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亲法会-ads

两种真实——世俗谛与胜义谛(二):《中论》的观点

文:麦国豪 | 2019-07-19
图:Pixabay图:Pixabay

前文曾讨论二谛的意义,并以般若学的观点作总结[1],其中提到《般若经》认为依「俗谛」而说「有」的教法,而「无」及「空」则被界定为「真谛」,即圣者的境界。用意是消融般若学与阿含原始佛教思想的矛盾,二者并非互相排斥,而只是层面上的不同,《般若经》所言的是依胜义谛开出的境界,而《阿含经》则依世俗谛来建立,二者皆「谛」也。但《般若经》非一时一地集出,亦非一人所造,内容十分广大,亦同时出现了前后不一致的地方。如「以世谛示若有若无」[2],那到底《般若经》所说的「空」和「无」是世谛?还是「第一义谛」?若「无」是世谛,「无」与「有」有何分别?若「无」是第一义谛,为何经中说以世谛示?第二个问题是,就算二谛无异,到底真实本身是两种?还是一种?这些问题在《般若经》中似未能清楚或有一致的解答。后来龙树菩萨在《中论》中,对这问题作了一颂以说明:

《中论.观四谛品》第八颂:「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

〈青目释〉:「世俗谛者,一切法性空而世间颠倒故生虚妄法,于世间是实。 诸贤圣真知颠倒性故,知一切法皆空无生,于圣人是第一义谛名为实。诸佛依是二谛,而为众生说法。」[3]

首先〈青目释〉界定了二谛,把世俗谛指向世间人于诸法上不能领悟一切皆空而起颠倒见解的虚妄法, 但对于世间人来说是实(故名「谛」)。 〈青目释〉认为胜义谛(第一义谛)是指圣人无倒知一切法空,这是约圣人之境而言。所以而言,二谛并非教法上的差别,而是指在同一境上世俗人及圣人在理解上的差别。因此,俗谛非指向绝对的真实,只是相对于世俗的人而言,说为真实 ( 谛 )也,而真谛才是无倒的真实。这与《般若经》的教法[4]相应,诸佛依世俗的人颠倒而生虚妄法(世俗谛),故说有因缘果报,事实上,圣者皆明白这些因缘果报等诸法,本性皆空,不可说为「有」,当然也不可说为「无」。所以《般若经》所说的「不生不灭相,不垢不净,毕竟空」,并非说诸法是「不生不灭相,不垢不净,毕竟空」,而是依牟宗三先生所言,这是第二序的说法[5],只是显示圣人在无倒的认知下,超越、遣除了生、灭、垢、净等相,无分别状态下所见的诸法实相。

然而,《中论》认为诸佛是依二谛来为众生说法,这观点是与《般若经》有所不同,《般若经》认为诸佛依俗谛来说法[6]。但在这颂的〈青目释〉中,并未见有详细的解释。

但《中论.观四谛品》第十颂 世俗谛与第一义谛之间的关系。

《颂》曰 : 「若不依俗谛,不得第一义 ; 不得第一义,则不得涅槃。」[7]

意思是:佛说法其实先依俗谛而说,再由俗谛而得第一义,再由第一义而得涅槃。但如何依俗谛,颂文并没有清楚交待。现以梵本来寻找答案。

梵本曰 :

vyavahāram anāśritya paramārtho na deśyate /

paramārtham anāgamya nirvāṇaṃ nādhigamyate//

比对汉译本 , vyavahāram 罗什法师译作 「俗谛」,但与第八颂的世俗谛 lokasaṃvṛtisatyaṃ 为不同的字。万金川教授认为「vyavahāram 应该是巴利文的 vohara 的讹化,而 vohara 一词则有「言语」的意思,但 vyavahāra 一词作为正规梵语来看,只有「约定俗成」的意思而并无「言语」的意思,因此若视 vyavahāra 一词有「言语」的意思,则多少是基于把此语视同其巴利文的语形 vohara 来看,而这是一种语言之间的讹化现象。……我个人是比较采取vohara一词的词义来理解龙树的vyavahāra之义。」[8]

而〈青目释〉亦有意把世俗与言说等同起上来。

〈青目释〉曰 : 「第一义皆因言说,言说是世俗,是故若不依世俗,第一义则不可说。若不得第一义,云何得至涅槃 ?  是故诸法虽无生,而有二谛。 」[9]

