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你也可成佛吗?

文:麦国豪 | 2018-02-16
(图:Pixabay)(图:Pixabay)

「人人皆可成佛」这一命题,自佛教传入汉地后,一直诤论不休,先在法显和觉贤(Buddhabhadra)于416年译出的《大般泥洹经》中明言:「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在于身中无量烦恼悉除灭已,佛便明显。除一阐提。」[1],即定性一阐提人[2]并不能成佛。后来竺道生主张「阐提也可成佛」而被当时的僧团判为离经之说并擯出僧团,相传他在被逐之后,落脚于苏州的虎丘山,聚石为徒,对石讲《涅槃经》,讲到「一阐提皆具佛性」处,问群石:「我所说的法是否契合佛心呢?」群石都为之点头,后来便有「生公说法,顽石点头」这一句话。虽然昙无谶(Dharmakṣema)在 421年于北方凉州译出四十卷的大本《涅槃经》。但直到 430年,经慧观和谢灵运等把此经编辑成为三十六卷的南本《涅槃经》才流行于南方 。该经曰:「我常宣说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乃至一阐提等亦有佛性。一阐提等无有善法,佛性亦善,以未来有故,一阐提等悉有佛性。何以故?一阐提等定当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3] 至此,一切众生皆可成佛便成为汉传佛教共同承认的命题。虽然在此之后对佛性之讨论仍方兴未艾,如佛性是当有?还是本有?三因佛性是哪三因?但都是在一切众生皆可成佛的基础上而发挥的。

直到初唐,玄奘在印度求得瑜伽行派教法,回国前担心无人相信「无种性人」不能成佛之说,因此想过:「若至本国,必不生信,愿于所将论之内,略去无佛性之语」。 这个想法遭到其师戒贤斥责:「弥离车人,解何物而辄为彼指!」[4] 于是玄奘忠实地将其学说传播于中土,包括五种姓[5]说,一反当时共许的「众生皆有佛性」思潮而倡「五姓各别」、「一分无性」等说。果然,「五种姓」说一经传入就引发了激烈的争论。首先有曾任玄奘译场证义的灵润反对,其后玄奘弟子神泰主「五姓」驳斥灵润;法宝又造《一乘佛性究竟论》批「五姓」说,主「一性」说;慧沼则撰《能显中边慧日论》救「五姓」说。

法相唯识宗坚持不放弃五种姓说,是由于其本身的核心理论种子说不能被动摇的缘故。依瑜伽行派的缘起论,万法的生起当然是众缘和合所成,但众缘中,以因缘最为重要,缺少了因缘,即该法的种子,无论有多充足的增上缘,任何法都不能生起。而成佛的因缘是以成佛的无漏种作为必要条件。也因此,五种性中,只有两类众生具有「成佛的无漏种」而有能力成佛,即「决定佛种姓」及部分「不定种姓」。其余三类,因缺成佛的无漏种子而只能成声闻,或成缘觉,甚至不能得到解脱(无种姓者)。[6] 这带出了两个困局,第一,是哪些人有成佛种子?哪些人没有?为何有这类差别? 其次是若我没有成佛种子,纵然努力,也不能成佛,但我又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成佛种子,那么修行有没有成果便成了一个未知之数。菩萨度化众生也必须先有「神通」而确定该有情拥有解脱之种子才去救度,否则只是「白度」,但这同时又与佛、菩萨之大悲心,度一切众生的本愿相违。

(图:Pixabay)(图:Pixabay)

瑜伽行派建立学说多以两个方面建立其学说,一是逻辑推理,另一是现象世界之观察。逻辑上,一种事物只能是存在,或者是不存在。《瑜伽师地论》卷一:「此一切种子识,若般涅槃法者,一切种子皆悉具足,不般涅槃法者,便阙三种菩提种子。随所生处自体之中,余体种子皆悉随逐」[7],即以三种菩提种子:如来种子、声闻种子、缘觉种子的有、无,便可组合出八种众生[8]

(一)决定佛种姓,只能成佛:有佛种而无二乘种者,

(二)决定声闻种姓,只能成声闻:有声闻种而无余种者,

(三)决定缘觉种姓,只能成缘觉:有缘觉种而无余种者,

(四)不定种姓(可分为四种情况):

