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六)立志于正途 atta-sammāpanīdhi ca

洒甘露比丘| 2010-11-01
「立志」是人类的一种尊严需求与自我实现需求。尊严需求是对自尊、他尊、名誉等尊严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是能将自己身心特征和禀赋展现出来;活出自己是最高超、最不容易做到的层次、却也是最弱的需求。
 
立志、意愿、需求是构成人生吉祥的架构。吉祥人生可以分成三个层次来他探讨:
 
具有追求满足安全的需求;
 
有种安泰、安适、踏实的心理状态。
 
追求身心的安顿,思考什么才是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并积极投入其中,进而安身立命。
 
 
 
且看我人生活的状态,每天从睡梦中醒过来,便进入八种活动;一. 知见、二. 心意、三. 语言、四. 身行、五. 生活、六. 勤奋、七. 忆念、八. 专注。
 
知见是这八种活动的导向,知见受文化背景所左右,有着牢不可破的文化固执。就如在中国文化长大的人,便以中国文化为知见取向。说什么龙的专人就要手抓筷子,习四方字的道统文化。好比说中华民族伟大的格言「食色性也」,使得龙族的一切衣冠文物活动都朝着食色去发展。无论政治、社会、教育、文学、音乐、美术、工艺、运动、医药、娱乐及宗教都以食色为中心,无论男女老少都趋向食色。 
 
把人生摊开来看,竟只为了食色忙碌,终其一生,十之八九的岁月都在性不安中度过。由于食色性也之文化知见,导向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从未曾怀疑食色之衣冠文物有何不妥,傻傻地过了无可奈何的一生。
 
知见导向使一切衣冠文物活动都同一趋向,知见若邪,就是邪见,邪见成为前导,心意即是邪志,语言即是邪语,身行即是邪业,生活尽是邪命。佛陀就因此点针对人的心性由于无智,而趋向邪恶,所以苦劝众生要开掘心性,发展智慧,故说立志于正途。
 
中国明朝的杨继盛告诫他的两位儿子,杨应尾与杨应箕说道︰
「人,需要立志。」
「有的人,开始时,会立志做一个君子,到头来,却变成小人。如果开始时,立下一个志向,一个非常坚定的志向,走到中途,就会失去方向,什么事都敢做出来,就会成为名符其实的小人。」
「这种小人,不但被人轻视,也被人厌恶。你要立志,要发奋图强,要做一个君子。要是能够这样,不管你做不做官,人人都会敬重你。」
「所以,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是立志。」
「心,是重要的器官,打个比喻,像树根、像果蒂,千万不能坏了心。」
「人,为什么会做好事?为什么会是君子?因为心中存有天理、存有公道。要是心中只存有私欲,要做好事,也是有始无终。表面上要做好人,也会被人识穿。要是果树的根坏了,树就会枯,蒂坏了,果子就会掉落。人心千万不能坏啊﹗」
 
虽然说人各有志,但立志的心态是相同的,即为自己立下一个意愿,设下一个目标。人总不能毫无目的、没有方向的过活。意愿是生存的推展力,它是生命的支柱。所谓的「不到黄河心不死」则是意愿与立志所产生的一股支撑力。很多时候,在生死关头之际,它会转危机为良机,成为一个关键的转捩点。 
 
立志要有臻善的动机与存心。心若向佛,自会朝向佛道;心若向恶,必会向下堕落。学佛向道的心必须要有一棵坚毅不移的意念,才能经的起时间及事物的考验,取得成就,这就要靠立志。
 
佛门的「发愿」这一句激奋语,确是激发了许多热中于求佛道的人。致使佛陀本身在他的前生里,处于久远劫中的一世,身为须弥陀修士之时,就曾为了追求佛果,发了一个「无上愿」。
 
「愿我为这位一切知的燃灯佛所付出的增上行,能使我将来得证佛果,以及救度无量众生。
Iminā me adhikārena katena punisuttame
Sabbaññutam pāpunitvā tāremi janatam hahum,
 
靠了这愿力,成为佛陀在他的前菩萨生涯中的座右铭,推他往上直登法座。由此可知,发愿与立志同是一体,为人生所订下的目标与方向。志愿有分俗愿与圣愿二种,其差别有下列之分:
 
俗愿:为求个人的理想 ―― 意愿,
为自己立个愿望 ―― 许愿,
为他人求福保佑 ―― 祈愿,
向他人立下诺言 ―― 誓愿。
 
圣愿: 追求世界和平主义 ―― 大愿,
出自怜悯济世为怀 ―― 悲愿。
 
佛教的「发愿」思想,源自于佛陀的《本生经》,此经记述佛陀过去世中的菩萨生涯,记叙他求道过程的艰辛故事。在北传的修行法里,特别强调发愿的重要性。四弘誓愿就是做菩萨应当拥有的基本条件,由此,在开展为六度万行,进取三妙三菩陀。
 
立志发愿,可以把它视为信心的启动机,为个人的承诺,为修道上的增上缘,为圆成佛果的功德行。普愿大众皆为追求佛道,发大心,立大志。
 
「事前凝好的计画,日后情况往往巧合,真是不可思议。」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