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匍匐在佛道上的信众

文:李钧杰    图:李钧杰| 2014-10-22
p style="text-indent:36px">西北的泥土、道路、僧侣的衣服,倘若以颜色作为形容词描述低调、沉实又亳不飞扬的基调的话,最贴切莫过于棕色。对于一般人来说,藏传佛教产生不少美丽的误会,例如怒目或拥妃交抱的佛像、触目惊心的法器、具有摄受力的诵经梵呗、法力神通广大的喇嘛等,均被人披上神秘的面纱。

再加上1949年内地政权易手后,部份西藏僧侣和人民流亡于印度,情况因政治更形复杂,究竟藏传佛教在中国内地到底是甚么状况,让我为大家亲身披露到达塔尔寺的经历,揭示真实的面貌,以飨读者。


十万佛像的塔尔寺

我坐上33小时的火车由广州出发,列车终点站是拉萨。沿途经过长沙、武昌、郑州、西安、兰州等地;适值国庆假期,来自五湖四海的国人怀着兴奋心情,有的是回家探亲,有的是旅游,转瞬间便抵达了西宁西火车站,与同门师兄下榻于西宁市解放军军备区招待所。

第二天早上,坐上一辆吉普车奔向素有「第二蓝毗尼」称誉,为纪念格鲁派创办人宗喀巴大师而建──位于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塔尔寺 (藏文为sku-hbum,称为古本,即是十万佛像的意思) 朝圣。据相关书籍的介绍,该寺建于明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60年),历经数百年的扩建,才逐步发展成今天拥有众多殿宇、经堂、佛塔和僧舍等结合而成的庞大建筑群。该寺建造于东西两边山坡上,占地600余亩,全盛时期寺院僧侣达至3,600人;大小殿堂52座,经堂、僧舍合共9,300余间。迄今,僧侣的数目大为减少至860人,其中阿尼数目只有约十余人。

格鲁派在后弘期推动改革传统教派衍生的弊端,摇身一变成为现今全球炙手可热的教派,宗喀巴大师可谓媲美西方基督新教的马丁路德金。塔尔寺便是大师嘱咐母亲思考儿子之情建寺立庙的地方,也是明、清、民国和当代中国政府均十分推崇的寺庙,于全国及东南亚享负盛名。寺前广场一字排列的总共八座的如意宝塔,塔高6米,建于240年前(清干隆四十一年[1776年]),标志着佛陀一生的八次异行。不少慕名前来朝圣进香的僧侣或在家居士络绎不絶,有藏族、蒙古族、土族、裕固族和汉族,还有海外的信徒和游客拍摄留念、到处一游,不在话下;部份善信会顺时针围绕八座如意宝塔,或作出各式各样的大小礼拜、或手绕着转经轮、或在塔前虔敬地顶礼。


圆满究竟的莲花绕经路

寺院座落莲花山的中央,山间有一条环绕全寺的绕经路,全长5,000米。沿路上悬挂着五色斑斓的风马旗,上面印制了莲花生大士、四臂观音、弥陀佛等诸佛菩萨、本尊心咒;旗帜随着风飘扬划过穹苍,形成一道无比絶伦的风光和永恒的奇葩。路途上信徒沿着绕经路,一个个身影匍匐在佛道上进行大礼拜,在这个寂静无言的氛围下,我深深被一股强大的气场触动,皮肤、头发以至心脏仿佛遇上因摩擦而产生的静电流,信徒们的精神、力量、信仰以及身语意所有一切合而为一彻底地奉献,为的是穿越可怕的生死轮回,圆满自己究竟佛性,并且将其寄托于这个神圣庄严的佛国净土之上。作为佛教徒的我也不例外,在这个不长不短的修行路上,口中念着咒语,感受风马旗绽放神秘的磁场,祈求着在这个滚滚红尘中受着无边无际痛苦的有情众生早证菩提。

走毕整条道路,目睹到了片片的祥云、飞翔的雀鸟、黄昏日落照耀下的寺刹和红色法衣的僧侣,这情景确实令人心驰神往,自身的灵性充满着恬静与饱满,宛如心弦闻清境天籁一样,再也不想回到凡尘俗世。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