(1) 可以或成佛,或成声闻,或成缘觉:有大、小乘一切种者,

(2) 可以或成佛或成声闻:有佛种及声闻种者,

(3) 可以或成佛或成缘觉:有佛种及缘觉种者,

(4) 可以或成声闻或成缘觉:有二乘种而无佛种者,

(五)决定无种姓,不能入解脱道:无大、小乘一切种者。

其中,(一)是只能成佛的,(四1, 2, 3)是有可能成佛的,(二)(三)(四4)及(五)则不能成佛。虽然法相唯识依此而成立有几类众生没有机会成佛,表面上与「众生皆可成佛」相违,但李润生教授认为这只是逻辑上按种子的有无而造成的分类法[9],是一纯粹理性所开演出来的说法,经中没有明言定有众生是声闻、缘觉。就如《解深密经》卷二:「诸声闻乘种性有情,……诸独觉乘种性有情,诸如来乘种性有情,亦由此道、此行迹故,说得无上安隐涅槃。一切声闻、独觉、菩萨,皆共此一妙清净道,皆同此一究竟清净,更无第二。我依此故,密意说言:『唯有一乘』。非于一切有情界中,无有种种有情种性,或钝根性,或中根性,或利根性有情差别。善男子,若一向趣寂声闻种性补特伽罗,……说彼名为一向趣寂声闻。若回向菩提,声闻种性补特伽罗,我亦异门说为菩萨。」[10]

也只是由于有不同的根性而有不同的趣向,修习相关法门而成为声闻,或成缘觉,或成菩萨。就算是声闻人,若能回向菩提,亦可说名为菩萨。即一般所说的「回小向大」。因此,(二)(三)(四4)及(五)也可能只是一个类别而已,而没有其内容。正如空间上有「有限」的概念,同时相对的便有「无限」这个概念,但我们无法找到一个范围是「无限」的,因有范围即是「有限」。「无限」只是一个逻辑上的类别而非实有无限的东西存在。(二)(三)(四4)及(五)也应只是一个「空集」( empty set),而没有一个众生是决定声闻种姓、决定独觉种姓或决定无种姓的。

第二个要解决的问题是一切众生是否皆有成佛的种子?

《摄大乘论》引《阿毗达磨大乘经》曰:「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11] 而《成唯识论》卷二云:「由此应信有诸有情,无始时来有无漏种,不由熏习,法尔成就。后胜进位,熏令增长,无漏法起,以此为因,无漏起时,复熏成种。」[12]  

第八识为一切法所依,一切即法包括一切的染、净诸法[13],由有杂染之有漏法而有诸趣的流转,同样地由有清净的法而有涅槃的证得。而这些清净诸法之因,亦即是无漏种子,它们无始以来就存在(称为「本有」),并「寄存」在第八识当中,由修习诸方便而熏长令起现行,再熏生成新的无漏种子,直至遏伏有漏种子令其不起,最后入解脱道。依阿赖耶识的理论,阿赖耶识摄持一切的名言种子,这样才会现起种种不同的生命形态及世界。既然如此,寄存在阿赖耶识内的清净种子亦应包括一切清净法的种子,而非某一类清净法的种子,一切众生也同样地「拥有」一切的清净种子。可见,上来所说的五种姓,唯有不定种姓内的(四1)有大、小乘一切种者才是有众生的集 ( Set ),而非空集,更进一步说,这种不定种姓是「宇集」(Universal Set),即一切众生皆是这种不定种姓, 其余七类皆为空集,这样才能解释得了现实世界的情况,一切众生皆具三种无漏菩提种子,按其趣向、根性而修行不同的法门,不断的修习而熏长相应的种子,如修六度则熏长成佛种子,修习三十七道品,熏长声闻种子,当其中一类种子熏长至势用足够,便能起清净无漏现行,现起清净的世界及生命,于是有些众生可通过修行而成佛,但有些则趣向声闻,亦有回小向大的各种可能。当然亦有一类众生不喜修行,不乐趣涅槃。如《大乘庄严经论》卷 一:「无般涅槃法者是无性位,此略有二种:一者时边般涅槃法;二者毕竟无涅槃法。时边般涅槃法者有四种人:一者一向行恶行;二者普断诸善法;三者无解脱分善根;四者善根不具足。毕竟无涅槃法者,无因故,彼无般涅槃性,此谓但求生死不乐涅槃人。」[14]

