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南印度参学见闻(四):在生活中奉行慈爱

文:林苑莺    图:佛门网| 2016-02-28
印度拜拉库比的色拉寺措钦大殿内,挂满了五色缤纷的藏传佛教布饰,没有袭人耳目的熏烟,一派光明洁净,庄严而可亲。印度拜拉库比的色拉寺措钦大殿内,挂满了五色缤纷的藏传佛教布饰,没有袭人耳目的熏烟,一派光明洁净,庄严而可亲。
印度孟各的甘丹寺夏孜扎仓大殿一角,阳光洒进来,令色彩斑斓的法幢和布饰更为夺目。印度孟各的甘丹寺夏孜扎仓大殿一角,阳光洒进来,令色彩斑斓的法幢和布饰更为夺目。
一间僧人住的小屋。虽然物资匮乏,但这裏的藏人都很爱清洁和勤于园艺,民居四周都显得洁净美好,洋溢着令城市人羡慕的小镇风情。一间僧人住的小屋。虽然物资匮乏,但这裏的藏人都很爱清洁和勤于园艺,民居四周都显得洁净美好,洋溢着令城市人羡慕的小镇风情。
孟各小镇的泥土小路,全都打扫得非常清洁。不过,车子经过时不免扬起大量尘土,而且在夏天雨季,会遍布泥泞。孟各小镇的泥土小路,全都打扫得非常清洁。不过,车子经过时不免扬起大量尘土,而且在夏天雨季,会遍布泥泞。
在民宿裏发现长脚蜘蛛,每只直径约三四英吋;多者十几只聚集门角,行动迟缓,似乎对人没有伤害。在民宿裏发现长脚蜘蛛,每只直径约三四英吋;多者十几只聚集门角,行动迟缓,似乎对人没有伤害。
民宿阳台外墙贴着「时轮金刚十相自在图」。长居印度的西藏人,每个家庭都设有法堂或佛坛,而且佛教信仰融合于生活中的各方面。民宿阳台外墙贴着「时轮金刚十相自在图」。长居印度的西藏人,每个家庭都设有法堂或佛坛,而且佛教信仰融合于生活中的各方面。
民宿老板的一对可爱小宝宝(左一、二)在花园裏与邻家女孩玩耍。后方可见自家种植的蕉树和椰子树。民宿老板的一对可爱小宝宝(左一、二)在花园裏与邻家女孩玩耍。后方可见自家种植的蕉树和椰子树。
路旁和树林裏常可见到迎风飘逸的风马旗,而眺望树林深处除了风马旗,还可见到一座座高及人身的蚂蚁穴。路旁和树林裏常可见到迎风飘逸的风马旗,而眺望树林深处除了风马旗,还可见到一座座高及人身的蚂蚁穴。
民宿天台的一台太阳能发电机。因为当地供电不稳定,常常突然停电,居民若能负担的话都会自备发电机,也常备电筒和太阳能储电的座枱灯。民宿天台的一台太阳能发电机。因为当地供电不稳定,常常突然停电,居民若能负担的话都会自备发电机,也常备电筒和太阳能储电的座枱灯。
拜拉库比一座风力发动的水泵设施。当地都是用地下水源,楼房多为砖砌的两三层建筑,用太阳能或风力发动的水泵是常见的设施。拜拉库比一座风力发动的水泵设施。当地都是用地下水源,楼房多为砖砌的两三层建筑,用太阳能或风力发动的水泵是常见的设施。
拜拉库比的放生湖,它不只是郊游和纳凉的好去处,同时是举办淡水鱼和飞鸟放生的地方,这可鼓励人们多行善举,也对新生代有良好示范作用。拜拉库比的放生湖,它不只是郊游和纳凉的好去处,同时是举办淡水鱼和飞鸟放生的地方,这可鼓励人们多行善举,也对新生代有良好示范作用。
拜拉库比的放生湖竖立了告示牌,提醒人们放生护生的功德和修习慈悲的意义,绝对禁止在此捕捉游鱼和雀鸟。拜拉库比的放生湖竖立了告示牌,提醒人们放生护生的功德和修习慈悲的意义,绝对禁止在此捕捉游鱼和雀鸟。
孟各的大悲显密法林萨迦寺(Tsechen Do-Ngag Choe Ling Sakyapa Monastery)门前,野蜂结了多个蜂巢,蜜蜂在人们头顶嗡嗡飞。孟各的大悲显密法林萨迦寺(Tsechen Do-Ngag Choe Ling Sakyapa Monastery)门前,野蜂结了多个蜂巢,蜜蜂在人们头顶嗡嗡飞。

(续上期)


在那阳光不到的隐蔽的角落,你们张开纤长的臂膀,伸伸懒腰,踮着脚围拢到最暗处,然后一动不动,犹如一窝午后入睡的小猫,或是那《天鹅湖》一曲既终。我禁不住好奇而伸手触碰,却惊醒了你们的白日好梦。我是远方的来客,你们是素未谋面的长脚蛛儿:友人说你们姿态有如菊花绽放,管你们叫「菊花蜘蛛」;不,黑豆也似的小个子,我看更像《千与千寻》裏的「煤炭屎鬼」!



