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做个有心的人

第237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1-03-16

随波逐流的跨进了不惑之年,回首来时路,上半生不也像在怒海中飘浮,冲过千层浪的一叶扁舟?侥幸地自惊涛骇浪中脱险,如今悠缓地驶进港湾,心存感恩地过着平凡安然的生活;但处于天灾人祸频仍的年代,也不时被一幕幕饥荒窘境的画面,扰乱了心湖里的谧静。灾​​民的哀号,更是隐隐约约地在耳际萦绕。

一日,翻阅着香港“无国界医生”的网页(www.msf.org.hk),看到志愿人员可以不分肤色和宗教,在世界各地的穷乡僻壤扶危济困,给予基本的医疗护理,我不禁肃然起敬。那些贫苦的乡村根本没有基本的医疗设备,但义工们凭着一股热忱,伸出援手,抚慰贫弱的族群和疗愈他们的伤。原来,我们这双用来祷告祈求的手,若加以善用,可以做那么多触动人心的美事。

这一个网页上不乏招募志愿人员的呼吁,我脑子里闪过一丝冲动,却又担心会被派到社会动荡不安,兵荒马乱的地区服务,而且一考虑到那三五个月的服务时间,我就开始计算着我关闭诊所后的亏损,心里也就打了退堂鼓。偏在此时,我注意到一位少女的留言:“原来我们的世界不是缺乏钱,而是有心的医生。”这一句话,乍看似无的放矢,但几番深思,却发现它含意深远。发生惊天动地的灾难时,可以看到世界各地援助的物资,源源不竭地送到灾区,但有多少医护人员会挺身而出,扶一把受伤的灾民呢?我感到心虚而愣住了。

油脂粉脸的偶像,过着浮华糜烂的生活,为青少年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不谈也罢。但世人又给这些有待雕塑的少年树立了何等模范?我们上了岸后,回望波涛汹涌的大海,可曾抛个救生圈,让还在浪潮中载浮载沉的人,有一个生存的希望?

我脑子里反反覆覆地浮现一些哀鸿遍野,令人心酸的片段,如断壁残垣下作最后挣扎的生命,在帐篷里气若游丝的病人,任由苍蝇沾满脸,溃疡爬满蛆虫的情景。幸存的灾民,虽然无病无痛,但还是被厄运牢牢地捆绑在凄风苦雨之中。那些在飕飕冷冽的风中瑟缩,张着哆嗦的嘴唇乞求一线生机的画面,是烙印我心,文字无法诠释的哀恸。

既然无法在浪涛里雕绘你奋斗的历程,何不在沙滩上当个可留下足迹的救生员呢?我是这般教训着内心里那个自私的我。佛陀可以舍弃豪华的生活,而在菩提树下悟道;那么,灾区也何尝不是我们悟道的所在地呢?故此,这下半辈子,我该醒一醒,多参与医疗赈灾的活动了。随喜参与,或许帮助不了一千几百个,但能搀扶两三人,给予最基本的关怀和慰问,也就夙愿得偿。

届时,我就可问心无愧地回应该少女,也感谢她那一声感叹,唤醒了我的良知良能,丰富了我生命的内蕴。这也好让我在引导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留下一些值得让他们依循的脚印。那将是我留给孩子们,最珍贵的遗产。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