备好。」另一个表现出来的可能性是,她继续寻找一切证据,证明自己的的确确在痛苦中,没人可以改变得来。一边说着很想止息痛苦,另一边却强调自己的苦是无可救药。

开始讨论前,先说说一个例子。我有一位朋友,在很多年前她经历了分手,分手过后每一天也沉浸在痛苦之中,一直也没有放下。这个烦恼让她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找我诉苦。我一直尝试分享好多转化痛苦的方法给她,却从来无效,最后我在她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一个重点,就是痛苦和怨恨是维系着她那段关系的最后注解,假若连恨的角色也不属于她,她将落入更痛苦的位置中。她拒绝停止痛恨,其实是希望透过一种强烈的情绪,好证明彼此的关系仍然独特。这种经历相信每一位曾经分手的人也有过。

原来我们很容易借助痛苦来满足某些心理需要,从这层面看对我们而言还是有很多值得分析的价值,今天为大家分享几个重点:

一.、存在需要

万事万物本质都是无自性,意思是它们不是一成不变,今天可以是A,明天因缘改变了,就成了B。但万事万物都努力寻找在场的证明,仿佛要拿着一张入场卷,大声说:我在场!而痛苦的强烈情绪,正正就是证明「我在场」的入场卷──我们透过恨意、伤感、痛苦、后悔等等情感确立了某种明明早已不再存在,却很想仍然存在的事情,例如一段逝去的关系。

二、被看见的需要

面对他人痛苦,我们会主动关心他,所以这某程度上会带来存在感。当我们无法看到自己,同样地这份虚无感驱使我们渴望被看见、被关顾、被爱。我自己有一段「享受」痛苦的经历是,我心底知道当我表现痛苦时,别人会花上更多时间关顾我,所以我总不自觉地走进痛苦。幸好在禅修的路途中,我看到自己正在不断的产生痛苦来吸引别人,有次我在共修中分享这个深刻的观察,顿时心花怒放。我让这些隐匿的痛苦推手暴露在外,我不怕别人也赤裸裸的看到这愚蠢的一面,结果我在往后的生活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苦。

有些更严重的是不断创造痛苦的经验,明明没有问题没有困难,真的假的也把痛苦创造出来,自己却完全不知道。

这些情况很多是自己看不到,别人多年来却看得清清楚楚,心想:这次你又制造一个甚么样的痛苦来。我们修习正念,一些明显的身心历程固然需要觉察,但这类无意识困扰我们的痛苦才是最要命处。

作者 - 听步
香港梅村Wake Up Core 核心成员,自2011年起修习正念,曾于城大、中大及不同地方组织市区中的正念共修小组。于2017年底成立社区正念组织「一起静」,致力推动青年静心运动,希望让更多的年轻人一起学习觉察与理解之道。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