五种姓说,没有把「众生皆有佛性」排斥出去,不否定「人人皆可成佛」,但同时不会如「一乘究竟」的理论,把成佛作为唯一的目标,而是真确地涵摄了「佛乘」、「声闻乘」、「缘觉乘」、「人乘」、「天乘」(按:「人、天乘」可以依「无种姓」类别而成立。)五乘众生,按着不同的根性及努力,让他们选择适合自己的道,尊重一切有情及其他宗教,构成真正的和谐的世界而非「只有佛」的世界,诸佛菩萨亦有度一切众生的可能而不会因所度对象的种姓而舍弃某一众生。

虽然人人皆有成佛的种子,保证了成佛的可能,但并未保证一定可以成佛,仍要视乎众生以何法熏习何种子而起现行,如《摄大乘论本》所言:「云何一切种子异熟果识为杂染因,复为出世能对治彼净心种子?又出世心,昔未曾习,故彼熏习决定应无,既无熏习,从何种生?是故应答:从最清净法界等流,正闻熏习种子所生。」[15] 从无始以来,我们皆未有受清净无漏法所熏,清净无漏法无从生起,正闻熏习成了成就清净无漏法能否生起的关键,若闻得声闻法,便熏长声闻种子,成就声闻果,成不了佛。而闻得何种教法是没有决定性的,如生于斯里兰卡,听得声闻法的机会便会很大; 生于欧洲等西方国家,听闻的以人天乘为主,又怎能入解脱道呢?这样能否成佛便成了个偶然,即遇到一乘佛法才能成佛,遇不到便成不了佛,成佛与否并不是我们能掌握的,成佛便没有了保证?[16] 这个问题,要留待下一篇才讨论。

 


[1] 大正12 ,P. 881 。

[2] 《涅槃经》卷五曰:「一阐提者,断灭一切诸善根本,心不攀缘一切善法。」(大正12,P.633 。)卷十九曰:「一阐提者,不信因果,无有惭愧,不信业报,不见现及未来世,不亲善友,不随诸佛所说教戒。如是之人,名一阐提,诸佛世尊,所不能治。」(大正12,P.477 。)

[3] 大正12,P.769。

[4] 参考释如定(2001):〈慧沼对「一阐提」之见解及所持立场的探讨〉中转载常盘大定所订正之《法华秀句》内容,《中华佛学研究》,第5期。台北:中华佛学研究所。

[5] 种姓,亦作「种性」。「姓」与「性」在这裏是互用的。五种性是「决定佛种姓」、「决定声闻种姓」、「决定独觉种姓」、「不定种姓」及「决定无种姓」。

[6] 参考李润生教授(2008): 〈转识成智困难的辨解〉,《法相集刊》,第六辑。香港:法相学会。页40-41。下文亦有转载。

[7] 大正30,P. 284。

[8] 李润生教授(2008):〈转识成智困难的辨解〉,《法相集刊》,第六辑。香港:法相学会。页40-41。

[9] 李润生教授(2008):〈转识成智困难的辨解〉,《法相集刊》,第六辑。香港:法相学会。页42。

[10] 大正16,P. 695 。

[11] 大正31,P.133。

[12] 大正31,P.8。

[13] 在这裏暂不界定清净无漏法是寄存于阿赖耶识中,而非由阿赖耶识所摄持。

[14] 大正 31,P.595。

[15] 大正31,P.136。

[16] 这看法,依吴汝钧先生在其所着的《佛教的概念与方法》 中 〈唯识宗转识成智理论之研究〉页142-143(台北:商务印书馆)所言:「《成(唯识)论》谓:『其闻熏习非唯有漏,闻正法时亦熏本有无漏种子,令渐增盛,展转乃至生出世心,故亦说此名闻熏习。』……即是正闻熏习可熏发本有的无漏种子,使慢慢增盛而起现行,而无漏的现行又熏发无漏种子,这样展转熏习,便能生无漏出世心。初念出世心的生起,即要靠正闻熏习来熏起……而正闻熏习是要由听闻佛说法中得的,这即要碰着现成的佛在说法才可能。……而现成的佛的出现,是经验上的事,是偶然的;而又要碰到他而听到他说法。则更是经验中的经验,偶然中的偶然。故整个正闻熏习只是经验上的事……只是偶然,而非必然。……出世心的生起既是偶然,则其现起理论上并无必然可能性,亦即无漏种子的现行,在理论上并无必然可能性。由是,唯识家要在理论上确立其作为成佛可能性的无漏种子的必然可能现起的要求,亦是不能达到的。」

作者 - 麦国豪
毕业于罗富国教育学院及志莲夜书院,于香港公开大学获得中国人文学科文学士学位,后于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修毕佛学硕士学位。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