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助念后记

第223期明觉   文:衍德| 2010-12-08
本文作者衍德小照本文作者衍德小照
怀念张静娴居士怀念张静娴居士

皈依了多年,但真正学佛的日子不长,修的是净土,看过不少关于临终助念的书和影碟。昨天第一次为一位同修助念,感触良多。

认识静娴是四年前,她患了二百多万人才有一宗个案的罕有癌症,肿瘤在身体各处都有机会出现。她勇敢面对,没有怨天尤人。她不太认同西医的方法,试了一些另类疗法及看中医。其间大概因病情反覆,信心有所动摇,后来还是做了电疗和化疗。她告诉我第一轮化疗期间,每次打完化疗针都很好胃口,去食自助餐,哈哈大笑。我随喜她。

静娴在家抄《心经》已有数年,每当她抄经就会获得无限平静。两年前的农历初一我和她走到湾仔某佛堂抄经,这确定了我们在修行道上的缘份。她知道我喜欢甲骨文 ,就特别很用心的做了硏究,十分投入地抄了一篇具甲骨文书风的《心经》送给我。我随意的一句话, 她认真的抄了两天。感恩这一个好朋友!

两年内静娴两次朝拜佛光山,都是参加抄经班,回港后均有投稿到佛教杂志及网站把感想与大众分享,我充份感到她法喜充满。

三个月前,她告诉我两天前突然不能走路了,进了东区医院。医生替她做了几次电疗,之后她拒绝了所有疗法及药物,一心念佛求往生。修净土的我当然鼓励她,送给她「阿弥陀佛」佛号的念佛机,还有刻有《心经》的吊坠,从菩提加耶带回来、加持过的念珠手链、大宝法王送赠的观音丸等等法宝。她最着紧的在大觉塔供养过佛衣的黄布我也带去了。

其后她转去黄竹坑的赛马会癌症康复中心疗养;她的福报不浅,有一间私家房,和有一位十分疼锡她、笑容甜美的菲借家务助理 Richie。进食或睡觉以外的时候她便念佛。我们天天通电话或短讯,我知道她内心很平静,也一一安排好自己的所有后事,叮嘱了家人在她最后一口气后不要流泪或触摸她。

有一天,她兴奋地说:「发达喇!(棒极了!)」有一位同修 安排了一位尼泊尔过港的堪布(密宗资深老师)到中心探望她,堪布送了一张特大的大宝法王照片给她,为她诵经,也问她取了照片带回寺院为她祈福。

走前的一个月,她因为左边身躯很痛,躺在床上时只能长期侧着右边身子,以致右边身体的皮肉开始溃烂。我诚心祈求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让她可以平睡,可以走得舒服一些。约七天后,我和 Richie 通电话,知道静娴已自动转身平睡了。多么的感恩闻声救苦的大菩萨!

静娴走前的两三个星期,不少同修已开始念佛回向给她。我从佛陀教育协会请了阿弥陀佛圣像,连同我给自己买的备用陀罗尼被带到了中心。

静娴跟我和另一位很关心她的同修Helen都分别有协议,她走后会给我们「讯息」。当天下午六时四十分左右知道她走了,几个约好了的助念同修分别赶到中心,静娴的福报之一是中心容许我们助念四小时,这是早前静娴已经安排好了。

在乘坐港铁到中心途中,我仿佛「看到」静娴在半空坐在莲花上对我微笑,很开心的样子。同行的师兄祥哥问我是不是幻觉,我也没再放在心上。

静娴一名院友的妈妈也自发参加了我们的五人助念团,共六人替她助念, 多感恩!晚上九时我到病房内的洗手间,突然头顶感到明显的「微电流」的感觉,也许就是收到「讯息」吧,之后我回到病床前用平常心继续助念。


晚上十一时,中心的护理人员说要「清场」了,我们在旁看着护士把陀罗尼被和静娴一起放进了遗体袋,这时她的面容比起数小时前放松了很多,嘴角更带有笑意。我们带来的念佛机原本是插上湿电(交流电)的,男护士主动给我们两枚新电池,让佛号可以在雪房内多陪她约20小时。我选了净空师父一人念的「阿弥陀佛」佛号频道,亲自放到她脸旁。多麽奇妙及意想不到的适意安排!

医生说静娴有九至十二个月时间,感恩她三个月便离苦得乐了!回家后跟Helen 通电话,原来她在助念开始前有数分钟与静娴独处,她也收到强烈「讯息」。静娴已抵达净土,当然我是加倍安心;我们都知道助念是没有白费的,因为静娴的品位会得以提升,而其他众生,以及我们作为助念者也会得益。

感恩一切!阿弥陀佛!

佛弟子衍德

2010年12月3日

延伸阅读:张静娴〈再生之旅〉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