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初心去到尽 专访佛教剧坛破格先锋赖妙芝(下)

文:愿良    图:由受访者提供| 2015-03-18
赖妙芝(右)与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左)、羌山观音寺住持融灵法师(中)赖妙芝(右)与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左)、羌山观音寺住持融灵法师(中)
赖妙芝为第一届香港晒佛节设计的布置赖妙芝为第一届香港晒佛节设计的布置

上回,本地着名舞台及服装设计师赖妙芝(Yoki Lai)谈及两位恩人──着名书画家许月白(Nancy Koh)和国际舞美大师李明觉(Ming Cho Lee)。另一位恩师──觉囊派藏哇活佛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让Yoki坐上了机动游戏反转反转再反转,从此,戏剧与她,有了不一样的化学作用。



在佛法里看艺术家情感


Yoki对戏剧的热爱,有迹可寻。「小时候,我爱去佛堂庙宇,也爱到教堂听道,常常思考生命的意义。很自然的,我沉浸在引人入胜的戏剧世界里,试图寻找真理,却发现自己随着爱欲情感起伏跌荡,找不到答案或出路。」诚然,我们的人生目标,除了以拥有什么什么去衡量,还会有别的什么吗?


Yoki 提到她好喜欢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的一句话:根本上师比佛重要,没有根本上师就没有佛。「看着我妈,我也有这种感受;妈从小拜佛诵经,也很虔诚,但始终流于形式化,不明白为何要做。我在道场当义工服务他人,挺有满足感,也感受到佛的慈悲,却始终不大明白佛法是什么,只知道是一些道理:对人和善,孝顺父母,尊敬师长……」


道德的教化,未能改变Yoki的习气,特别是艺术家感情丰富但头脑复杂的倾向;戏剧把七情六欲尽情浪漫化,甚至令Yoki更加执着,烦恼更多。仁波切以种种创意无限的方式,燃亮人的佛性,让Yoki真正开始理解佛法。



与众生连结


Yoki与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合作,始于由他创办的2012年第一届香港晒佛节;她设计的布景里,诸佛就在我们的中间,一同经历天灾人祸、生老病死、喜怒哀乐,脸上甚至燃起点点战火。「把炮火贴在佛像的脸上,或许有人会觉得亵渎神明;仁波切却给予我很大的发挥空间,让我明白到菩萨与人的同在、对众生的关爱,较诸一切外相,更为重要。」Yoki娓娓道来。


诸佛与我们同在,是因为祂们视自己与众生为一体──众生的事情,就是祂们的事情;众生的痛苦,祂们感同身受。熟悉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的,都知道这位在香港土生土长的活佛,对人特别热情。2011年,佛学动力主办《一花一世界:廿一度母唐卡艺术展》,展览馆外的保安员叔叔不好意思入场参观,我便看见仁波切热情的把他拉了进去,叔叔一时笑逐颜开。多年以来,仁波切为弟子及其他众生解决了各式各样的难题,大家在其教导之下,有了很大的转化。仁波切又善于观察学生的脾性,发挥各人所长,让每个人心中富有,从内里感到自在和喜悦。例如有专业舞者抗拒诵经念佛,却从仁波切身上得到法益:他们发现了艺术家最终追求的并非台下的掌声,而是「在众生的心地上起舞」,以自己对艺术的热诚感染他人,令观众更热爱生命。仁波切充满人性的教法,让Yoki明白到佛法与人的关系。


自小喜欢服务他人,很怕自己「没有用」的Yoki,一直有贡献社会的抱负,对光纤之父高锟、解开人类第七条染色体之谜的前港大校长徐立之等等,由衷敬佩。也因为仁波切,Yoki读了不少佛教故事,深感当中蕴含的智慧与视野,为人心、为剧界,以至整个香港,提供了很好的出路。最近,在《敦煌──说不完的故事》展览里,她得悉古人求法心切,不惜在身上钉千钉,剜千洞燃点千灯;今时今日的众生,却因为营役颠倒,极难亲近佛法。Yoki因此立志透过戏剧实践抱负,帮助大众离苦得乐。



