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劫”与“劫波”

第268期明觉   图、文:麦文彪| 2011-12-07
印度传统日历“五支”(Pañcāṅga),类似吾国《通胜》。所谓“五支”,即五个决定时日吉凶的标准:“朔望日”(tithi)、“宿”(nakṣatra)、“日月合”(yoga,天文单位)、“半朔望日”(karaṇa)和“星期”(vāra)。印度传统日历“五支”(Pañcāṅga),类似吾国《通胜》。所谓“五支”,即五个决定时日吉凶的标准:“朔望日”(tithi)、“宿”(nakṣatra)、“日月合”(yoga,天文单位)、“半朔望日”(karaṇa)和“星期”(vāra)。

 “劫”在汉语一般解作“威胁”(如“劫机”)或抢夺(如“打劫”);若说“劫难”、“劫数”等则跟抢劫没有关系,所指的是一种具毁灭性的灾难。后者源于佛教用语“劫波”一词,即梵语kalpa音译,意思是宇宙成住坏空的周期,略写为“劫”。尽管佛说不生不灭,说一切空,但这是就形而上说,现实世界和宇宙万物还是不离生灭法,受时空约束,最后还是难逃一劫。按佛经说法,大劫终时现刀、疾、饥等害,而构成大劫的中劫之间亦有火、水、风三灾,因此劫要终结都不是好事,而“劫”和“灾难”也因而联系起来了。

“劫波”简单的说只是一个时间极长的概念。具体的说“一劫”究竟多长?《大智度论》卷五云:

“劫”义,佛譬喻说:“四千里石山,有长寿人百岁过,持细软衣一来拂拭,令是大石山尽,劫故未尽。四千里大城,满中芥子,不概令平;有长寿人百岁过,一来取一芥子去,芥子尽,劫故不尽。”

佛经里的“劫”只用比喻形容,没有确实的“劫数”可言。不过佛经里一些具时限性的概念确实比较突出,就我们身处的“贤劫”而言,佛灭后一千五百年“末法”始(《中阿含经》),而佛灭后五亿七千六百万年则“弥勒降生”(按《杂阿含经》兜率天人寿命推算)。

佛经里还有一个经常出现的辞句:“阿僧只劫”,梵语asaṃkhya-kalpa(或asaṃkhyeya-kalpa),意思是“无数劫波”,即长得难以想像,数之不尽的“劫波”。佛经有“三阿僧只劫成佛”的说法,而师子贤注释《八千般若》时,按照世亲的说法把菩萨从发心到成佛(即“资粮地”到“如来地”)所需之时算作“三十三阿僧只劫”,听起来可谓遥遥无期。不过既然是可以算出来的,“阿僧只”并非概念,而是像“那由他”(nayuta)一样,是个具体的数目(一说1059)。同样的,“劫波”也是个时间单位。

宏观印度文明史,从古到今印度人喜欢计算,擅长算术。《摩诃婆罗多》、各种《往世书》和历法天文书都提到“劫”的概念,并分之为四“由伽”(《楞伽经》译作“时”)。按照印度历的算法,本年为5113年。也就是说,公元前3102年,这个“劫”里最后的一个“由伽”(Kali-yuga)开始,标志着人类步上堕落的轨迹。古希腊和罗马亦见四时之说,不过没有具体时限,但与印度人同样认为世衰日败,一时不如一时。这样看来,佛教“正、像、末法”的概念大概也继承了这个“退化论”的传统。

按照印度历法权威着作《日悉昙多》(Sūryasiddhānta)的说法,一劫为4,320,000年,四时长度比率为4:3:2:1,按照这个算法我们身处的“四时”长达432,000年。“四时”只过了五千多年,离劫尽之期尚远,没有担心“世界末日”的必要。

432,000此数何解?美国学者David Pingree认为此数并非偶然,432,000以六十进制表示则为2;0;0;0,刚巧就是Berossos和Abydenus传说中巴比伦帝国被洪水毁灭前的寿命。古巴比伦的科学家擅长用六十进制计算,我们今天一小时六十分钟,还有一圆周360度归根究底都是继承了巴比伦人的传统,箇中关系值得深究。旧约圣经大洪水的记载源自古巴比伦的史话传说,这是现代学者接受的事实。郭沫若在《甲骨文字研究 ‧ 释干支》一文中曾指出中国古代“十二辰”的概念,大概是舶来品,像《尔雅》、《史记 ‧ 天官书》等古籍所记载的“摄提格”、“赤奋若”等古怪的名字,指的很可能是古巴比伦的黄道十二宫。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