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北方黑暗中,如日出雪山──密勒日巴尊者简传

文:侯松蔚| 2013-10-22
图中央最大者为玛尔巴译师,右下角白衣坐者即为密勒日巴尊者图中央最大者为玛尔巴译师,右下角白衣坐者即为密勒日巴尊者
不丹南部城市Phuntsokling密勒日巴尊者塔的施工地点,图中可见其设计式样不丹南部城市Phuntsokling密勒日巴尊者塔的施工地点,图中可见其设计式样

 

  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 1040–1123)是藏传佛教历史上最传奇的祖师,也是没有信徒不认识的大成就者。他的故事,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广泛流传着。人们一再歌颂他如何从施咒杀人的大罪人,改邪归正至一生开悟……

 

  尊者祖先琼布佐协(Khyungpo Jose)是卫藏北方一位具真言力的咒士,多次为当地居民驱魔。某次,一只大力鬼来了作怪,医生、喇嘛都束手无策,最后请来琼布佐协。大力鬼远远见到他,已经喊着「密勒!密勒!」(mila,藏语中表示怖畏的音节)落荒而逃。从此,「密勒」就成为琼布佐协家族的宗姓。

 

  到了尊者的父亲密勒慧幢(Mila Sherab Gyaltshen)与白庄严母(Karmo Gyen)结婚时,他们一家已经是富户。有些亲戚慕名而来投靠,也获得他们的善待。尊者出生时,父亲闻之大喜,故为其取名「闻喜」;四年后,父母再生一女,名为贝妲恭吉(Peta Gonkyi)

 

  就在闻喜七岁时,密勒慧幢重病过身,临终前叫来所有亲戚,交代遗产应由长子成年后继承,请闻喜的伯父、姑母(他们本身都是来投靠密勒慧幢的)代为跟进及照顾他们母子三人。岂料事后伯父、姑母即以「照顾」为名,扣起所有财产,连闻喜母子三人日常穿戴的华服宝饰都抢走,只让他们穿着破烂的衣服、吃「狗吃的东西」。他们饥寒交迫,还被迫去做耕织等劳役,弄得形销骨立、伤痕纍纍,乱蓬蓬的头发中长满虱子……

 

  到了闻喜十五岁成年之日,白庄严母正式向伯父、姑母讨回家产,却遭他俩边打边骂赶出家园。大部份趋炎附势的亲戚都不作声,只有少数几人接济她们三母子。既哀伤又愤怒的白庄严母,与女儿贝妲恭吉四出从事低下的苦工,节衣缩食,赚钱送闻喜去黑法师傅处学咒术,以向伯父、姑母报仇。

 

  闻喜学成咒术后,连续修了十四天。最后一夜,鬼神拿着三十五个人头和心胆出现,对他说:「这是昨天你叫我办的事。」原来,当晚伯父正为长子举行婚宴,忽然满地大蝎子、大螃蟹和大蛇在房子支架处乱挤乱动,加上亲友们的马又发怒互踢,推倒屋柱,房子倒塌下来把伯父的儿子、媳妇等三十五位亲戚压死了。闻喜为让伯父、姑母感受切肤之痛,故意暂时让他俩活着。

 

  事后,白庄严母高兴极了,到处叫喊张扬,并去信吩咐闻喜再放咒降雹,破坏村民的农作物。闻喜照办后,开始感到罪咎,有意改修正法。这时,闻喜的黑法师傅的主要施主去世,师傅深感世事无常,担心自己一生在下咒术,恶业太重,也想改修正法。这令闻喜更立定志向,去寻找正法上师学习。

 

  闻喜最初依止大圆满成就者雍敦措嘉(Yungton Throgyal),后者虽然拥有殊胜的教授,但因闻喜觉得自己修持黑法能迅速成就,这次也不例外,起了我慢,心并未契合于法,修了好几天也没效验。雍敦措嘉观察后,嘱闻喜去找与他宿生有缘的上师──玛尔巴大译师(Marpa Lotsawa1012–1097)

 

  当闻喜听到玛尔巴译师的名号,全身毛发直竖,泪如雨下,信心油然而生,欢喜地前往寻找上师。另边厢,玛尔巴译师也在梦境净观中,预知这位具缘弟子的来临。然而,当闻喜来到时,玛尔巴译师对他的态度却很差,叫他自己一个从山下搬石头到山上建屋,每次房子盖到一半,就要他拆掉,改去另一方向的山头上重新建屋。如是者前后五次,闻喜背上的肉磨破了好几个洞,期间并未获得传法。

