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全力扣杀》不怕耻地一往无前

文:郑超    图:《全力扣杀》facebook| 2015-06-05

郭子健新作《全力扣杀》沿用不少《打擂台》(2010)的元素,希望再利用新派怀旧励志的格局,探索另一波本土热潮的可能。然而羽毛球毕竟跟武术不同,在香港没有很大的文化历史背景,意识上未能发挥追溯传统的浪漫情怀,演员没有相关背景亦是同样道理。即使主场景同样采用老旧房子,但从武馆转成羽毛球馆,也风光不再,气质上失去传统支撑,再古典的景也只流于唯美。既然不走传统,不如更直面生活的本质。

主线讲述失意潦倒的专业球手如何绝地反击,如何超仪和林敏聪,是一种旧式戏剧套路,冲击确实不大。于是电影将重心放在郑伊健、刘浩龙、梁汉文组成的过气悍匪,刑满出狱后重新投入新生活,当新手羽毛球运动员。这种设计有如《大茶饭》(2013)中的老年黑社会失去前景并要面对现实生活一般,诉说一种坚毅不屈、改革自新的本土精神。这种精神具体来说由两位主角的几句对话点题:何超仪问郑伊健为甚么不擅长羽毛球,却要选择这种运动,郑伊健回答不擅长就要更努力,去证明自己的能力。延伸一点说,所谓不擅长是一种梦魇,以为会令自己走向不成功,事实上要做好一件事,首先不必去想结果是要成功。从这点看来,《全力扣杀》接回《打擂台》所传达的讯息:纵使最后没有得到胜利,胜利从来不是成功的唯一指标,人应该要尽力为自己打出漂亮的一仗。

三套电影都以轻喜剧的形式去表达,坚毅努力也不必严肃悲壮,寻找目标也可以是一种快乐享受。三套电影也向犬儒主义进行辩证,既然生活和现实永在目前,那种好像不怕耻的一往无前就必须实行出来,几乎要让人感到天马行空。不论是面对《打擂台》中失去的传统和青春,传统切合不到现代市场也尽管贯彻下去;或是面对《大茶饭》极端的坏分子角色如何做普通市民,竟去帮助年轻人实现梦想;甚至面对《全力扣杀》中回到最基本的困难,不过是遇到不擅长的事,没有运动细胞就尝试出奇制胜,从良的悍匪要参赛打羽毛球根本一点也不尴尬。其实一切本来就很合理,就看你能不能超脱陈腐的思想,放行自己向可能出发。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