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半边人·半边佛:冯礼慈许素莹夫妇访谈(下)

文:曾宪冠    图:佛门网、普广精舍(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2015-11-04
许素莹许素莹
香港电影新浪潮经典作《半边人》香港电影新浪潮经典作《半边人》
阿莹在《半边人》中演回自己,细述年轻人怎样在不尽如意的现实裏,鼓起勇气追寻梦想阿莹在《半边人》中演回自己,细述年轻人怎样在不尽如意的现实裏,鼓起勇气追寻梦想
冯宅的当下冯宅的当下
许素莹(右一)义工经验非常丰富,擅长粤曲,最近又刚到老人院表演太极功夫扇许素莹(右一)义工经验非常丰富,擅长粤曲,最近又刚到老人院表演太极功夫扇
普广精舍禅修班活动──行香(左边圆圈中间为冯礼慈)普广精舍禅修班活动──行香(左边圆圈中间为冯礼慈)
禅修班结业合照禅修班结业合照
在电影《桃姐》裏,许素莹(中)扮演肾病病人,是片中护老院最年轻的院友在电影《桃姐》裏,许素莹(中)扮演肾病病人,是片中护老院最年轻的院友
与叶德娴(左)饰演的桃姐在护老院中结缘与叶德娴(左)饰演的桃姐在护老院中结缘
十四岁的西施狗Momo也是皈依三宝的佛弟子十四岁的西施狗Momo也是皈依三宝的佛弟子

(续上篇)


        许素莹,友侪之间多以「阿莹」相称,这个昵称会叫人记起她1983年演出的电影《半边人》,而电影的英文片名就叫 “Ah Ying”。电影以现实中的许素莹为蓝本,再加虚拟发挥,她在片中饰演她自己,一个在父母鱼档帮手的少女,然而醉心于戏剧和电影,余暇时到电影文化中心报读演员训练班;故事就在现实与理想的矛盾之中展开。



希望来生能出家


阿莹曾经是电影裏生活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半边人」;现在,在现实生活中,她似乎仍然是个「半边人」,因为她同时是「半边佛」。皈依多年,修行也已有一段时间,阿莹动过出家之念。她说:「未能出家,原因之一是女儿不同意,她们还未接受自己的妈妈出家,而我也不想让女儿因此而对佛法反感。」


出家与在家有何分别?「出家可以有更多时间学佛,而在家不免有诸多琐碎的生活事务缠身,修行难以精进。例如,我很想多研习经书,但生活忙碌,总无法如愿。希望来生仍能转世为人,再圆修法之愿。」


阿莹皈依三宝是很早的事,但听经修行深入佛法,则在后来,而这段因缘可以说是由她的大女儿造就的。当大女儿十几岁时,母女关系不好,阿莹的身体健康受到影响,她忆述说:「我那时患上了抑郁症,情况严重到根本无法进食,甚至连呼吸也有困难,以至形销骨立,体重跌至只有八十五磅,健康极为恶劣。」


也是因缘际会,一位老友看见阿莹的样子,便劝她尝试听经。于是,阿莹开始听了一法师讲《地藏菩萨本愿经》。她此前与法师并不认识,当时也不过是在座广大听众中的一个,但她还记得:「听着法师的讲说,深觉法师所言恰恰能对治我的状况,感到自己我执太重,不能代入他人,为他人设想。」



禅修改善母女关系


后来,阿莹到普广精舍参加禅修班。她最初也如许多修行者那样,学习「数息」,即观呼吸。「可是,这个法门对我不起作用,因为我太专注于数算自己的呼吸,反而变得紧张了。」她说,与她的情况相对应的,是「耳根圆通」,即把听觉向音震荡转移,把注意力集中到某种声音之上。「现在,即使在嘈吵的环境中,我也能聚精会神到一种特定的声音上去。」她说。


另一个法门则是「七周缘慈」,与她也十分对应。「七周缘慈」即把功德回向上中下三亲、三亲之冤,以及中间人,由上亲至中间人,又由中间人至上亲,思惟七遍。阿莹说:「修法之后,与女儿的心结烟消云散。……大女儿前生必定是我的上师,因为我前生修行没有修好,所以她今生来提示我要好好修法。」阿莹现在不但对大女儿毫无怨恨,反倒因为她成就了自己的法缘而对她感恩。「烦恼即菩提,逆缘也可以化为道用,现在更加明白这个道理了。」


阿莹认为,修习佛法就是要观照自己,时刻留意自己的起心动念,从而觉察、觉照、觉悟,目的是离苦得乐。她说:「女儿的问题,已经放下了,倘有担忧,便诵经,或念佛号。与大女儿关系完全改善了。」


「百世修来同船渡,千载修来共枕眠」。结为夫妇、共成一家,已自不易,阿莹与冯礼慈一家四口,能在菩提路上相伴同行,更属难能可贵。而其实,他们家裏不只四口,因为还有一头十四岁的西施狗。年事已高的Momo也早已皈依,阿莹在家裏播放齐豫的《晨钟偈》时,它也蛮享受的。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