 

  闻喜想过很多方法向上师求法,都不成功,徒然被痛骂一番。他觉得自己业障太深厚,此生恐怕不能修成正法,遂欲自杀了事。师兄们见状急忙劝解,这时玛尔巴译师把闻喜叫过去,解释是为了清净其恶业,才故意给他苦行,现在可以为他传法了。玛尔巴译师为闻喜取法名为「喜笑金刚」,从此对他爱护有加,倾囊传授所有法要。

 

  一次,玛尔巴译师重返印度,向其根本上师那诺巴尊者(Naropa1016-1100)请法。尊者授记闻喜将会像太阳般照亮黑暗的西藏,唱道:

 

北方黑暗中,如日出雪山;

顶礼彼士夫,名为闻喜者。

 

  唱毕,尊者向北方顶礼三拜,连带当地的林木也一起向北方屈伸三次。据讲,当地树木至今仍然是向着西藏方向弯曲的。而上述四句偈,则成为后世广为传诵的密勒日巴尊者祈请文。

 

  闻喜得法后,长年在山洞内独自苦修。为了争取时间修持,他不去远处觅食,只吃山洞附近的蕁麻,导致自己骨瘦如柴、肤色发绿。他平时只用一些破布遮蔽身体,故被人称为「密勒日巴」,意思是密勒家族的布衣者。

 

  虽然生活如此艰苦,密勒日巴尊者却于下半生内获得很高的证悟,尤其擅长以动听的歌谣(道歌,后人辑录成「十万歌集」)宣说法义,例如:

 

断除我执外,无余布施度;

断除狡诈外,无余持戒度;

不畏深义外,无余安忍度;

不离实修外,无余精进度;

安住本性外,无余静虑度;

证悟实相外,无余智慧度。

 

  尊者度化了许多弟子,包括心子八人、如子的十三人、如女的四人、地道圆满的廿五人、见本性者百人、得暖位者百○八人、入道者一千人;与之结缘而不堕恶趣者,多不胜数。

 

  尊者晚年,一位名为杂普巴的格西(Geshe Tsagphupa,「格西」即佛学博士),自认学识渊博,瞧不起尊者,更不满乡人敬重尊者多于他,遂教唆情妇以毒奶酪供养尊者,并答应事成之后送她一块松石。

 

  尊者早已感知此事,亦知自己已度尽有缘,尘缘将了,但为教化格西及其情妇,第一次故意不接受奶酪供养。情妇担心尊者已经识破,然而格西不信,把松石提早给她,怂恿她再去供养。这次,尊者受供,喝奶前微笑问她:「作为这件事报酬的松石拿到了吗?」她大吃一惊,马上忏悔。尊者仍旧喝下毒奶。

 

  未几,尊者示现患病,格西装模作样来探望,请求尊者把病苦转给他代受。格西抱着说风凉话的心态多番请求,尊者终于把一半的病苦转给他,岂料他痛得死去活来,这才知道尊者是真正的成就者,诚心忏悔。

 

  经过这次事件,尊者还抱病去了几个地方说法,最后在某个冬日黎明,预知时至,留下教言,于众多瑞相中圆寂。

 

  尊者高足八大心子中,包括如日的冈波巴大师、如月的惹琼巴大师,以及如星的另外六人。冈波巴大师(Gampopa1079-1153),又名达波拉杰(Dagpo Lhaje),他的徒弟、徒孙慢慢形成若干流派,统称为达波噶举(Dagpo Kagyu,达波的教言传承),内含四大、八小支派,部份派别一直延续至今,无间断地利益众生。现存最为人熟悉的一派是噶玛噶举(Karma Kagyu),此派的领导者──大宝法王邬金钦烈多杰(Karmapa Orgyen Thrinle Dorje),乃新一代最重要的藏传佛教精神领袖之一。密勒日巴尊者的法统,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地发扬光大,传遍整个世间!

 

 

    本文主要依据:Tsang Nyon Heruka着《瑜伽自在圣者至尊密勒日巴传记‧开示一切智道》(藏文)

 

    香港的噶玛噶举派道场──佛国密乘中心住持嘉生上师(Ven. Lama Kelzang)正于不丹筹建密勒日巴尊者纪念塔,详情请浏览其网页:http://www.sangyemigyurling.org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