在民宿遇上「煤炭屎鬼」


「煤炭屎鬼」是在拜拉库比的民宿见着的,只见聚集在室外的门角、窗边,偶有躲进门口的鞋子裏,可没有人会去驱赶,客居的我们都不害怕也不讨厌,只恐防穿鞋时会不慎弄伤了这些娇弱的小鬼。


这是本地西藏人开的民宿,带花园的两层小屋,下层除了客厅、饭厅和主人房,还有一个小法堂;上层有四个客房和小阳台,阳台外墙贴着「时轮金刚十相自在图」。2013年底,我和朋友在几位法师的照顾下,前来印度南方的拜拉库比,参加由达赖喇嘛尊者讲授「《广论》十八大论」的盛事,期间住进这乡郊民宿。


店东太太照料着我们一伙及其他住客等十多人,而店东本人却不见影踪,原来他临时当上一个华人参学团的随团厨师,赚外快去了。因为法王教《广论》而吸引许多外地人来参学,为纯朴宁静的小镇带来一番热闹风光,也帮补了此地小规模发展的旅游业。



新生代的热闹家庭


年轻的店东太太大概三十出头,温婉可人,而且是个「万事通」,很会持家,又看店,又带小孩,既帮厨,还懂得为我们的法师缝补破鞋……秀外慧中的她在我眼中有十足的女人味。她说大学毕业后,曾在大吉岭一家慈善机构工作,帮助贫家女童入学,后来因为嫁夫随夫才落户于此。流亡藏人的新生代一般有较高学历,上一代在难民营胼手胝足地从事耕作或经营小买卖而稳定了家庭经济,土生土长幸运的第二代已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或经过专业训练,很多都会说英语,因此有更多的职业选择,也有较大空间寻找自己的梦想。


我因为每天听课回来又听法师补习而感到很累,店东太太又总是忙进忙出,彼此没机会多聊,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想来真后悔没跟她好好交朋友。她两个年幼的小宝宝长的漂亮极了,真是彻底的乐天派,整天不停蹦跳扭打的小狐猴;小妹妹有时打不过哥哥会放声大哭,太吵闹时,店东太太也不打骂,却总有办法让他们一下子安静下来,令人啧啧称奇。



守规矩的动物大军


每次我们回来,花园裏的两只自来狗便飞奔到闸门摇头摆尾、热烈欢迎。我虽然不怕「煤炭屎鬼」,却有点害怕这一对獠牙大将,但对方既热情示好,我也尝试勉强回应,招得它们扑将上来,令我险险招架还落得满手是脏。原来店东只是接济流浪狗吃和住,并不视之为宠物,既不准进屋子,也从不会帮洗澡!我后来知道,这裏的寺院和僧舍都会以剩食喂养流浪狗,但一般不养作宠物,护生而不执爱。


在我们住宿期间,忽然又有一窝三只刚出生不久的幼犬不知被谁遗弃在大闸前,店东太太虽然无奈,但本着佛教悲心,又将小孤雏收留在花园裏。她的两个小宝宝忽然有三只小狗陪玩,真是乐翻天,更是嘻嘻哈哈吵个不停。这热闹的家庭弥漫着很多很多的爱。


不请自来的小动物还有晚上从窗户爬进厨房的蚂蚁大军,有大小不同的品种,个儿大的比红火蚁还要大得多,挺骇人。但它们遵守一套不可思议的秩序:我们每晚吃剩的菜会留着,因为晚上清凉,菜盘子没放进冰箱,只搁在灶台,随便覆上碟子;厨房有两个没有盖的垃圾桶,分开放瓜果厨余和弃置废物;蚂蚁大军都不会去动摆着的食物或垃圾桶,只列队操进厨房洗手盆去清理食物渣滓。一碗白砂糖天天搁在饭厅,甚至没放上盖子,似乎也好端端的;一次,只见一只小蚂蚁在这碗白糖裏莫名奇妙地团团转,就是不肯出来,或走不出来?雅旺格西法师慨叹说:「众生就像这迷惘的小蚂蚁,在生死轮回中流转,无有出期呀!」



尊重和爱护大地众生


这裏的藏人都很尊重大自然,很爱护动物和植物,身体力行地在生活中奉行佛教信仰。他们宁可让错节盘根的老树矗立在车路中央,驾车得从两旁绕过,也不轻言砍树;也常见一些花园的砖墙拼接着原生大树而筑砌,根本不会考虑为了新墙而牺牲旧树。树林裏总有色彩斑斓的风马旗迎风飘扬,向一切有形无形的众生默默祝福,而风马旗附近往往有与人等高的一座座蚂蚁大山。当然树林裏还会有蝎子、眼镜蛇、野狗或者犲狼等等,你只要保护好自己的家园,不要干扰自然生物的栖息,便会相安无事。


他们将厨余用作自家种植的椰子、香蕉、木瓜等果树和各种香草盆栽的有机肥料。习惯使用布袋、环保袋或用纸张包装而很少用塑胶袋。用太阳能发电机、太阳能街灯和风力发动的水泵。在达赖喇嘛尊者和大宝法王的积极呼吁下,他们越来越多吃素。当地的养鸡场早已关掉,虽然还有放养牛羊。当地还有一个很大的放生湖,湖畔竖立着禁止于此捕捉放生的游鱼和飞鸟的告示牌,对年轻一代特有教育意义。


令我特别讶异和感动的,是在几处再三见到的野生蜜蜂巢。那是在庙宇门框上或窗扉上结的巨型蜂巢群,其大者倍于人头,或长如人臂,非同小可!野蜂也许能感受到寺院的祥和,在最通风的地方安居似乎也是明智的选择。反正僧人不会捅掉这些蜂巢,不影响人们活动,便任由野蜂在此结缘,而进出的香客也见怪不怪,只有我狐疑地为之目瞪口呆。至于蜂去巢空的旧巢,人们会不会拿它怎样呢,待我有机会查明白了再告诉你!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