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初踏禅修路

文:黄美霞 | 2014-09-03

大约四年前朋友告诉我,她参加了由志莲夜书院举办的「禅修理论与实践」课程,虽然她是天主教徒,但在学习过程中感觉良好,所以推介给病后初愈的我。当时我已感兴趣,只因时间配合上和家庭关系,直至今年初才能报读。

开课的第一天,当我踏足礼堂时,那刻宁静和祥和的气氛已深深吸引着我,柔和的阳光从窗外透射入礼堂,明室净几,令人身心舒畅。四周的朋友们已开始坐禅,随着老师的引领,我也恬静地跟着大伙儿一起学习,开始了我的第一课。虽然身体看似定定的坐着,脑子裏可不是空白的一片,而是很多不同的画像一幕一幕的浮沉在目前,有色彩、有声音、有情理,此刻听到老师的提点──『让声音来,让声音去』,不刻意阻挠,意识渐渐回到自己的呼吸上。偶尔听到外间传来的汽车声、说话声、小鸟吱吱叫声,声声听闻,不觉骚扰也不排拒,也不入耳。

思潮起伏过后,心境渐入平静,全身的肌肉也变得松软,间中蒙胧间中清醒,但心裏知道自己并没有昏睡下来,只是像游历于时空之间,穿梭往还,生活画像澎湃而出,有时是疏疏落落的面貌,有时则色彩斑斑,亦算多姿多采。传来阵阵清脆的钟声,敲破了四周寂静,似是告诉我要回来了,随之感受到脑海中有份清醒的感觉,人也不觉得疲倦。

这种感觉和去年修读的「静观减压」有点相近亦有点相远,在练习静观的身体扫描时,注意力需要集中在游历身体各处,按步骤的放松身体和感受疼痛的地方。每次练习时我都有点昏昏沉睡之意,有时是睡着了,毕竟身体松弛令人容易入睡,这是解决失眠好方法之一;但在禅修中觉知坐下来的身体,同样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我并没有刻意感受身体的痛处,只用一份慈心来呵护着自己的身躯,善意地照顾着她与她好好沟通,这种感觉并没有令我萌生睡意,反而是脑筋可清醒一点,心境自在。

深信有兴趣便能产生动力,虽然未能在全无缺席下完成课程,但每次都准时出席。我仿佛回到学生的时段,享受学习过程。三十多年前曾买了一本《禅与生活》的书,看后很感兴趣,也曾参加佛学班,平常也喜欢以一些偈语来作座右铭。孩子小时候在佛教学校读书,作为家长的我也懂得一些佛教礼仪,也会阅读佛学课本,并和他们一起温习,有很多义理都有初步接触。最深刻的一次要算是孩子们演出的话剧《寻找快乐》,主题是说明远离贪欲、瞋恚、痴愚,便会找到快乐。一群高小的孩子活泼可爱地演绎出轻松而意义深邃的剧情,除令一众成年人留下深刻印象,也为他们带来了奬项。今天的禅修课程中更能体会到这一点,快乐可以是很近的。

短短数月的课程增强了我对佛学理论的认识,虽然未能牢牢记着艰深的义理,然而每次课堂练习后都感心灵安稳,情绪平伏,将之前困扰内心的不安、烦燥、怨恨、愤怒等等滋扰轻轻放下,用喜悦的心对待自己,感受自己的感受和周边美好的一面。在集体修习气氛下,人变得轻松自在。 在家独自修习的感觉纵使不及在外面修习的効果佳,但在互不相识环境下更能培育较高内心质素。最近有机会参加「一日禅」的修习营,在过程中更能享受此种心境历程,没有压力、没有疑惑、没有困扰,用一种虚心的态度学习,自己知道得着更多。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