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内不放出,外不放入--独行道与众行道(二)

文:明海法师    图:网上图片| 2021-04-25

(续上期)

独行道,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人,是一个人面对自己。我们要学禅,就要从独行开始。独行,对诸位来说,可能是难以做到的。但不是一个人就不能独行了吗?即使身边有很多人,也有人跟我说,「我很孤独。」看来心是孤独还是不孤独,跟你身边有很多人或者没有人,并没有直接的联系。

在禅的修为中,这个独行道的「独行」指的是甚么呢?明影法师把达摩「二入四行」论,刻在竹林禅院的墙壁上,达摩祖师的教法「二入四行」就是对禅修入门独行的简单介绍。其中「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这是达摩祖师的四句诀。

「外息诸缘」讲的甚么?我们的六根——六根就是我们接触外面信息的通道,眼耳鼻舌身意——每天面对着外界的很多信息,「外息诸缘」,你可以理解为,让外面的信息尽可能地简单。「内心无喘」,这裏的喘,很形象,我们说一个人有哮喘、气喘,想像一下这个「喘」的样子,再想像一下我们的心在喘,这是指一个人内心有波动有起伏。我们内心甚么时候会有波动有起伏呢?有情绪的时候,或者是有强烈的思想、意境,这个时候就会有起伏。

「心如墙壁」,这话也非常形象,非常直观。墙壁给我们的感觉,首先是陡峭、坚硬,你把任何东西放在墙上都是放不住的,它都会掉下来。心不粘着,来了就来,去了就去,就像竹篮打水,它过去就过去了,不住。「心如墙壁」,意味着说,你的心,外面的东西进不去,这就是心如墙壁的意思。

这三句话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为甚么呢? 「外息诸缘」,现在我们外面的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外面的信息也越来越复杂。当今的时代,传播信息的技术手段也越来越发达,越来越方便。这就令我们的心每天都要受到很多外面信息的侵入或者干扰。在这个外面信息的侵入下,想要做到内心无喘,思想情绪没有波动,是很难的。禅门的祖师,都是用中国化的语言在描述禅的修行。这一点和教派用哲学理论语言讲修行有一点不一样。 「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都是很生活化很形象化的。

还有一个表述叫「内不放出,外不放入」。 「外不放入」讲的是外面的信息,就像我们生活中经常讲的——不要放在心上。 「内不放出」,我们的内心总是不断地翻腾出很多过往存储的信息,令我们的情绪有所波动,但我们也不要把内在存储的往外去投射。 「内不放出,外不放入」,就是内心不往外投射,外面不往内侵入。

依今天我们诸位所受的教育,还有我们人生的体验来看,我们会觉得外面没有信息侵入进来,心裏面也没有波动,但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真到这样的境界了,我们的心又在哪裏呢?找心在哪裏?会觉得这是一条死路,一条绝路。祖师们就有很多语言,有很多善巧方便来描述「内不放出,外不放入」,或者说「外息诸缘,内心无喘」这样的境界。

还有一种描述是这样说:一个人在十字街头,不背一个人,不向一个人。想一想,如果在十字街头站着,而你却不面向任何一个人,也不会背向任何一个人,这是甚么样的场景呢?比如说在一个单位,有时候这个单位会分出很多的派系和不同的圈子,这时候你很难做到既不属于这个也不属于那个。如果你既不属于这个也不属于那个派系或圈子,那你属于甚么呢?你既不背着一个也不向着一个,那你在哪裏立足啊?这就是禅在修行的第一步,给我们每个人提出的拷问。祖师们还说:「不与万法为侣,不与诸尘作对。」我们会问,不与任何东西为伴,那是甚么?独行道,它在哪裏?禅就是在这裏,让我们在内心产生一个困顿。

这个困顿,是所有修禅的人都要经历的,也是我们诸位在生活中经常会经历的。只不过我们在生活中,当我们面临困顿的时候,马上就会找到一个惯常的方法把我们自己保护起来,从困顿裏逃开。如果你内心感到这种困顿、这种孤独了,你有可能会去找一些人去聊天,或者去看一场电影,去听一场音乐会。实在不行就去喝酒,喝醉。这就是人们常用的方法。我们其实是害怕,害怕这个困顿,害怕独自面对自己。

但是这个独行道,在每个人的心性的认知过程中都是必要的,不管你能在心性的认知上到达怎么样的一个深度,都需要经历这个过程。孟子讲「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这句话——「苦其心志」,以及后面的一句话——「行拂乱其所为」,这就是说,把心性逼到困顿的位置,逼到死角,逼到墙角,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方。

为甚么我们要真正地认识自己的心,需要这样一个过程呢?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其实都如在瀑流中随波逐浪,我们像在瀑布流水中的一叶扁舟、一片树叶。有几种瀑流。第一种瀑流,是从外在的来说的,有整个外在世界的业瀑流,也有每个人的业瀑流。比如说,讲座结束我就要坐车去长沙,然后从长沙坐动车去石家庄,再回柏林寺,明天有明天的事。这就是业瀑流的一个例子,而诸位也各有各的业瀑流。这个流啊,就像流水一样,有共同的流,有各个不同的流。共同的流,如夜晚的大街上,万家灯火,那么多的车,车的灯光汇聚成灯光的河流。干隆皇帝在长江边上感慨千帆竞过,那时候没有汽车,但有很多船,那也是流啊。这是外在的流,是共同的。我们个人也有自己的业的流,推动着你,牵引着你。

作者 - 明海法师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潜江人,一九九一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

一九八九年开始留心佛学,一九九○年于北京广济寺结识禅宗巨匠净慧上人,从此归心佛门。一九九二年九月,于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净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于洛阳白马寺受具足戒。二○○○年于净慧上人座下得临济宗第四十五代法脉传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脉传承。

现任柏林禅寺住持。多年来参与柏林禅寺的兴复工作及生活禅的弘扬。着作《禅心三无》简体版(三联)及繁体版(天地图书)分别于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国内地与香港出版,其佛学与禅修开示亦散见于佛学网页及报章期刊。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