故此,透过〈青目释〉及梵文本,此句可理解为 :

「不依(anāśritya)语言(vyavahāram),胜义(paramārtho)不能讲授(na deśyate [10]),未至(anāgamya)胜义,则不能证入(nādhigamyate)涅槃 (nirvāṇaṃ)。」[11] 这即是说「二谛说法」的义思是以语言(世俗谛)来说第一义谛。这种认为世俗谛即指语言的说法,似乎符合了梵本及〈青目释〉的意思,与《般若经》言「凡有言说,名世俗谛」[12] 的说法亦一致,亦解释了《般若经》说「以世谛示若有若无」的意思,是要以言语(世俗谛)来说「若有若无」之佛法。

但这种以语言来界定俗谛的说法,仍有可被质难之处。第一,第八颂是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但若以语言来界定世俗谛的话,那只是依一谛(俗谛)来宣说另一谛(真谛),并非依两种谛来说佛法,这似乎与第八颂的意思有点出入。另有一说,即第一义谛要依世俗的语言(世俗谛)来表达,即所谓的说法,而同时间,说法的内容(世俗谛)亦必须是指向第一义谛的境界,只有这样才能成立其「谛」性,即真实性,这才能使修行者由此证入第一义谛,否则只会沦为戏论,这种相依的运用,便是「依二谛说法」的解释。但无论是《颂》、〈青目释〉及后来的《净明句论》,都没有直接以此作为解释,龙树菩萨有没有这种意思,也无从得知。第三,若依 〈青目释〉的解释,第一义是「诸贤圣真知颠倒性故,知一切法皆空无生」,是一种圣人的境界,为不可说的部分。固然,〈青目释〉可认为由此便需借助世俗谛,即语言才能宣讲第一义谛。但讲了出来便是语言,那样讲的教法仍是第一义谛吗?抑或已成为俗谛呢?如此,第一义谛实际上还有没有说过出来呢?或者可言,众生依俗谛的语言(佛所说的法)来悟入第一义谛,这亦是〈青目释〉的意思,但这也只是说明,佛用了俗谛(世俗语言)来说第一义谛,而由众生闻法修行后,悟入第一义谛。从这角度看,佛也是没有「说」到第一义谛。

若我们放弃〈青目释〉的观点,亦认为鸠摩罗什用世俗谛来翻译vyavahāram 是与前文不一致的,不应以「语言」来等同「俗谛」的话,则第八及第十颂则变得没有关系。第八颂是指佛依二谛说法,而第十颂只是说要宣说第一义谛,必须借助约定俗成的语言,否则众生不会明白第一义谛,也不能令他们证入第一义谛及得到解脱。那样,佛又怎样的以二谛来说法呢?这两颂便没有交代清楚。

在《大智度论》[13] 第三十八卷曰:「佛法中有二谛:一者、世谛;二者、第一义谛。为世谛故,说有众生;为第一义谛故,说众生无所有。」[14]

再配合第八颂,可理解为佛说法的内容有二种,一是依世谛,说有众生等有法;一是依第一义谛,说众生无所有之法。这样,二谛便作了是「教」的分别,而非说世间真理或境界,解决了文首所提出的问题。这也是吉藏在《大乘玄论》卷一,即开宗明义点出「二谛唯是教门,不关境理」[15] 的观点。这也回应了第十颂,第一义谛是教,所以可依世间语言而说的问题。不过《般若经》说过:「是第一义实无有相、无有分别亦无言说」及「以世谛示若有若无」[16],若只把二谛只定为教,亦未能解释《般若经》的经文。故此,吉藏把二谛的意义充分发挥以成「于、教」两种二谛,及把二谛扩展成「四重二谛」,至此便清楚定义了二谛及会通了《般若经》及《中论》的二谛观。这会在本文的第三章再行说明。