先以欲勾牵


诚然,今时今日谈佛法渡众生,委实艰难。敦煌展览又提及《妙法莲花经‧化城喻品》,讲述修行人畏惧佛道崎岖漫长,生起退失之心,佛陀遂幻化出一座壮丽的城池,让各人休憩过后继续前行。


藏传佛教中,不少大上师积极透过艺术开启各种方便之门:宗萨钦哲仁波切拍摄多部电影,处女作《小喇嘛看世界杯》展现僧侣人性的一面,以喜剧说明佛即是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咏给明就仁波切创作「音乐禅」,以古典音乐等作为禅修的对境,让人驾驭像疯猴子般的心,体会身心合一的「我在」;充满辛辣抵死港式幽默的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则致力在剧场兴建「流动庙宇」,以舞蹈、戏剧等弘法。诸位大德的工作均指向非宗教的普世价值:目的不在于招募佛教徒,而是强调人应该活得开心,对生命有正念,对社会有承担,以对众生的愿力超脱自身的烦恼和障碍。



打破定见


在《佛道》舞剧中,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担任艺术总监,Yoki则负责舞台及服装设计。虽然没有经过正式的学院训练,仁波切非凡的艺术触觉与品味,来自日常生活中巨细无遗的观察力。「所谓『艺术总监』,其实只是既定概念。戏剧工业定下各种制度与规范,令事情运作畅顺;回溯希腊剧场,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即使莎士比亚也没有正式受过编剧的训练。仁波切像是回到最原始的状态,放下所有预设,一直以最纯粹的初心、仿佛第一次做剧场的赤诚,把脑子里的一出舞剧呈现出来,在剧场内彰显佛法。」


当然,没有预设不等于没有内涵,正如空性不代表什么也没有──相反是应有尽有。「仁波切魄力惊人,比我合作过的专业剧场人都要认真,大小事情都要了解,想尽办法解决问题。剧本修改了数十稿,直至最后一刻都在改动,务求尽善尽美,从没有停下来。电影《狂舞派》的年轻舞者,为了跳舞可以去到好尽;仁波切为了艺术、为了众生,可以去到无尽,让人感受到『众生无边誓愿渡』,并非空话!」


Yoki说时也一脸认真。《佛道》的首场和次场也有不少变动,仁波切争取每个机会,在有限的条件中,让作品的不同部分更连贯,内容更清晰。「仁波切批评我的设计时,会具体引用身边的例子给我参考,如某教堂的欧陆式窗框、某酒店摆放的花,或某餐厅的枱布;从他身上,我得以全方位提升了生活品味。」Yoki指出,本地戏剧界的工作模式倾向各自为政,不同的岗位通常只着眼自己的职责;她专责舞台及服装设计,开始明白到必须培养作为艺术总监的触觉,时刻照顾整体的需要。



燃亮自己,照耀他人


仁波切教授弟子的方法,也影响了Yoki的教学工作。她在演艺学院教舞台设计,却强调全面的教艺术,不只是教技巧,更重要是培养学生从多角度思考。「我建议学生到五星级酒店喝茶,让他们感受当中的氛围,把这些感觉带到创作当中。在人体绘画课里,我带学生参观茶具文物馆(前英军总司令官邸),要学生细看墙身的厚度、每层楼壁炉的大小与位置,每一条柱每一扇窗的看。观察建筑物之余,我还提醒学生观察人与它们的关系、居住者的生活习惯等等。从来没有老师这样教我读设计的,这些教学法是仁波切给我的启发。」


Yoki透露,仁波切正筹备以西洋歌剧结合中国戏曲,搬演《妙法莲华经》的故事;她并发愿把佛教戏剧带到中学,把那份难能可贵的「初心」,带给更多人。


与我同坐「跳楼机」的赖妙芝,无论从45度90度180度或360度远眺ifc (国际金融中心),时刻乐在当下。反斗Yoki与上述几位仁波切,的确初心爆棚!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