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别离》

2009-06-21
《别离》《别离》
将要离开生活了接近十四年的居所,一股依依不舍的情怀油然生起。
 
这裏有我最喜爱的室内恒温泳池。泳池裏波浪型的天花透射出紫色柔和的灯光,配上土黄色的墙,墙上四围挂上格仔的木条,给与人一种温馨安详的感觉。
 
我每次到泳池游泳,就好像走进了皇宫裏的泳室。这裏是我生活中的另一个世界:一个在水中任意驰骋的美妙世界。曾经有多少个晚上,我在八时半左右至十时(这段时间是泳池裏最少泳客的时段),踏入这个宁静温暖的泳室(室内冬天有暖气开放),向熟悉的救生员打完招呼后,便把一天的纷纷扰扰卸下,钻进水中专注呼吸。呼吸由粗响进而变为轻细。在美妙的轻盈中,我化作鱼儿时而优悠地在水中摆动,时而快速地穿梭于池裏。有时;我张开双臂化作小鸟,轻巧地在水中滑翔,犹如在天空中翱翔的鸟儿。这时;我会问:『你还要梦想变为小鸟吗?你不是己经饱尝了飞翔的滋味了!』
 
清晨五时左右,我被心裏的閙钟唤醒。因为;我知道屋外的小鸟儿们比我更早地起来在高声歌唱,欢迎新一天的莅临。
 
我习惯地坐在大厅中打坐。专注于倾听鸟儿们的对话。从那有节奏的嘹亮音律:『吱啊吱!』『咯咯落!』,我知道它们在互相沟通。
 
每天梳洗完毕,我拿起手袋走出大堂,迎面是一弯弯青翠的草地。草地旁边的树梢有小麻雀在开心地、一高一低地在跳舞。这一刻;我忽然感觉到自己仿如置身于澳洲的家园,而不是在香港(见惯香港的街道,到处都是石地板)。
 
走在屋苑的附近,一阵微风轻轻地送来了淡淡的桂花香。这时,我知道春天来了。
 
周小玲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