总结来说,《中论》提到二谛的颂文不多,只有三颂[17]。但不代表《中论》不重视二谛,反而是非常重视的,认为若不能知,不能了解二谛的意义,则不能了解佛法的深义[18]。虽然〈观四谛品〉第八颂中,依「二谛说法」来理解二谛,能与《般若经》的内容相应,以疏理空、有之不同。但因龙树菩萨只造了颂文,而没有造释文,汉文文献中,我们只能依靠〈青目释〉去了解,并未能从《中论》深入了解龙树菩萨对二谛的定义。而〈青目释〉把俗谛与言语划上等号,鸠摩罗什亦把有「语言」意味的 vyavahāram 译为世俗谛,但这种角度,未能与《般若经》的说法完全一致。隋.吉藏依「二谛说法」这方面,不把俗谛定义为语言,建立其「于、教二谛」及「四重二谛」理论,至此可把二谛的理论圆满。而在印度方面,则依着〈青目释〉的观点,把世俗谛与语言关连起上来,之后月称在《净明句论》中,对这两颂的解释也是如此,这种观点便成了中观学派的正统。而瑜伽行派之「假说自性」便是与这观点下的世俗谛相关,而胜义谛亦与瑜伽行派的「离言自性」有关,甚至后来初期瑜伽行派的「三自性」的概念,亦是建立在「语言」的分别及舍离上。不过,这样的发展,到了中、后期瑜伽行派,反而不大讨论二谛的问题,而转向说明「三自性」的重要。[19]

 

延伸阅读

两种真实——世俗谛与胜义谛 ( 一)

两种真实——世俗谛与胜义谛(三): 于教二谛及四重二谛


[1] 见麦国豪:〈两种真实——世俗谛与胜义谛(一)〉,《法相津涂》,佛门网,2019-01-18。https://bit.ly/2J6V0r8  

[2]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廿二:「以众生不知不见是如故,菩萨摩诃萨以世谛示若有若无。复次,须菩提!众生于五受阴中有着相故,不知无所有,为是众生故,示若有若无,令知清净无所有。」(大正8,P.378)

[3] 大正 30,P.32。

[4]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廿四:「世谛故,分别说有果报,非第一义。第一义中不可说因缘果报。何以故?是第一义实无有相、无有分别亦无言说。所谓色乃至有漏无漏法,不生不灭相、不垢不净,毕竟空、无始空故。」(大正8,P. 223)

[5] 牟宗三(1997):《中国哲学十九讲》。上海古籍出版社。页348-349。「《般若经》与《法华经》也不同,假如就消化說,它属于第二序,不属于第一序。但它这第二序是从主体方面显智慧,显实相般若。」

[6] 同注2 。

[7] 大正 30,P.32。

[8] 以下观点来自万金川主讲,编辑组整理:〈探访中观:中观佛教概说(下),胜义谛与世俗谛的论争:中观哲学的基本论题之二〉 ,《香光庄严》。香光庄严杂志社,第 52 期 1997.12.20。

http://www.gayamagazine.org/article/detail/793

[9] 大正 30,P.32。

[10] 第十颂中,鸠摩罗什在第二及第三句都用上了「得」字,但两个的梵文是不同的,第二句指宣说第一义,而第三句是入第一义。

[11] 《中论.观如来品》:「破涅槃道者,贪着于我,分别有无,起善灭恶,起善故得世间乐, 分别有无故不得涅槃。」(大正 30,P.30)故此,执有执无,只能起世间乐,不能得涅槃, 要以二谛义,即俗谛有以破无执,真谛无(空),以破有执,才能证入涅槃。

[12] 《大般若经.第五六九 卷》:「凡有言说,名世俗谛。」(大正 7,P.939)

[13] 虽然有说《大智度论》非龙树菩萨所造,但在此引用作参考。

[14] 大正25 ,P.336

[15] 大正 45,P.15

[16] 见注 3 及 5

[17] 《中论.观四谛品》,第八、九、十颂:「  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 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若不依俗谛,不得第一义;不得第一义,则不得涅槃。」

[18] 见《中论.观四谛品》第九颂:「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 大正 30,P.32。)

[19] 可参考 蔡伯郎(2000):〈瑜伽行派之二谛说〉,《第四次儒佛会通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台湾华梵大学。页129-143 。
http://buddhism.lib.ntu.edu.tw/FULLTEXT/JR-HFU/nx020874.htm

作者 - 麦国豪
毕业于罗富国教育学院及志莲夜书院,于香港公开大学获得中国人文学科文学士学位,后于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修毕佛学硕士学位。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